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风暴
新浪首页 > 高尔夫频道 > 中国报道 > 中国高尔夫报道 > 正文
大宋捶丸会员大会难产记 中国高尔夫“大史记”

http://sports.sina.com.cn 2006年08月04日10:23 《高球先生》

  文\胡言

  狂呼“未解决”触动上流社会神经

  “牛车阿叔”蹿红大宋

  一个月前,临安城的达官贵人们仍在为深受徽宗皇帝赏识的著名艺术家李师师主演的大型西部舞蹈《断腰山》里两位女伶大胆的激情演出而热情讨论,沸腾不已。而此刻,他们却为了一个叫做卢俊义的中年男子与大宋国最著名的天上人间捶丸会总经理高衙内之间的激烈对话而兴奋。

  事情非常简单。本月初,天上人间捶丸会会员卢俊义与其他会员坐上捶丸会的牛车,正准备前住第十窝(洞)。突然间,年轻的天上人间捶丸会总经理高衙内急匆匆赶来并坐到了卢俊义后面的座位上。他轻轻拍了拍卢俊义的肩膀,并面无表情地交给卢俊义一张纸条,上面是天上人间捶丸会上月的月例费催缴单,而月例费则从卢俊义入会时的一百两银变成了两百两。

  卢俊义转过身来,怒气冲冲地盯了高衙内好几分钟,两人开始了一段被称为经典的对话。

  卢俊义:马上下车,不要,不要在车上。

  高衙内:没必要。

  卢俊义:你凭什么在这个时候给我月费单,破坏我捶丸的心情。

  高衙内:我只是按章办事,你想我怎样?

  卢俊义:我想你怎么?你要跟我道歉!

  高衙内:哦,不好意思。

  卢俊义:干什么不好意思啊,是你对还是我对?

  高衙内:我不想和你争,我只是按我们天上人间捶丸会的章程办事。

  卢俊义:我是天上人间的会员,我有资格来捶丸,我正想好心情享受捶丸,我没违反其他规定,对不对啊?

  高衙内:我只是把单给你,没有其他事情发生,就是这么简单。

  卢俊义:你有甚么事发生?说你想怎样,不,我,我就想跟你解决。

  高衙内:事情解决了,就是这么简单。

  卢俊义:未解决。

  高衙内:解决了。

  卢俊义:未解决!!

  高衙内:解决了。

  卢俊义:未解决!!!

  卢俊义:会员费越来越高,我有压力,你有压力,你干嘛挑衅我!

  高衙内:那不好意思啦。

  卢俊义:那么以后不要再这样做,警告你。伸你的手出来吧!

  高衙内:没必要。

  卢俊义:你不满意吗?

  高衙内:我已道歉了。

  卢俊义:你已道歉便握手了吧,道歉不握手干什么?

  高衙内:没有必要。

  卢俊义:不握手即是还未妥当了,未妥当就是要尽量解决,是吗?我工作压力好大,好不容易来捶捶丸放松心情,你破坏我的心情干什么。□□□□□(此处由于涉及大宋国国骂,删去两百字)

  ……

  在此短短的争执中,牛车上另一位天上人间的会员恰恰是《大宋临安日报》的记者,他觉得这场冲突很有意思,于是就记录了下来,并刊发在该报上。

  报道迅速在临安城流传摘抄,一时临安纸贵。然后整个大宋传遍,而据最新消息,大金国亦已开始流传。“牛车阿叔”立刻成为大宋国达官贵人情绪的代表。不管高官还是巨贾,已经把“牛车阿叔”的“我有压力”、“未解决”当成了口头禅。不少商家发现商机,将印有“牛车阿叔”及其“名言”的服饰出售,大发横财。

  “牛车阿叔”之所以能够迅速压倒李师师成为当红人物,对大宋国的达官贵人来说,他形象地发泄了大宋国的达官贵人们对捶丸会霸王契约的不满但却无奈的情绪。

  捶丸已经成为当下大宋国内最为高贵之运动,但凡达官贵人,无不以拥有一张捶丸场的会员证为荣,甚至会员证已经成为其攀富比贵之工具,会员证越贵越有身份,这也造成捶丸场的会员证价格居高不下。目前大宋国境内已经有捶丸场地两百多家,这些捶丸场除仅有两家较多平民出入,被称为草根捶丸场之外,其他都收取昂贵的会员费,最高的已达白银五十万两,最低的都要十万两。

