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风暴
新浪首页 > 高尔夫频道 > 中国报道 > 正文
未来只有高尔夫 张连伟梁文冲:做兄弟何须亲生

http://sports.sina.com.cn 2006年04月04日11:19 《高尔夫》杂志
未来只有高尔夫张连伟梁文冲:做兄弟何须亲生

张连伟/梁文冲手足情深 查看全部体育图片 循环图片

  文/徐丹 图/柯时

  采访时间:2005年12月

  地点:泰国乡村俱乐部

  他俩是中国高尔夫的领军人物

  他俩情投意合,互称兄弟

  外人看他们,球技好,收入高,家庭融洽,说不出的幸福

  但赛场内外的辛酸苦辣,只有兄弟俩自个儿知道

  ……

  初次相识

  《高尔夫》:你俩私下都说广东话,能不能告诉我用广东话怎么称呼对方?

  张连伟:我叫他阿冲啦!

  梁文冲:我叫他“大佬”。

  张:大佬不敢当,还是当大哥比较好。

  《高尔夫》:连伟,记得第一次跟阿冲见面是什么时候吗?

  张:那时候他还是个孩子。大概是1994年冬令营,在深高的老练习场。

  《高尔夫》:那时候你崇拜连伟大哥吗?

  梁:当然崇拜,那时候成绩最好的就是他。

  《高尔夫》:连伟,当时你对阿冲是什么印象?

  张:那么多小孩中,我最看好他。那时我就说过,他将来会跟我们争冠军。

  《高尔夫》:当时那么多学球的孩子,为什么对阿冲印象最深?

  张:因为他最爱高尔夫,也最勤奋,喜欢冲,跟他的名字一样。高尔夫这种运动就是要冲才会出成绩,当然,其他孩子也劲头十足,但没他那么突出。

  《高尔夫》: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多了起来?

  梁:转职业以后吧。从2001年起,我们就在很多比赛里做搭档,比如世界杯、朝王杯、还有大佛杯。

  《高尔夫》:是不是也是从2001年后,你们感情更深了?

  张:对,从那以后我们彼此更了解,成为了一个组合。即使在中国,选手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但通过世界杯、朝王杯、大佛杯这样的机会,我们得到了充分锻炼。我们这个组合注重的不是个人力量,而是团队,因为我们代表的是中国。从那时到现在,我们经常一起出国,一起吃饭、一起聊天,越来越融洽。

未来只有高尔夫张连伟梁文冲:做兄弟何须亲生

  同甘共苦

  《高尔夫》:你们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以兄弟相称的?

  张:我跟阿冲比亲兄弟还亲,跟他在一起的时间比跟亲兄弟还多。当然,这跟打职业有关系。我们都把彼此当亲兄弟。

  梁:我一直很感谢他。经常有人问我,谁是榜样,我一直觉得就是他。虽然当初条件很苦,但他始终坚持着,从来没有放弃的念头。他的那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我成绩相对好,也是因为有大哥的支持。我越往国外走,越感觉到有他帮助多么重要。我一路走得之所以顺利,都是因为有他的帮助。

  《高尔夫》:两人一起打日巡赛是什么情况?

  张:非常融洽。一起练球,一起回去吃饭,都是一辆车。

  梁:真的非常好!

  《高尔夫》:两位嫂子的关系怎么样?

  张:他太太肖佳惠我很熟,小时候一起练球,我教过她很多次。阿冲跟她谈恋爱,我们也一直都知道。

  梁:张大哥的嫂子跟我家那位也很熟。我和老婆确定关系后,还特地把她带到深圳去拜访连伟大哥。不管婚前还是婚后,我们跟张大哥一家关系都很好。比如说生小孩的时候,大嫂也给我老婆不少建议。

  《高尔夫》:今年阿冲喜事比较多,结婚、生子,去年连伟大哥也有喜事,有了小Tiger。两位是不是希望下一代也能和自己一样,关系特别融洽?

