爷爷最后的日子夺冠 钱普致敬启蒙人:光荣属于你

爷爷最后的日子夺冠 钱普致敬启蒙人:光荣属于你
2019年09月30日 14:44 新浪体育
钱普夺冠后流泪 钱普夺冠后流泪

  北京时间9月30日,当一切结束的时候,卡梅隆-钱普(Cameron Champ)流下了眼泪。祖父马克在附近萨克拉门托的医院中与癌症搏斗,24岁卡梅隆星期天在银城度假村赢得个人第二个美巡赛冠军。他在18号洞,五杆洞收获3英尺小鸟,领先一杆,在纳帕战胜亚当-哈德文(Adam Hadwin)。

  可以肯定“老爹”马克-钱普绝没有预测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当他的大哥克莱德(Clyde)找到一根杆子,将其弄弯成为L型,然后缠出握把,做成他们的第一根球杆时肯定没有想到。当他们在休斯敦家附近,铁轨旁边的开阔田野击球的时候肯定没有想到。那个时候,他们兄弟最多只能做到这一点了,因为除了做球童工作,他们不准进入高尔夫球场。

  可是最终他的孙子卡梅隆-钱普(Cameron Champ)星期天就在银城度假村做到了,当时为他启蒙的那个人,78岁的马克,则在电视中看到了。马克住在萨克拉门托的医院中看电视转播他没有错过一分一秒。在他们家乡以南大约一小时车程的地方,马克-钱普取得了胜利,然后与球童库尔特-考维莱克(Kurt Kowaluk)拥抱在了一起,并在他肩头哭了起来。“我想这是命中注定,”卡梅隆-钱普赛后说。

  他的父亲杰夫,泪如泉涌,嗓子沙哑着说:“在我们陪伴父亲最后的时光中,发生这样的事情,这肯定是上帝的旨意。非常奇妙。”

  马克住在医院中,没有人确定他还剩下多少日子,卡梅隆-钱普一度不确定是否该参加本周的比赛。可是他不仅参加了赛事,而且表现卓越。18号洞,他开了369码的球放在球道上,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决定性的小鸟。他最后一轮打出69杆,四轮成绩为低于标准杆17杆,刚好领先亚当-哈德文(Adam Hadwin,67杆)1杆。

  “无论如何,”卡梅隆-钱普说,“即便我再也不能取得胜利,又或者我赢得了许多胜利,这肯定都是我高尔夫生涯最伟大的时刻。”

  这是卡梅隆-钱普第二个美巡赛冠军头衔,也是第二个赛季在个人第二站比赛中取胜。他的积分排名将上升到第二位,并获得哨兵冠军赛、美国大师赛以及其他一些顶级赛事资格。

  马克肯定没有预测到这样一个结果,可是他肯定看到了迹象。毕竟是马克送给孙子第一套塑料球杆的。马克曾经效力于空军,在海外打球的时候,差点接近零,他肯定知道具有天赋的球员是什么样子。

  “我知道的第一件事情是他有很好的协调性,”马克今年早些时候对美巡赛说,“我觉得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满2岁。我对他说:你用这个很长的球座。你站在这里,我要走到那边去,我要看一下你能否打过那个房子的屋顶。”

  那并不是一个大房子,只有一层楼。钱普一家从来没有一个单位。可是卡梅隆-钱普击出的球过了房子。马克在另外一侧,看到小球越过了屋顶,停在他的脚附近。

  “他尝试了4、5次,”马克笑着说,“可是他最终就说:‘爷爷!我打过了屋顶!’我说:‘我知道!我在这里呢,卡梅隆!’(笑声)。从那一天开始,当他过来的时候,我会在走廊放一些小的推杆碟。我们一起玩游戏。切球过那些碟子。切入那些咖啡罐。你知道,那个时候,我从来没有想到会通向这里,可是从他挥杆的方式上,我看到了一些了不起的东西。”

  在银城,卡梅隆补充说:“我们把威浮球打过来打过去,我想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他是我知道最有爱心的人。”

  杰夫指出1975年的时候马克需要肾脏移植,结果他很幸运的得到了一个。“上帝希望他接受移植,”杰夫说。

  上个赛季结束的时候,杰夫告诉卡梅隆:马克患上了胃癌。赛季结束之后,杰夫透露那是四期。化疗给了马克一些时间,可是他不能饮食。他知道就快走到尽头了。“有一天他打给我电话说:‘我准备好了,’”杰夫说。

  爷爷住在医院中,卡梅隆缺席了职业/业余配对赛,没有打练习轮,因为一家人一直在萨克拉门托和纳帕之间穿梭。可是他在银城却打出了几乎没有什么错误的高尔夫。他的鞋子和高尔夫球上都写着“老爹”字样,他在开球距离上领先全场。从某个角度而言,他认为萨克拉门托的情况让他冷静下来,让他可以客观看待高尔夫,而这在上个赛季他挣扎的时候,是他缺少的东西。

  “很明显,高尔夫是我的事业,”卡梅隆-钱普说,“我喜欢做这件事,可是爷爷让我意识到这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生活之中还有很多东西。”

  虽然马克在得克萨斯州哥伦布长大的时候——那里在休斯敦以西75英里——他必须面对种族歧视,他却从没有因此意冷心灰。“关键不是你来自哪里,”他说,“关键是你要去哪里。”一方面在马克背一轮球只能得到75美分的九洞球场,他不准打球,他就在加入空军之后打上了球。他自学成才,《桑姆-史立德自然高尔夫》一书对他帮助很大。

  虽然儿子杰夫不是一个高尔夫球手,只是一个小联盟的棒球运动员,一个捕手。卡梅隆就肯定是的。他们不仅打威浮球过房顶,马克在圆石滩的第一梯台赛事中还为小时候的卡梅隆背过球包。当上个赛季卡梅隆赢得桑德森农场锦标赛的时候,马克通过苹果手机加入庆祝,肯定是贴切的。

  在银城再次出现这一幕,卡梅隆和杰夫长久的拥抱在一起,之后杰夫递给儿子手机。马克爷爷在线。他们简短聊了聊。

  “他能见到我在18号洞,第72洞推入那个推杆取得胜利,”卡梅隆说,“正如我说的,这将是我高尔夫生涯最伟大的时刻。”

  接着是一大批人与冠军拥抱,从父母开始,比如妈妈丽萨。丽萨原本陪伴着马克,可是来到银城观看最后一轮。那之后,他拥抱了兄弟姐妹以及他们的配偶,还有来自萨克拉门托的朋友,经纪人,以及其他人。

  “我忘记了谁吗?”钱普在拥抱了一长串人之后说。

  最终,某个人递给了他电话。他抱起了酒桶奖杯,然后自拍了一张。钱普看着镜头,然后说:“这是为你赢的,老爹。”

  今天,特别是今天,没有人忘记马克-钱普。

  (小风)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