  然而,养尊处优的达官贵人们在斥巨资购入捶丸会员证之后,每次捶丸除免去“窝窝费”之外,仍要支付牛车费与陪侍费,同时每月仍要支付月例费,多则上千两白银,少则一百两白银。最让他们无奈的是,他们对捶丸场事务毫无参与权利,甚至象月例费,捶丸场说多少就是多少。象天上人间的月例费,年初就从一百两白银涨到两百两,只是一纸通知,没有任何讨论的余地。

  种种对于捶丸场的不满形成一种情绪,“牛车阿叔”卢俊义的出现就像一条导火线,迅速地将之点燃并弥漫四周,甚至波及至周边的大金国与西夏国。

  尽管“牛车阿叔”卢俊义已经红透大宋,但关于他具体的身份还是个谜。《大宋临安日报》记者发扬了狗仔队精神,到处寻找卢俊义。一个半星期之前,《丸周刊》的记者终于找到了卢俊义。

  51岁的卢俊义,原本是北京大名府的一个大富商,后移居至临安,旗下卢氏集团曾为大宋十大民营企业之一,为人十分低调。怎奈被位于梁山带黑社会性质的宋江水泊集团设圈套压逼,卢氏集团破产,卢昔日曾购有会员证,便终日沉缅于捶丸。但财力已是有限,面对捶丸场无端将月例费提高至两百两,压抑的情绪终于爆发。

  据了解,“牛车阿叔”红遍大宋国上流社会,并迅速成为一种社会情绪。许多商家已纷纷决定聘请卢俊义为形象代言人,卢也籍此迅速摆脱经济危机,目前已躇踌满志准备东山再起。

  (附注:公元2006年5月,香港人陈乙东偶看到“牛车阿叔”成名经典案例,遂施一计,仿效之,刻意演出一场巴士激烈对话,一出“巴士阿叔”视频风靡全港,陈乙东也迅速窜红,甚至引来《福布斯》等媒体的关注,成为网络时代又一成名奇迹。)

  捶丸小史

  捶丸在中国的发展

  体育史界对高尔夫球的起源一直有很大争议,西方体育史家有些认为起源于苏格兰,有些认为起源于荷兰。但在元世祖至元十九年(1282)年间,有一位题其书房为“宁志斋”的老人,著《丸经》2卷共32章。他在肯定捶丸有“收其放心,养其血脉,怡怿乎精神”的作用,并视为“训将练兵之一伎”时,对捶丸活动的场地、设备、竞赛方式与裁判规则等,进行了详细记载。即根据地形选择场地,作球穴。球则用坚固的木料制成,棒用木竹合制。竞赛时人数可3-10人,双数可分成两班比赛。竞赛方法主要是以棒击球进穴,以筹计胜负等。因此,从《丸经》这一珍贵的体育专著中,可知在中国的宋元时期,就已经有了类似高尔夫球的运动了。

  捶丸,顾名思义,捶者打也,丸者球也,是我国古代球戏之一。它的出现与盛行于唐代的球类活动有密切关系。唐代,除了足踢的蹴鞠、骑马杖击的马球外,还出现了一种拿球杆徒步打的球类游戏,叫做“步打球”。玩时分队,用杖击球,以球入对方球门为胜,唐代王建《宫词》第十三首中的“寒食宫人步打球”即指此而言。唐代的这种步打球至宋代遂形成为又一种新型的球类运动,这就是捶丸。

  捶丸,在其发展史上曾大盛于宋、金、元三代。上至皇帝大臣,下至三教九流,皆乐此不疲。这在宋元散曲、杂剧中均有形象的反映。元人无名氏杂剧《逞风流王焕百花亭》第二折中描写道,王焕自夸什么游戏都会,包括捶丸、气球、围棋、双陆等等。此外《庆赏端阳》一剧中也有“你敢和我捶丸射柳,比试武艺么”的道白。最形象、最完整地反映当时捶丸活动情形的,是现存于山西省洪洞县广胜寺水神庙壁画中的元代捶丸图。图中,于云气和树石之间的平地上,二男子着朱色长袍,右手各握一短柄球杖。左一人正面俯身作击球姿势,右一人侧蹲注视前方地上的球穴,稍远处有二侍从各持一棒,棒端为圆球体,居中者伸手向左侧击球人指点球穴位置。它是元代民间捶丸活动的真实反映。