  张:我是想搞一个队伍呀。如果让我加我太太,跟阿冲和她太太打一场比赛,我们肯定打不过,他太太很厉害了!如果将来带上各自的儿子打,可能还有点希望。(大笑)

  梁:我们就是一家人,各方面都很融洽,无论是高尔夫还是高尔夫以外的生活,大家也比较相似。无论是我们这一辈,还是下一辈,我希望能把这种关系延续下去。

  《高尔夫》:记得在2003年的一次采访中,你们告诉我,有空的时候,连伟会去中山找阿冲切磋一下,阿冲有时候也会去深高找连伟。现在是不是还这样?

  张:一直都是。

  梁:比赛的时候见面也比较多,现在通电话的时候多一些,因为大家都很忙。当然,如果有机会,是一定要见面的。

  《高尔夫》:一起参加这么多比赛,哪一次给你们的印象最深?

  梁:印象最深的是世界杯,很开心。不过,这个比赛也让我们感到很孤独,因为只有我、连伟和他太太三个人。别的国家都有教练陪同,十几人的团队去参赛。我们呢?只能单枪匹马作战。比赛结束后,连中国球员的照片都没有。这也让我很气愤!

  张:我记得有一次吃牛肉,我们吃了1200元港币的牛肉。量其实很少,每碟只有三片,我们吃了六碟还是没吃饱,最后就出去吃面了。费用太高,我们根本承受不起。那时候我就想,我们国家是不是真的那么穷,以至于连个领队和教练都没有?

  我和阿冲的能力是有限的。每次打世界杯预选赛,我有时间,阿冲未必有;阿冲有时间,我又未必有。我们都是尽最大努力在为国家打比赛啊。

  1996年,我在南非参加世界杯,光是电话费就打了2000多块。为什么?因为那边没有团队,没有教练,除了打电话就没事可做。也没有教练告诉我怎么能打好。那是打得最好的一次世界杯,第3轮结束后,南非、中国、美国并列第一,成绩-5。那时候如果有照片留下来的话,将是中国高尔夫的辉煌。但是,为什么我们最后9个洞没有打回来?为什么最后一天程军打82杆?他打最后几个洞的时候已经中暑了,吐得很厉害,根本打不下去了。没办法,一个82就前功尽弃了。这就是我们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我不想第二代、第三代再这样打下去。我们走过的路,阿冲看得很清楚,我们是真心真意为高尔夫在努力。我们不放弃高尔夫是为什么?为了一日三餐吗?如果为了那些,我可能早就放弃了。

  日巡赛煎熬

  《高尔夫》:阿冲,2005年11月,你打完上海汇丰冠军赛就去日本参加DUNLOP凤凰城的比赛。那站比赛,除了泰格-伍兹,还有吉姆-福瑞克等世界顶级选手,结果你最后排名第6,让大家喜出望外。能不能讲讲那站比赛的情况?

  张:今年阿冲在日本打得不错,之前还拿过第3。

  梁:那站比赛打得不错。因为在此之前,我知道自己肯定能拿到2006年日巡资格了,所以心情比较放松。不过,那场比赛最后一天打得不好,3轮后我排在第4,最后那轮打得不好,最后排第6。

  张:我很佩服阿冲。我最多一次连打11周,到第12个礼拜,就算明知道一去就赚钱,我也不会去了,因为确实打不动了。

  《高尔夫》:连续16周?

  梁:从今年大佛杯到现在,我没停过。

  张:你相信吗,这就是中国高尔夫的精神,我很佩服。我是做不到的。

  梁:最担心的是什么呢,就是心态,在球场上挣扎。比如这场比赛(VOLVO亚洲大师赛),我昨天还在想,打几个洞就早点回家吧,因为我想休息,下周日本还有比赛呢。但想是这么想,我也没办法,还得尽力打,能打什么样就什么样。反反复复这样的思想斗争,谁都有,连伟大哥也会有。但必须熬过来,你才会进步。如果这次你没法坚持,下次这种情形,你一定就背包走了。

  今年在日本也是一样,我年终打得不好,总是心绪不集中,想着太太和孩子。如果哪一周的比赛没晋级,就想走了。你想,周六周日没比赛打,加上下一周的周一至周三,5天后才有比赛,这是什么概念?有一次原来准备是去打4周,到第3周没比赛打了,转头就坐飞机回国了。第二次,又碰到这种情况,觉得不能再回去了,但还是心神不定。怎么办呢,不管比赛打得好还是不好,就在练习场拼命练,练到回房间倒头就睡。要不就拿书在房间一直看,看到睡着。那段时间,完全就是这么过的。干躺着,就麻烦了,你要找事情做,不管是挥杆也好,看书也好,你要找事情把时间都用掉,然后睡觉。第二天,起来球场再见。我就是这样熬过来的。

