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尔夫球员大溃败Top10 大赛折戟的灰色时刻(上)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5月28日10:05  《高尔夫人画报》

  作者:翔九天

  溃败,是每个球手都曾经或正在遭遇的,即便是阿诺·帕玛、菲尔·米克尔森这样的大牌也难逃此运。有时,事情就是那么莫名其妙,压力不知不觉就盯上了你,手中的球杆就是鬼使神差地打不出想要的那一记球,或者,你就是稀里糊涂做了最不可思议的错误决定……

  当这些溃败最终出现在诸如莱德杯和大满贯赛事中,它们对球手乃至观者产生的灰色迷雾就会经久不散。本期和下期《逸·流金》栏目将带您重温那一幕幕英雄折戟的灰色时刻,重新挑起大赛史上的层层沉沙。

  Top 10 萝莲娜·奥查雅(Lorena Ochoa),2005年女子公开赛

  Tie Top 10 杰·哈斯(Jay Haas),1995年莱德杯

  在

高尔夫举足轻重的大赛场上,奥查雅和哈斯打出了两记最糟糕的开球。

  2005年美国女子公开赛,奥查雅走上第18洞发球台。那一天,她重整旗鼓,从落后的位置一路飙升上来,当时已经胜券在握,或者说,至少她可以把比赛拖进延长赛。那是樱桃山球场的第18洞,球手需要瞄准右侧,开球越过一个湖,然后落在球道上,否则,一切都将成为灾难。

  翘首以待的观者眼睁睁看着奥查雅的开球一路乱窜,连球道的边儿都没碰到。起先,她的发球木打中了球后几英寸处的地面,掀起了一大块草皮之后,跌跌撞撞地打在球上。球无力地向左侧飘去,随后落水。这还不算完。奥查雅的第二次开球又飞入长草,接着on果岭的一击又跑进了观众看台——那一洞,她吞了四柏忌,以四杆落败。

  无独有偶,1995年,在橡树山球场举行的莱德杯赛场上,哈斯也造就了一记恐怖的开球。严格说,这个悲剧是由哈斯与菲利普·沃尔顿(Philip Walton)的争斗共同造成的。比赛还剩三个洞结束时,哈斯落后3杆,但他随后在16洞从沙坑直接切球入洞,又在17洞保帕。

  在最后一洞发球台上,他只要取得比对手低的杆数就可以为美国队赢得奖杯,谁料,哈斯却一杆打出了被约翰尼·米勒(Johnny Miller)称为“有史以来最怪异的开球”:球离开发球木后弹跳着向前跑,然后猛然左转,进入树林,这段路程可能总共只有150码。沃尔顿两推,以柏忌结束比赛,欧洲队捧得奖杯归。

  “当我们看到球在弹跳,就应该知道一切都完了。”米勒在广播解说中如是说。

  Top 9 埃德·斯尼德(Ed Sneed),1979年名人赛

  一直以来,斯尼德都以球风稳重著称,1979年名人赛上,他终于自我突破,打出了大满贯赛中最烂的一杆。

  最后一轮开始时,他还领先第二名5杆,其实,前几天的比赛中他一直保持着7杆左右的优势。比赛还剩3个洞的时候,斯尼德仍然保有3杆优势,所有人都认为稳重的斯尼德这次又要夺冠了——随后的16洞,17洞和18洞,斯尼德用接连三个柏忌证明了高尔夫运动(或者说他自己)的不确定性:16洞和17洞,保帕推就停在洞口右侧,但球就是没有推进;18洞,斯尼德第三次把球停在一口气就可以吹进洞杯的地方,结果还是没有推进。这一轮76杆的成绩把他和福兹·佐勒(Fuzzy Zoeller)带进了延长赛,然后斯尼德垂头丧气地帮佐勒套上了一件绿夹克。

  Top 8 菲尔·米克尔森(Phil Mickelson),2006年美国公开赛

  自从转职业以后,米克尔森打了46场大满贯却一场也没有赢过,于是他决定改变进攻策略,开始针对不同的球场制定应战措施。这个方法果然奏效,三张大满贯冠军支票相继落网。2006年,他进入了美国公开赛,开始在翼脚追逐自己的第四场大满贯赛,结果却悻悻而归。

  成功几乎是唾手可得的,但他的发球木在最后关头背叛了他(第17洞他甚至把球开进了垃圾桶),奇怪的是,他坚持不换球杆;尤其在最后一洞,他更加做出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决定,将冠军拱手让人。

  米克尔森站在18洞发球台上时还有1杆优势。一整天下来,他只有两次开球上球道。他又抽出那支发球木。不出所料,又打偏了——这次,球重重地打在一个接待帐篷的顶部,然后弹跳着窜进了观众区。

  如果说在这之前的厄运都要归咎于那支临阵退缩的发球木,那么此后的恶果则是米克尔森一手造成的。其时,他的站位还不错,只要把球向前推进很短的距离,让它滚上球道,这样就可以保帕,或者至少可以拿一个柏忌把比赛拖入延长赛。让人气愤的是,米克尔森试图在树枝的怀抱中打一个大右曲球。这当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球打在一个树枝上,停在离他25码的地方。之后,他顽固不化,仍然坚持再打一个大右曲,这回又把球塞进了沙坑,即便是他的短杆魔法也回天乏术了。双柏忌入帐,冠军溜走。有此表现,难怪他在赛后都忍不住骂自己“真是个白痴!”