  萧峰案表明会员维权需要会员大会

  萧峰纵火案之前因后果

  “牛车阿叔”卢俊义缘何一举成名?著名学者苏轼认为,“牛车阿叔”背后折射的是大宋国捶丸业迅速发展背后规则的无序与律法的缺失,各方如不能尽快解决,必将对大宋国捶丸业之发展造成重大影响。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丐帮帮主、现为大宋与契丹和平大使的契丹国南院大王萧峰日前在天上人间捶丸会纵火烧毁牛车被拘,使得天上人间捶丸会成为大宋国焦点之焦点。

  在大宋国200多家捶丸会中,天上人间是较大且知名度相当高的一家,为何会接连发生上述事件?为此,《捶丸先生》记者进行了深度调查。

  天上人间的后台是当朝重臣高俅

  尽管当今大宋国皇帝赵佶非常喜爱捶丸,捶丸在上流社会也蔚然成风,然大宋国捶丸场发展数量却极为有限,据统计不足三百家,与领土面积相当的金国拥有一万八千家捶丸场相比实属可怜。这其中的原因在于德高望重的前朝重臣、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而闻名天下的范仲淹极力反对发展捶丸。

  范仲淹认为,大宋国人多地少,而一捶丸场地动辄占地数千亩,如此下去必将导致良田减少,影响民生;另,当前西夏、金国虎视耽耽,捶丸易玩物丧志,应予限制。更为严重的是,当前民众对吏治颇为不满,由于只有达官贵人才能出入捶丸场,因此捶丸场也就成为替罪羊,成为官场腐败的象征物,民愤极大。因此,在范仲淹掌事期间,即颁下了《捶丸场开发限制令》,严禁建造新捶丸场。至赵佶即位,虽其极其喜好捶丸,然范仲淹主张有理有据,开禁必引致诸多反对,因此未敢废除限制令。

  然而,近两年间大宋国捶丸场已经雨后春笋般建设。原因是地方官僚出于种种目的私下建设,造成既定事实。据调查,捶丸场建设大部分为吸引大金国、西夏国甚至大理国之商人,地方官僚以促进民生与文化交流之名引入开发,其二为大宋国内部分能人所为。

  以天上人间捶丸会为例,其总经理高衙内原为街头一浮浪破落子弟,曾在某捶丸场打杂,然此人天生灵性,不久即捶得一手好丸,偶为当朝太尉高俅所识,极为欣赏,收为心腹,未已即私下出资助高衙内建设规模宏大之天上人间捶丸场。据悉高衙内已决定引进大金国连锁经营模式,在大宋境内开发多家捶丸场。

  天上人间捶丸会采用会员制模式,终身会员证售价高达50万两白银,入会者,每次捶丸时在基本的三项费用窝窝费、牛车费、陪侍费中可免去窝窝费,仍要交纳牛车费与陪侍费,同时会员享有免费使用捶丸场相关设施如搓澡中心的权利。

  大宋国捶丸场的会员价格一般为20万两白银左右,天上人间捶丸场的价格可谓不菲。然则天上人间位于临安城中心地带,建设豪华,更兼宣传推广方面狠下成本,连皇帝赵佶也经常来此地捶丸,而包括当朝重臣蔡京、童贯以及艺术家李师师、黑社会头目宋江、时尚贵族柴进这样三教九流的人物都经常在此出现,使得天上人间会员证尽量价格居高却仍受追捧。

  但是,号称为会员制捶丸场的天上人间,因利益所驱或所逼,也非仅对会员开放,一般访客也接待,至节假日时会员与访客同时增多,造成捶丸场人员蜂拥,会员打球之权利亦难以保障。

  会员没有话事权

  天上人间号称给会员带来至尊贵之享受。然则开业一年间,会员怨声载道,会员纠纷与官司不断。《捶丸先生》深入天上人间会员调查,发现问题确实非常严重。

  遭到最多抵抗的是会员每月的月例费问题。80万禁军教头、人称豹子头的会员林冲道:“本以为交了高昂的会员费就可以了,怎晓得还要交个啥月例费,有时公务忙,一两个月不来,这个月例费却不能不交,否则50万白银买的会员证也没啥用了。我不太懂,一问,原来是啥啥惯例,大金国与西夏国的捶丸场也要这样,那就交吧,也就算了。无法忍受的是以前月例费是一百两,前两个月突然一纸通知就变成两百两,没有原因,不能不交,这是什么世道?”

