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与围棋携手到老 棋圣聂卫平的棋艺人生

今生与围棋携手到老 棋圣聂卫平的棋艺人生
2019年11月25日 14:26 新浪体育综合
棋圣聂卫平 棋圣聂卫平

  文章来源:环球旅游  作者:孙雨萌

  我对聂卫平的最初印象,来自于报道中、网络上记录下的那一串串围棋战绩与称号。从1974年击败了连胜6场的宫本直毅九段,初露锋芒,到20世纪80年代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中取得让国人振奋的11连胜;从日本人口中的“聂旋风”到在国内收获“棋圣”“最具影响力的新中国体育人物”等称号,提起聂卫平的名字,我总能感到几丝神话色彩。

  在威海扁康杯中韩国手友谊赛后,身着深色西服的聂卫平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了会客室里,倚靠在柔软的沙发上。尽管有些疲惫,但这位年近古稀的围棋国手还是轻摇着手中的折扇,笑着冲我说:“你随便问,我们就当在闲聊。”他洪亮的声音和爽朗的笑声驱逐着辉煌战绩带来的距离,生出几分可以触及的真实感。

  惊喜隐藏在普通的生活里

  “杭州、成都、昆明……都是让我印象很深刻的城市。”聂卫平说。在他看来,这样的深刻印象常常与一座城市独具韵味的景致与风情相勾连。

  他特别向我说起杭州的风景。“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西湖、幽香阵阵的荷塘、夕阳西下时水中倒映的宝塔和中式建筑的廊檐飞角,杭州就像是一位“秀外慧中”的女子,清丽典雅。“近几年,杭州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高楼拔地而起,但是城市的自然风光依然被保护得很好。之前G20峰会在杭州举办,向世界展示了杭州的美,这是很为中国人提气、争光的事情。”说到这里,聂卫平有些激动,话语间的声量也不自觉地放大。

  因为围棋赛事和推广活动,聂卫平的足迹遍布国内外的许多城市。有时侯时间紧张,他反而无暇去欣赏每座城市中的知名景点。于是,聂卫平对一座城市的记忆便会聚焦在身边接触过的普通人,街头巷尾看到的常见景致上。

  说起此次举办扁康杯围棋赛事的威海南海新区,聂卫平回忆道:“大约30年以前,我曾经来过威海。当时这座城市的发展速度还不像现在这样迅速,但是有一点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那就是威海的干净。我如果没有记错,威海是全国卫生城市。现在的南海新区也继承着威海这样的特质。”宽敞的街道之上,寻不见塑料垃圾的影子,只有簌簌落下的黄绿色树叶,在街道上铺起一条柔软的“地毯”;当微风拂面而过,鼻腔内盈满的不是干燥呛鼻的沙尘,而是自赛场外人工湖上裹挟而来的温润水汽;偶尔有不知名的游鱼跃出水面,在平静的湖面之上激起点点涟漪。

  “东京也是这样。”聂卫平补充道,“那座城市管理得很好,当地人的个人素质也普遍比较高。”街道上人来车往却井然有序,机场、酒店等公共区域则将灰尘驱赶。在聂卫平看来,生活环境会影响一个人的心境,“在干净的城市里面居住或短暂停留的时候,人的心情也会不自觉地愉悦起来。”

  放不下的是家乡

  走过繁华的都市,见过耀眼的霓虹和穿行的车流,聂卫平也曾在贫瘠荒芜的土地上留下自己的足迹。

  时间倒转回1969年9月,彼时的聂卫平乘坐火车离开北京,到达了黑龙江省嫩江县的山河农场。“去之前我们以为山河农场的生活应该挺美好的,稻谷丰满,鸡鸭满地。但去了没两天就发现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聂卫平在《聂卫平:围棋人生》里回忆到,“秋末的时候,黑龙江就非常冷了。我到农场的那两天正好下雪,雪刚下的时候,路还不太难走。等到雪化了,土地变成泥地,每走一步,鞋子都会陷进泥里。”

