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焱焱:既不职业又不业余 全运高尔夫要怎么玩

2017年09月09日19:32 新浪综合
全运会高尔夫要怎么玩?

  全运会的比赛一结束,吴阿顺就收拾好行装离开天津盘山球会赶往北京国际机场,前往瑞士参加本周的欧巡欧米伽大师赛。我在这里写字的时候他可能已经站在美丽的瑞士小镇Crans Montana的球场一号洞梯台准备开球了,可以确定的是他没有时间去试场,也没有多少时间让他去调整时差。从8月17号在德国的欧巡比洞赛开始,到10月底的汇丰赛,吴阿顺连续参赛时间将超过10周,这对他的精神和身体都是一个考验。今年为了准备全运会,吴阿顺不得不把他的欧巡赛事行程打散,作为一个职业球员和福建省队队员他必须平衡好两边的安排。

  全运会高尔夫一结束,中高协就在北京召开了2020东京奥运的动员会,并宣布了男女队人员名单。

  全运会和职业体育一直是这几年大家热议的话题,对小球中心和各省的高尔夫项目管理部门,奥运会和全运会奖牌毫无疑问排在首位。但随着体育产业、职业体育的不断发展,竞技体育一些项目从体制内走向职业化市场,是四年一届的全运会更重要还是巡回赛卡和世界排名更重要,这个就是仁者见仁了。

  刚结束的全运会高尔夫比赛由准美巡赛球员窦泽成,职业球员曹一和美国大学校队球员金城,袁也淳组成的北京队夺得冠军。

  恭喜上海队,由阎菁、鲁婉遥、叶莉英、叶雷组成的上海队夺得了女子团体冠军。

  相比四年前的上一届全运会,高尔夫项目已经不再满足于只是刷刷存在感了。因为参赛的选手阵容已经包括了中国最好的职业和业余高尔夫球员。在新华社的一篇文章“全运会和职业比赛,从松绑走向互助”写到随着中国体育改革的不断深入,市场化、职业化的浪潮冲击着体制内的坚冰,全运会与职业体育之间难以协调的矛盾逐渐减少,从“破冰”“松绑”走向了良性的互动互助。虽然这样良性的互动互助方兴未艾,但竞技体育在体制化与职业化的道路中有更多的选择,让中国体育有了更好的期望和憧憬。

  政府购买服务成为全运会与职业体育融合发展的关键之道。从高尔夫到足球再到篮球,政府购买使得地方体育部门不用再对这些项目“大包大揽”,而是可以放心地交给职业俱乐部。而这些职业化发展程度高的运动队,也不再是被动地为地方体育部门争金夺银,而是既为地方体育争了“面子”,又为梯队建设挣了“里子”。

  确实全运会改变了中国高尔夫球员的命运。从8年前全运会上增加了高尔夫项目开始,各省开始组建自己的球队。当时我曾经问过一位高协的官员,高尔夫是一个个人项目为啥要做团体赛,答案是当时高尔夫项目只批了2块金牌,如果是团体赛的话,各省对人才的培养会广一些,对高尔夫在各省市的普及会起到作用。现在看来当年的这个目标算是实现了,而且最新听到的消息,下一届全运会高尔夫项目的奖牌数可能还会增加。

  各个地区的高尔夫管理部门各不相同,例如在上海归市高协管理,而在福建高尔夫划归在游泳中心底下,天津队在乒乓球中心之下。但是起码每个省都有了专门的高尔夫管理单位,签约的职业业余球员也都获得了财政上的支持,对于很多无法靠打职业比赛生存的球员来说,这份额外的收入可以说是及时雨,能帮助他们继续完成自己的高尔夫梦想。

  高尔夫在中国一直是有钱人的运动。有了中高协和地方体育管理机构的介入,更多优秀普通家庭的孩子能得到各地方政府的支持去参与这项运动。在北京,上海,广东这些经济发达地区,打球的青少年多,对青少年的培养和扶持力度也比较大,这次的冠军北京和上海队都有业余球员的身影,并且都是主力队员。

  难得可以一场比赛同时观赏到中国男女顶尖球员同场竞技。遗憾的是组委会完全没有按照市场化的方式来考虑这场比赛。现场几乎没有观众。

  有些省份通过聘请高水平的教练来帮助提高球队水平。记得5年前天津体育局就邀请了澳洲PGA凯尔教练常驻天津帮助训练全运队,只是后来没有坚持下去,但是天津女队在预赛阶段还是让人眼睛一亮的。其实我觉得以中国目前的情况,澳洲的培训体制可能是最适合的,就是各地高协将重点放在青少年业余球员的培养,有条件的省可以组建省青少年队,聘请优秀的教练或外教定期对球员进行集训和培养,最优秀的业余球员可以选拔进入国家队内培训。这个可能是培养球员最好的方法。

凯尔教练执教的澳大利亚的青少年高尔夫夏令营
凯尔教练执教的澳大利亚的青少年高尔夫夏令营

  大家都在传下届全运会将淡化金牌的政绩考核,而将重心转到全民体育上。如果各地的高尔夫管理部门能因此转换思路,将全运高尔夫和本地的青少年培训以及国内的中巡赛结合起来,说不定可以走出一条属于中国自己的高尔夫培养之路。(文章来源:运动去澳洲)

标签: 高尔夫全运会奥运会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

推荐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