  张:他在日本就是晕着的状态。第一,孤独;第二,练球太多;第三,语言沟通有障碍。想说的没人说,内分泌失调,人的精神就容易崩溃,容易产生很多事情,比如烦躁。这样的经历我都有过。生气到什么地步呢?一打不好,去机场买张单程机票飞回来,下礼拜再说。原来买好的往返机票我都不管了。这样的冤枉钱我花过多少啊。往返4千多人民币,单程回来要1万多。但就算回来让我在家待两天,我都愿意啊。这就是我们的费用,也是我们现成的问题。

  梁:我也有过几次这样的经历。特别有了孩子后,你会担心很多问题。打比赛呢,又是担心自己场数不够啊,分数不够啊,所以经常要看些书,让自己吸收新的东西。那时候谁也帮不了你,只能自己找办法说服自己。这是最重要的一点,你能说服自己,才能回到球场上打球。那时候都想过,算了,大不了放弃日巡赛吧!那种情况下,如果老婆给我个电话,说你回来陪我吧。我肯定挂掉电话就飞回去了。

  《高尔夫》:那么,你太太有没有跟你打过这样的电话呢?

  张:他太太也是打球的人。

  梁:她很了解也很支持我。她很不容易,我太长的时间在外面。她跟孩子在一起的时间比跟我的时间多得多。她尽全力为我做了很多事情。

  张:他太太付出太大了。16个星期在外面,想想看,对着老婆能有多长时间,亲老婆几下都能算出来。这样的情况下,要让家庭融洽,真得付出很多。我要16周在外面,女儿都要骂我了,不要说太太了。

  梁:去年我刚打日巡的时候,有一天早上去敲连伟大哥的门,说我们该比赛了。他跟我说:“我不去了。昨天一晚上都没睡着,我打不动了,要回家。”结果他真回去了。这种心情,我到今年才真正体会到,为什么会这样?得考虑很多东西,不光是家庭,还有比赛啊,后路啊什么的,一大堆问题。没有一个固定的团队在后面帮你,很多东西都要你独自去想去做。你自己才能知道以后该怎么做。

  其实不光是我的家庭。我父母家,太太父母家,都让我牵挂。有时候回去要解决一堆的问题。刚结婚,两家也有一些事情要沟通,要解决嘛。每次回家都要两边问问,有没有什么事情?出去比赛已经烦得要命,回到家,得马上静下来解决这些事情,不能着急。

  张:我是家里的老三,也很能理解这一点。家里的事情都要你摆平,不容易。做球手就是这样,除了生活和打球,还要兼顾很多东西。生活就是这样,没有十全十美。

  梁:不过也有回报,就是满足感。我觉得我做到了,起码能让家人吃好穿暖,让家人有所依靠。我自己的努力就得到回报了。这些都能支持我在高尔夫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张:反正这条路不好走,谁出来打我都会跟他这么说。走得最成功的人是梁文冲。不管你现在球打得多么好,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梁:你看国外经常有这种情况,一名球手连续几年一直打得不错,可一下子就不见了。这就是现实,很残酷,竞争很激烈。国内有些球员为什么打不好?他们这个球场打一下,那个球场打一下,熬到头了,转个职业。教教球,打个小比赛挣点钱。我去外面打比赛,一下就亏几万块。有几个人敢去打?

  《高尔夫》:阿冲,你觉得自己的极限是连续打多少周?17周吗?

  梁:没有固定的极限。我觉得参加比赛,首先得给自己做一个大的规划。比如说,今年打多少场比赛?怎么来打?明年争取达到一个怎样的状态?如果这一周打不好,就把希望放在下周,那你永远也打不好。巡回赛,一年30多场,一定要有重点,知道哪些比赛自己该努力争取。状态好的时候肯定什么比赛都能打好,但遇到状态不好的时候,该怎么调整,这是我们要学的东西。泰格-伍兹每场比赛都能打好吗?不可能。为什么他打得那么好,你看他多久才参加一次比赛?他通常都是打一场歇一两周,调整好状态再打。天下没有几个维杰-辛格。

  张:辛格很强壮,不过泰格的方式才是正确的。

  《高尔夫》:为什么非要连打16周呢?