  据了解,林冲购买天上人间会员证的契约里面,并没有就月例费的变更问题进行明确的规定,而只是表明捶丸会“有权征收月例费,并根据具体之情况对征收数目进行相应调整”。天上人间会员部给出的解释是,近来人力成本居高,捶丸场相关设施增多,如新近又开设一“六脉神剑修炼中心”,请来名师大理国王子段誉先生授课,免费对会员开放。让林冲感到气愤的是,自己身为八十万禁军教头,武功超群,六脉神剑此类旁门左道的功夫他根本不会去修炼,“凭什么将这些成本摊到我的头上?”

  让众多会员感到不满却又无奈的是,此类变动层出不穷。例如,捶丸的窝窝费不断上涨,虽然会员可免此项,然而会员带来的嘉宾的费用却不断提升,本来许多会员捶丸皆为应酬,一般携数人同乐,因此实际花费也就不断增加。又如,天上人间会所楼外楼餐厅的收费越来越贵,一壶花雕原本一两银,现在竟然已升到三两,总体就餐费用一年间上涨一倍。

  “最大的问题在于,我们斥巨资购入会员证,却又无权决定这些跟我们利益相关的事项,苦啊。”会员武松说。

  萧峰购会员证前后

  让天上人间会员感到气愤的远不止这些,捶丸会的服务也成为众矢之的。

  前丐帮帮主、现为大宋与契丹和平大使的契丹国南院大王萧峰在大宋国生活多年,因此现停薪留职旅居临安。其乃粗人一个,原本对捶丸此类游戏毫无兴趣,然天上人间捶丸会的销售人员三头两天嘘寒问暧,甚至在萧峰的红颜知已阿朱的死忌日不远千里到坟头献花拜祭,让自幼缺乏家庭温暖的萧峰感动不已,慨然买下天上人间会员证一张,并开始练习捶丸。

  然而,此后萧峰便发现之前热情的销售人员再不见踪影,前来捶丸时听到的更多的是需交月例费等冰冷的职业性的话语。

  萧峰不禁感慨世态炎凉,“捶丸会对你的服务是殷勤卖力到你成为他们的会员为止。”

  让萧峰下决心退会的是天上人间会员证价格大降。据著名捶丸研究学者智多星吴用教授称,一个捶丸场的会员一般不得超过1200人,否则会因为人员过多而出现捶丸难等问题。但萧峰了解得知,天上人间的会员已达2000人,却仍在大规模推出年度卡,每张年度卡在年度内享有终身会员的权益,价格却仅为8000两白银。一张所谓终身会籍其实真正的使用年限只有50年,如年年买年度卡,所享与终身会籍一样,却只需40万两白银,而终身会籍目前却叫卖50万两白银。此举导致天上人间会籍价格几乎掉至30万两白银,账面亏空已达20万两。萧峰挥泪决定甩卖会员证。

  生意很快谈成,25万两。然而,当萧峰与买家拟到捶丸场过户时,却被告知,此25万两中的四成应交予天上人间捶丸会。萧峰终于被激怒,一出手就是“降龙十八掌”中的一招“亢龙有悔”,将捶丸会牌匾震成粉碎。此后,萧峰仍不罢休,手持火把,将捶丸会一部牛车当众点燃,随后,萧峰被临安府衙捕快所拘。

  会员大会筹委会应运而生

  大侠萧峰纵火案掀起了大宋国捶丸爱好者空前大讨论,并引发了天上人间捶丸会部分会员的系列抗议行为。

  伴随萧峰多年的阿紫,为声援萧峰,以及发泄对天上人间的不满情绪。每天组织一些刚学捶丸的会员到天上人间,狂扫一气,弄得场地坑坑洼洼,惨不忍睹,对此,天上人间管理方也无可奈何。

  吴用教授出面劝止了阿紫的过激行为。他认为,由萧峰事件引发的矛盾实际上就是会员与天上人间捶丸会之间义务与权利不对等造成的。会员在付出巨资并购买到会员证之后并履行上缴月费的义务后,那么会员也应该有提出建议的权利,正所谓义务和权利的相对平等性。