  Top 7 马克·盖卡维奇亚(Mark Calcavecchia),1991年莱德杯

  有史以来最痛苦的溃败莫过于盖卡维奇亚在1991年莱德杯中的表现,一句话,莱德杯的重压几乎让他窒息,更别提打球了。

  过去的三届比赛,美国人都没能取胜,这是他们很不习惯也很不喜欢的事情。在那次莱德杯开赛前,众说纷纭,各种苛刻的言辞把整场比赛搅得火药味十足。

  盖卡维奇亚自己的战争则是面对科林·蒙哥马利(Colin Montgomerie),当时盖卡维奇亚的状态实在再好不过了:他处于“多米”位置(领先分数与所剩洞数相等),4杆优势,还有4个洞没打。只要赢得剩下4个洞中的任何一个,他就可以为美国队捧走莱德杯了。

  接下来的事情——既然是出现在这篇文章中,你肯定能猜到发生了什么:盖卡维奇亚输掉了剩下的所有四个洞,跟对手打平。这段路程包括在Kiawah Island 球场的3杆17号洞的开球,他的发球木居然打在了自己的腿骨上,球落水。想到自己弄丢了美国队的莱德杯,盖卡维奇亚从18洞果岭走开,来到海边,坐在沙滩上痛哭流涕。

  不过,上帝还是足够仁慈的了。不久,伯恩哈德·蓝格(Bernhard Langer)在最后一洞错失了一个6英尺的保帕推,与海尔·埃尔文(Hale Irwin)打平,莱德杯终于落到美国人手中,盖卡维奇亚也幸运地摆脱了替罪羊的厄运。

  Top 6 道格·山德斯(Doug Sanders),1970年英国公开赛

  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山德斯赢了20个冠军,其中1961年曾经五次夺冠。但是,他从未赢过大满贯赛。

  1970年英国公开赛是他翻身的最佳时机。圣安德鲁斯古老球场,山德斯与杰克·尼克劳斯最后一组出发,由于在17洞的路洞沙坑救球成功保帕,到达18洞时,山德斯领先一杆。

  他攻果岭的一击留下了30英尺的推杆,如果两推进洞,就可以夺冠。第一推,球缓缓前行,停在距离洞杯3英尺的地方。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山德斯发现推杆线上好像有一小堆沙砾,他弯身想去捡,但靠近之后却发现那不过是一片枯黄的草。他直起身子,并且忘记了审视推杆线——那是个从左向右的下坡,可惜在他的推杆推出之前,他并未意识到这一点。

  球从洞口右侧滑过。就在小白球离开推杆杆面的一刹那,山德斯还微微向前伸出手,似乎想要把球拿回来重推一次。不过他没有机会这么做了,在尼克劳斯正常发挥的情况下,他别无选择,只能再打延长赛,继而输掉比赛。

  链接:

  他们,也曾痛失……

  丹尼·舒特(Denny Shute),1933年莱德杯

  当球场上只剩最后一组队员时,美国队和英国队持平,于是,决斗在美国的丹尼·舒特和英国的悉尼·艾斯特布鲁克(Syd Easterbrook)之间展开。打到最后一洞时,两人势均力敌,但舒特稍占上风——他只要打进一个20英尺的推杆就可以拿走莱德杯。几分钟之后,舒特在3到5英尺的距离反复推杆三次,落败。

  山姆·斯尼德(Sam Snead),1939年美国公开赛

  斯尼德来到了最后一个洞,5杆洞,此时,他只需要一个帕赢得比赛。但是难得糊涂的斯尼德却以为自己必须要抓鸟才能夺冠,于是采取了冒险打法。当他的开球飞进长草区,斯尼德知道局面无法控制了。他以三倍柏忌收杆,仅获得并列第四名。

  本·霍根(Ben Hogan),1946年名人赛

  Herman Keiser到达最后一洞时,领先后面某一组的霍根1杆。

  Keiser不幸打出三推,丧失了优势,与霍根持平。就在他扼腕痛惜之时,后面传来喜讯:霍根也三推了。当那个原本能够让他夺冠的小鸟推从洞口滑过之后,霍根的2英尺推杆再次没有触到洞杯。

  阿诺·帕玛(Arnold Palmer),1961年名人赛

  那场比赛完全是帕玛和加利·皮亚(Gary Player)的“二人转”。大师人选最终确立于18栋果岭后方的沙坑。皮亚攻果岭的一球落进沙坑,最终以低于标准杆8杆结束比赛。当时,帕玛有一杆优势,熟料几分钟后进攻果岭,球也进了沙坑。无奈随后阿尼救球力道太大,球越过果岭,穿过人群,停在电视转播塔附近的一个斜坡上。他再将球劈回果岭,可是球又继续向前滚过了旗杆15英尺。祸不单行,帕玛继续错过了那个推杆,吞了双柏忌,帮助皮亚成为赢得名人赛的第一个非美籍选手。

  休伯特·格林(Hubert Green),1978年名人赛

  还是在奥古斯塔,还是最后一洞。这次的落败者换成了格林。半个多小时之前,加利·皮亚打完了最后一轮,64杆,领先格林一杆。格林在最后一洞的开球很不错,切球也相当精彩,球停在距离洞杯不到3英尺的地方。看起来要产生一场延长赛了。

  就在这时,格林听到一个电台播音员的声音,走神了,当他推出那一杆时,球稍稍右偏,滑过3英尺后并未进洞。延长赛并未产生,皮亚又穿走了绿夹克。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10,200,000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