  张:他亚巡赛缺场数,日巡赛也缺,没办法,必须这么做。

  梁:所以说,今年是我最困难的一年,还好熬过去了。今年结婚、生孩子,两个巡回赛都不够积分。这样都能挺过来,我觉得对自己也是一个飞跃。现在。日巡赛和亚巡赛都没问题了。场数够了,奖金也够了。

  《高尔夫》:明年还会这么打吗?

  梁:不会了,一定不会了。

  只有你理解我

  《高尔夫》:有时候碰到一些比较郁闷的事情,只能互相跟对方去说吗?

  梁:这样的时候太多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能聊很多事情。各方面都有,他说的,起码有个人能听一下,我说的,也有个人能给点意见。这样真的很好。

  《高尔夫》:是不是有时候觉得特别幸运,世界上还有这么个人,能让我倾诉一下?

  梁:我先说!这一点,我感觉太庆幸了。我能走到今天,很多人都帮过我。但我能走上这个平台上面,是少不了连伟大哥的。国内很多人不了解高尔夫,我们走出去那么多年了。不少中国球手在国内打得都不错,但一出去打结果就不理想。在我看来,确实有很多巧妙的因素在里面。这一部分,我就从连伟大哥身上学了不少。必须要团结起来,才能一起走出去。大家能走在一起,就能互相交流,互相交流了,你才能学到东西,这样你才可能走出去。国内打过日巡、欧巡,参赛经验那么丰富的,只有连伟大哥一个。向他学习,你打球就不会瞎蒙。我想去哪个巡回赛打,这些都不是说的,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你找不到走过这条路的人请教,很难。

  张:当然。孤独的时候,起码有个人能聊聊天,这太难得了。我相信如果换个人,就不一定能什么都聊。

  打不出来还是缺钱

  《高尔夫》:今年总奖金500万美元的汇丰锦标赛在佘山启动,中巡赛前8名的选手有资格参加这一赛事。但很遗憾,除了连伟大哥和阿冲以外,其他选手基本都排在后面,两位怎么看这一现象?

  梁:坦白说,国内的职业球员,需要各方面的支持才能发展得更好。另外,大家还得真正来了解职业,才能做到有针对性的支持。不然,像这次比赛,不能说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其实,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说到底,最希望有力量的各方都来支持中国高尔夫的发展。汇丰什么概念啊,是全世界最好的选手,代表性的选手都在里面了。

  张:“中国军团”以什么形式来和大家见面还值得商榷,在那种场地,那种氛围下在中国打比赛,压力真的很大,每一杆的压力都非常大。你看着很简单,其实这些大牌都是亿万富翁。我们现在还是扛着包自己在那儿磨。有时候,他们拿起杆就直接把球干过水了,我们敢吗?一杆下水,两万美金也下水了,你敢不敢?其实,坏就坏在这种心态上。我们还是愁吃愁喝的人,他们是拿起杆就干。对他们来说,一是水平在那儿摆着,二是心态在那儿摆着。打球是打球,但在这样的大比赛中,心理占了决定性因素。我不相信哪个中国球手能做到,从这里到果岭200码,你打过去就打过去,打不过去,你扔2万美元下去。但国外那些大牌肯定一杆就打过去了,你在这抖了半天还不敢打。这就是水平和心态。

  我们打球的都是穷孩子,从穷孩子到大牌有个磨练,有个过程。这个过程需要投资,谁来投资?除非父母很有钱,他儿子可能有胆量打过去,但我们都是球童出身,一分钱两分钱这样赚回来,为自己下个比赛做准备。今年赚一点,以后这两年怎么计划,打好怎么办,打不好怎么办?以前那两年为什么打得那么猛,全世界到处飞?以前没有家庭没有孩子,现在不行了。我不吃还可以,但家里人不吃不行啊。所以不单是我,中国的球手要打出来,还是缺钱。

  梁:中国高尔夫这20年,你也知道,中国高尔夫球也遇到很多困难的事情,今年有个突破,就是500万美元总奖金的比赛来了。如果国家能加大投入和支持高尔夫,我敢担保,不出10年8年,一定能出世界最好的选手。所以现在这种情况,我们还是要一步一步来。大家都能看到韩国高尔夫的进步,我想大家对比一下他们的投入,就能找到我们现在的症结所在。

  《高尔夫》:阿冲现在有了家庭,会不会觉得生活的压力大一点?