  “我认为,我们有必要召开全体会员的会员大会。就像临安城里许多新型房子一样,都有一个业主委员会,他们决定关于房子的许许多多事情,那些所谓的物业管理公司只不过是业主们请来的,做得不好就滚蛋。我们应该有自己的组织来维护我们的权益。人为刀殂,我为鱼肉的情形再也不能出现了,不能让捶丸场想怎样来就怎样来。”吴用说。

  吴用的说法引来了会员们争相呼应,他们决定成立一个天上人间捶丸会会员大会,并计划于本月中旬召开第一次筹委会会议。

  (附注:公元2006年,著名摇滚歌手窦唯因不满《新京报》报道,为引起社会之关注,效法萧峰,怒闯编辑部,砸坏了一台电视和一台电脑,并纵火烧坏停在编辑部门口的一辆轿车,随后被拘。)

  捶丸小史

  捶丸基本规则

  文献记载及考古表明,发展至宋朝时,当时的捶丸跟如今的高尔夫已非常相似,玩法如下:

  在地势起伏的旷地上画一球基,分别以离球窝数十步到百步为距,挖一定数量的球窝,球窝旁竖彩旗为标志,球窝中放有锦囊,进球后一提便可把球提出。捶丸所用球杆有很多种,例如“撺棒”、“杓棒”、“朴棒”、“单手”等,供人在打不同的球时选用,这点跟现代高尔夫球杆分不同型号的木杆、铁杆、推杆、劈起杆、沙坑杆等相符,而且球杆价值相当昂贵,皇族所用的球杆通常以纯金打造缘边,顶上缀饰玉器,打完球后,球杆必须珍藏在锦盒中,由此看来现代球杆价值不菲也是有传统的。

  比赛时球手以木杆从球基击球至球窝,三杆内进洞算得一筹。比赛按人数多寡分为大会、中会和小会。大会赛20筹,中会赛15筹,小会赛10筹,按赛果比数计算胜负。其中的大会也就相当于一场每轮标准杆为60杆的锦标赛。

  捶丸所用杖,俗称“棒”,有着不同的类形,如“撺棒”、“杓棒”、“朴棒”、“单手”等,供人在不同条件下选用,打出不同的球。球棒的制作也很讲究,在秋冬之季最宜取木制棒,并用牛筋、牛胶加固,柄用南方大竹制作,取其刚坚厚实。制棒的时间应在风和日丽的春天和夏天。以便使各种材料能牢牢地结合在一起。

  捶丸之球,一般用赘木制成,这种赘木即指树身上结成绞瘤的部分。此类木质生长不规则,树纤维绞结紧密,十分牢固,久击而不坏。同时,所制作的球,要轻重适宜。

  北宋官吏腾甫,幼时“爱击角球”,他的舅父是当时有名的文人范仲淹,“每戒之不听”。这里所说的角球,就是用角骨制成的球,不易击碎。

  高衙内:

  谁叫你不幸生在大宋呢?

  对于会员的猛烈抨击,天上人间捶丸会持何态度?《捶丸先生》记者特别专访了天上人间捶丸会总经理高衙内。

  《捶丸先生》:现在有很多关于贵会不善待会员的批评……

  高衙内:我不愿意去说,他们的批评太没水准了,连会员与业主都搞不清楚。有一个尖锐的问题,是情感维权还是法律维权。请问,天上人间捶丸会有违反大宋国的相关律令吗?

  《捶丸先生》:这些会员的会员证亏了多少钱你知道吗?

  高衙内:好像一些报纸上说是几万两白银……

  《捶丸先生》:您相信这个数字?

  高衙内:大体上是真实的……

  《捶丸先生》:您看过《会疯》(注:一部反映捶丸会会籍价格跳水的小说)吗……

  高衙内:我告诉你大宋国亏钱最多的不是捶丸会的会籍,而是和金国的贸易!

  《捶丸先生》:目前和金国的贸易是必须的,我们的条件还不够,亏钱是没法避免的……

  高衙内:你为什么认为跟金国的贸易亏钱是没法避免呢?为什么这就不是问题?哈,你这话就对了,没法避免!捶丸会会员证价格下跌也没法避免!因为大宋国买得起会员证的富人还是太少了。

  《捶丸先生》:您认为是富人太少而不是捶丸会的经营问题吗?