  再次提起这段经历,聂卫平想了一下对我说:“那是一段挺艰苦的时光,吃不饱,雪停了没多久又开始跟着下地干活,割豆子、割麦子,搬运装好的谷物……对人的身体、心智等等各方面的锻炼都非常大。”尽管生活环境艰苦,但头顶上是广阔的蓝天和悠悠飘荡的白云,目之所及则是一望无际的农田,少了几分喧闹,多了几分宁静,视野和心境却比在城市中更加开阔。“等回来之后,我发现自己明显比同龄人成熟了,人的境界、下棋的意境都因此产生了飞跃。”

  聊到家乡衡水深县,聂卫平的话匣子再次打开了。1957年,因为父母工作繁忙,年仅5岁的聂卫平曾被送回老家和祖父母一起生活。没有如今结实的楼宇和宽敞街道,出现在聂卫平眼前的只有破败的小屋和颠簸的土路。等到1986年,第二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前夕,聂卫平时隔近30年再次回到家乡。彼时改革开放的浪潮涌向全国各地,不少城市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尽管深县的街道两旁小楼渐起,偶尔有汽车在道路上穿行,在聂卫平看来,与其它大城市相比,深县仍像是迈着小步向前。“可能因为区域位置等原因,河北承受了一些别的地方不太会出现的困难,包括衡水深县在内,河北一些区域的发展确实相对缓慢。”聂卫平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有一首歌叫《人人都说家乡好》,就像歌名说的一样,无论家乡是什么模样,它在我心中的地位不会动摇,我一直牵挂着它。”今年5月,2019国际智力运动联盟世界大师锦标赛在衡水开赛,聂卫平担任了赛事的推广大使,为推广家乡和围棋文化四处奔走。“我希望家乡越来越好,也很愿意为家乡的发展出一份力。”聂卫平说。

  孩子们代我看世界

  “我个性上其实不太喜欢出去玩,加上体力与年轻时相比有所衰减,也想要更加专注于围棋赛事和推广,近几年外出旅行的次数确实非常少。”聂卫平坦言,“不过,我女儿很喜欢去不同的国家和城市旅行,她今年才15岁,已经去过很多地方了,比如澳大利亚、日本、新加坡、美国等等,我15岁的时候,根本不敢想象能去这么多国家。”

  提起女儿,聂卫平的语气愈发柔和,“她也会跟我讲讲旅途中的见闻,有时也挺有意思的。”从风格各异的古老建筑,说到风味独特的异域美食;从悬挂在天边的彩虹,讲到深浅不一的美丽晚霞。透过女儿云菲,聂卫平以一种特殊的视角欣赏着世界。

  在聂卫平1999年创办的围棋培训机构“聂卫平围棋道场”里,旅行也和体育搭载在一起,构建出了更深层次的商业结合形态——“棋幻之旅”游学活动。围棋道场的老师们会带领聂道的小棋手们前往不同国家参加比赛,或者是去棋院、棋社探访,在和国外棋手们近距离接触的过程中,实际感受各个国家的风土人情和独特的围棋文化。除了日本、韩国等中国棋迷们熟知的亚洲围棋大国,聂道的足迹也逐渐走向包括布鲁塞尔、旧金山在内的欧美城市和国家。

  “最初创办聂道,其实是因为围棋国家队能够招收的选手很少,但是有志于进国家队的选手很多。有些围棋选手水平不错,但是却没有入选国家队,我希望能为这些选手们创造一些环境和条件,让他们的能力不至于被埋没。现在,聂道更多的是为了普及围棋而努力,让更多的青少年能够接触、了解、学习围棋,并通过围棋成长为未来的国之栋梁。聂道开办起来之后,除了传统形式上的围棋课程,也出现了游学等寓教于乐的课程形态。”在聂卫平看来,“旅行+体育”的模式能够让聂道的孩子们在旅途中开拓视野,通过更加多元的渠道和形式,寻找棋艺精进的机会。

  “这种形式挺好的,尽管我没有办法一同外出旅行,但我还可以努力登高一呼,让更多人来关注国内的围棋。”聂卫平的语气一如采访初始时那样真诚。恍然间,我想起他早年间在博客中写下的那句话,“只要对围棋有利的事情,我就会去做。今生与围棋携手到老,不离不弃。多尽义务,少提权利。”

聂卫平围棋西湖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