  梁:我还好,因为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怎么把高尔夫融入生活。像现在这样,打球也好,经济状况也好,从我打球开始到现在,我都是一步一步走过来。没有强大的队伍在后面支持,我们只能摸着什么抓什么,慢慢努力。不是不想去美国打,但去了,说不定回来就什么都没了。

  张:国外选手每天都吃牛排,要我们俩每天晚上都吃牛排,怎么会打不过你?不一样的,我在吃意大利面,你在吃牛排。

  最怕老大不打了

  《高尔夫》:连伟大哥,有没有想过自己在赛场上坚持到什么时候?

  张:从接触到现在都没有放弃过。95年转职业的时候想,我打5年就退休吧。这玩意儿没有钱怎么打,太累了,打不动。结果那年借了2万美元,就去打了,人逼到那份上,也就没后路了。

  梁:所以我很佩服他能走到今天,他到现在还是那个拼劲,完全没有放弃过。他不管你是谁,一下场就跟你干啦。你看汇丰,谁能跟泰格打啊。我打完后都后怕,心想终于打完这比赛了。如果要让我跟泰格一组,我觉得都会吓倒了。那得有斗志、有勇气对着泰格才可能打好。你们一组,他什么都比你好,如果心态弱一点,你什么都会垮了。开球比你远,上果岭他拿S杆、你拿6或7号铁,200码的PAR3洞,他拿7号铁,你拿4号或5号铁,怎么玩?从那场比赛看,我就觉得,连伟大哥确实是没有放弃过,才能打下来,有一轮居然打得比泰格还好。他没有管对手怎么样,他就打自己的高尔夫。我觉得太难做到了。国内的选手有没有这样的精神去打,这是最重要的。而不是说,今天我赚够了,到这个数就可以了,或者我拿到这个名次就好了,我可以停下来了。这是高尔夫,要持续地坚持,才能有机会。

  张:高尔夫,太多东西要去学。差距就是我们要学的东西。

  梁:中国的球手,也是需要这样不断地学习。比如说,怎么样连续几轮保持状态,这场打好了,怎么把状态保持到下一场,如何去适应外面的环境、外面的对手、陌生的面孔,发挥自己的水平,这是一个过程。

  张:这个过程很漫长,需要付出很多。

  梁:我怕哪天老大不打了。他很看好我,但我觉得我自己一个人来扛这个担子的话,我不知道能不能扛。所以,我更希望其他的年轻球手能尽快成长起来,大家一起扛。以前是一个人,现在环境比以前好一些,球手应该更容易打出来。

  在国内没有系统的比赛之前,我真的希望老大可以多撑几年。从2005年11月的VOLVO中国公开赛就可以看出来,老大一个人晋级,充分可见国内高尔夫力量有多单薄。没有老大这样的人撑起这样的大赛,国内高尔夫就没有代表人物,那我们就没办法来撑起中国的高尔夫运动。所以老大这份坚持,这份力量一直很让我感动,他真的一直没有放弃过。

  未来只有高尔夫

  《高尔夫》:问两位最后一个问题,对未来,有什么希望和计划?

  张:除了高尔夫还是高尔夫。我还是喜欢比赛球场上这种气氛。虽然累,谁不累啊,高尔夫是我们俩的工作,我们要做好这份工作。

  梁:我希望有更多的中国球手能向我们靠拢,希望能把我们俩的经验告诉他们,能让更多的球手走出去。你自己去瞎碰,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明白。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的经验,让他们少走弯路。如果真的有心出去打,大家可以坐下来聊一下。我和连伟大哥都是很坦诚的人,只要我们知道的,我们会有问必答。也希望更多的球手能跟我们一样,打到国外去。

  张:有时候我也觉得很奇怪,来找我的人并不是很多。

  授权新浪网高尔夫频道独家转载,其他媒体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306,000篇。


 

评论】【体育沙龙】【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