  高衙内:主要是富人太少,而不是我们的经营问题。为什么这些富人们偏偏要花这么多钱来购买会员证呢,就一个证花50万白银,值得吗?他们不是不知道啊。那为什么还要买?因为他们为了自己的目的,在大宋国,你就得要有一张最贵的会员证,才能做生意,才能跟达官贵人打交道。

  《捶丸先生》:那他们就该接受这样的命运吗?

  高衙内:(怨就怨)谁叫你不幸生在大宋国呢?

  (附注:高衙内的名言“谁叫你不幸生在大宋国”遭到了大宋国舆论最严厉的批评,公元2005年,一位何姓中科院院士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未汲取历史教训,在说到矿难时说了一句“(怨就怨)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呢?”而引来广泛争议。)

  王安石:

  会员算什么弱势群体

  天上人间捶丸会会员大会筹备会即将召开,究竟会员大会能起到什么作用,《捶丸先生》就此独家专访了以语言个性著称的著名法律专家王安石先生。

  《捶丸先生》:在金国,许多会员制捶丸会是不对非会员开放的,会员拥有捶丸场的股份,他们也因此而拥有了对捶丸场的处分权。而我国的许多会员制捶丸场却似乎跟会员没什么关系,应该怎样理解会员制捶丸场?

  王安石:唉,大宋人啊。人家叫什么你就信什么,你以为这是大金国啊。人家叫会员制也没有错啊,你看到大宋的律例里面有对会员制的规定吗?没有吧,没有就说明这不是一个法律概念或者法定叫法,那人家要这样叫你却往大金国的方式去理解,不是你的错,是谁的错?

  你以为会员制是什么好东东啊,我们这里的会员制,说白了就是捶丸的批发价,就像你一次买了一年的咸鱼,当然便宜啦,只是前提你要天天吃,吃得越多越便宜,否则划不来。你以一辈子的批发价来打捶丸,这就是你的终身会籍,你想想,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什么,本来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别再老想劳什子会员制,先抛开这个东西来想问题你就会清楚了。不要老想着,我是会员,而要想的是,你那个捶丸的批发合同,也就是那个会员契约上白纸黑字地写着啥,这是你现在要干的事。

  《捶丸先生》:可是你知道很多捶丸场不停地改很多东西啊,像月例费不断提高,设施变更这样的问题,很多合同是以前签的,没有详细地规定,入会的人也不太懂,好像捶丸场很垄断,会员像是弱势群体……

  王安石:真是烦,现在动不动就提弱势群体,看来我们的皇帝赵佶改天也要说自己是弱势群体了,呵呵,千万不要外传。

  要打官司,光讲道德是没有用的,捶丸场的一些做法在道德上站不住脚,但在律法上没问题,我们还是要理性地抛开个人感情来看待问题。

  你想想,你买入会员证时,捶丸场跟你是啥关系,契约你可以签,也可以不签,或是签这家,不签那家,总体还是平等的。还有,买会员证的是哪些人?都是一些达官贵人啊,这些人的脑袋难道比我们的差多少?你看祝家庄那个老头,他发的财不是骗人骗回来的?现在叫得多凶,说自己没看清楚契约,这可能吗?很难想象做几十万白银生意的时候都很谨慎的人,为什么花几十万入会时却不那么谨慎?这入会跟做生意一样,是双方各取所需的过程。因此,会员算不上啥弱势群体。

  本专家认为,现在的问题是会员在入会时没有跟捶丸场好好签合同,后面出现纠纷就全怪捶丸会,这也是不合适的。当然,在这个环节上捶丸会也有问题,因为很多捶丸会有意无意的没有与会员签订合同和没有好好签合同,从而埋下纠纷隐患。因此,再次建议会员入会时务必谨慎,最好能够咨询本专家。本专家地址位于子虚路乌有巷14号,一周内前30名咨询者八折优惠……

  《捶丸先生》:不好意思,广告时间未到。面对捶丸会随意更改合约、会员权益得不到保障等问题,会员是否应该要求召开会员大会维权?

  王安石:我必须告诉大家一个残酷的事实就是,今天我们讨论的这个会员大会,在大宋的律法里面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捶丸场没有义务主动或者协助召开会员大会,你明白吗?换句话说,如果我是捶丸会的老总,除了吃饱了撑的,否则我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召开会员大会,找一帮比我更有钱有势的人来骂我指点我呢?

  大宋律法没有规定会员大会要开,也没有规定会员大会不能开。也就是说,会员要召开大会,得看会员有没有这种需要?需要吗?不需要吗?你想清楚吧。你一个人想清楚了还不行,得大家都想清楚了,你想想这个有多难。

  你如果再问其他专家,他们都会告诉你,其实召开会员大会对双方都有好处,召开大会的形式可以促进会员的交流,捶丸会和会员之间就某些问题可交换意见,就捶丸会来说,会员大会是了解市场情况、改进服务、加强球会与会员之间联系、增强顾客忠诚度的形式之一,如果能够处理得当,将会解决不少矛盾和问题,达到双赢的局面。拜托,现实一点好不好,你看看现在捶丸会有几个开会员大会的?200多个有没有十个啊。依我看,这种现实是符合人性的,有空去看看我的哥们杨柏写的书《丑陋的大宋人》吧。

  《捶丸先生》:你能否参照一下房地产业主委员会的模式,对捶丸会、会员双方是否会有启发、建立调和双方矛盾的途径和方式?

  王安石:业主委员会是对自己房产的管理和维护问题的联合体,房产属于他们自己的私人财产。然而,大宋国的捶丸会会员不是捶丸会财产的主人,也不是股东,仅仅只是使用者,他们的组合跟业主委员会差别在所有权上。如果捶丸会会像大金国那样,属于会员股份制的,那么他们对捶丸会的经营管理都有发言权甚至管理权,但大宋国现实的情况不是如此。

  会员的当务之急还是要看好契约,依契约办事。会员大会需要律法上的完善。努力尝试是可以的,但是不能抱多大的希望。而且会员大会开起来,我估计到时做生意的时间比谈维权的时间会更多一点。呵呵,再次提醒大家,法律专家王安石的地址是……

  捶丸小史

  高雅运动用于赌博

  宋元时期是中国古代球戏发展的一个高潮。承袭隋唐以来的蹴鞠和击鞠,在这一时期得到兴盛。尤其是蹴鞠,由于得到大宋皇帝的垂青,得以迅速发展,并传入辽金。这种博戏类似于今天的足球,两队比赛以进球多者为胜。亦有二人、三人比赛,但不用球门,仅凭控球技巧取胜。击鞠和蹴鞠类似,但击鞠为骑马击球,类似于马球

  由于蹴鞠和击鞠对抗性太强,宋元时期捶丸就成了人们进行赌博的一个项目。此项活动场地和人数限制不大,加上当时宋徽宗和金章宗的提倡,在士大夫中得到迅速发展。但是由于受场地、规则等限制,一般多流行于上流社会。

  激情捶丸解说员黄庭坚惹祸

  一句“万岁” 引发的流产事件

  王安石并不看好会员大会的言论并没有打击天上人间会员们的信心。经过互相的串联与联络,2000名会员中有500人愿意参与,有500人找不着,有500人不愿参与,有500人表示再看看。500参与的会员共同推选出了5名筹委会成员,他们分别是武林世家慕容复、政治家司马光、花和尚鲁智深、婉约派词人柳永与女性代表神仙姐姐王语嫣。之所以选出此五人,是他们代表着不同的会员需求,能代表最广大会员的利益。其中,大家又推举慕容复为筹委会领头人。

  果然,在五人的筹备会上,他们都旗帜鲜明地提出了维权的看法。例如,慕容复认为,天上人间捶丸会开设六脉神剑练习馆是对武术的侮辱,强烈要求将教学内容换为慕容氏绝技;司马光认为应该举行游行示威,反对高俅与高衙内的官商勾结,从而给捶丸会施加政治压力;鲁智深认为应该派人蒙面把高衙内拉出来狂扁一顿,以杀一儆百;柳永则提出要在文化层面上改造天上人间管理层;而王语嫣的要求则不高,只是希望能在更衣室增设牛奶浴。

  众说纷纭,毫无结果。五人再集思广益,最后归纳了基本原则八点,意见共一百零八条。然而,讨论了许久,他们才发现这些原则与意见如果不与天上人间捶丸会官方沟通,又如何落实呢?

  为体现和平沟通与捶丸会实现共赢的姿态,筹委会达成共识,邀请天上人间总经理高衙内参与筹委会,并且择日由筹委会成员与捶丸会管理层比赛一场,体现友谊,增进了解。

  第一次,慕容复登门,高衙内称有事一直不肯会面。

  第二次,鲁智深登门,高衙内五名随从相伴,鲁智深不敢发作,讪讪说完,见高衙内面无表情,不置可否,只好走人。

  第三次,王语嫣登门,高衙内惊为天人,答应由筹委会成员与捶丸会管理层共事比赛一场。

  比赛定为18窝,双方各五人参加。每窝比成绩,一方五人每一窝捶数相加为该窝成绩,总捶数低的一方赢得该窝,18窝中,哪一方先赢得10窝即取得比赛胜利。

  毫无疑问,这样的比赛有着一较高下的意味,对于双方日后的谈判起着心理上的作用。因此此次赛事受到了会员与捶丸会方面的高度重视。而通过报纸的热炒,此次比赛更是成为“大宋国会员维权第一赛”,成为临安城百姓热烈讨论与下注的话题。

  据临安城最大的龙门赌局盘口显示,赌筹委会成员赢的占了八成,占压倒性优势。各种迹象表示,虽然天上人间管理层从事捶丸职业,但大部分技术谈不上精湛,而筹委会员中,除柳永技术稍差之外,其余皆为高手。

  比赛当日,捶丸场边上的通道人满为患,比赛邀请了大宋国国家级的捶丸比赛解说员、著名词人黄庭坚先生现场解说。

  第一窝,天上人间25捶:筹委会19捶,筹委会拨得头筹。随后三窝,筹委会轻松胜出。眼看比赛悬念不大,周围喧哗的人群开始安静起来。而以激情著称的解说员黄庭坚则提不起一丝激情,整个过程偶尔说两句,场面冷落。

  出人意料的是,第五窝开始,天上人间连下三城。原因是鲁智深与司马光大失水准。人们又逐渐紧张起来,黄庭坚的声音开始有了激情的气息。此后鲁智深与司马光发挥相当之差,使得双方水平竟然比较接近,到第18窝打完时,双方战成9:9,决定加一窝定胜负。

  第19窝,王语嫣成绩仍然不错,三捶入窝。至高衙内与慕容复最后出场时,筹委会16捶,而天上人间是17捶。

  此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高衙内出场后,一捶将丸击进窝里,罕见地出现了“一捶进窝”,连高衙内本人都不敢相信,激动地跳将起来。

  此时,著名解说员黄庭坚开始了他疯狂和近歇斯底里的吼叫:

  “衙内,入窝!入窝!入窝!衙内立功了,衙内立功了!不要给会员队任何的机会。伟大的天上人间的舵手!他继承了天上人间的光荣的传统。高俅、蔡京这些伟大的捶丸高手在这一刻灵魂附体!高衙内一个人他代表了大宋国捶丸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比赛结束了!天上人间队获得了胜利!伟大的天上人间!伟大的高衙内!高俅今天生日快乐!天上人间万岁!

  “胜利属于天上人间,属于高衙内,属于高俅,属于蔡京,属于属于所有热爱天上人间捶丸会的人!

  “(低声发狠)让会员们滚蛋吧!他们该回家了!再见!”

  几近疯狂的黄庭坚忘记了,比赛并未结束,只要慕容复打出两捶进窝,双方就打平仍需加时,而如果慕容复也打出一个一捶进窝呢,那就会取得胜利。只可惜黄庭坚只顾自己吼叫,完全忘记了这个事实。

  比赛仍然继续,但黄庭坚的吼叫却使慕容复心态受到了严重影响,最后这一窝竟然打了前所未有的二十捶。

  黄庭坚遭到了所有现场人的围攻,第二天,黄在《大宋临安日报》上刊登了致歉信,称自己只是因为喜爱捶丸这项运动,看到精彩的一捶进窝就忘记了是在解说。但有小道消息称,黄庭坚本次下注四十万两白银押在天上人间身上。

  又有消息称,赛前高衙内曾与司马光及鲁智深秘会。内容不得而知。不过不久之后,鲁智深正式升任为五台山主持,司马光的退休待遇也升了三级。

  最惨的是慕容复,一窝打出二十捶,几乎成为捶丸界的笑柄。从此慕容复再也无法摆脱此次的阴影,捶术大降,甚至经常出现精神性的喃喃自语:“我要一捶进窝,我要一捶进窝。”幸得家中仆人阿碧小姐照应,病情才有所好转。

  筹委会领头人得如此结果,其他成员再也无心维权。

  天上人间捶丸会会员大会流产了。

  (《高球先生》独家供稿 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8,650,000

评论】【体育沙龙】【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