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中国围棋:2002年 功亏一篑的那些少年们

2017年08月09日02:03 新浪体育
三星杯曹薰铉击败王磊 再度夺冠

  连载三十一 2002,胡耀宇、王磊、常昊,三次功亏一篑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太阳底下,并无新事。

  2002年的到来,对于中国围棋而言,并没有什么惊喜,就在刚刚过去的那个寒冬里,跨越了石佛,再一次冲进世界大赛决赛的常昊,收获的是又一个世界亚军的头衔,面对老而弥坚的曹薰铉,他先赢后输,1:2,眼睁睁的看着即将到手的冠军,从自己眼前溜走,结束比赛后,一向内敛温文的常昊,在颁奖仪式上当场落泪,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只有那么一点点的距离,却仿佛是深渊天堑,永远无法跨越,无奈,又苍凉。

  而且,神州民众们的注意力,在这样的年头里,早就已经远离了围棋。2001年7月13日,北京汹涌的人群,祖国大地灿烂的烟花,见证着申奥成功的历史性时刻,而在01年10月的五里河,沈阳大小酒店里免费提供的啤酒,体育场里呼喊着的六万名球迷,哭泣的范志毅和大笑的郝海东,还有CCTV5在终场时打出的,太简单却也太艰难的“我们出线了”五个大字,让中国足球的百年梦圆,变成了充盈着酒精与泪水,热血与激情的狂欢。那些日子里照亮神州夜空的烟火,回首看去,串联成让人珍重难舍的漫漫长路,将过去年月里所有的失败与坎坷照的明亮又释然,有了这样的两个晚上,中国体育史上所有的黯淡,都有了等待的含义与理由。

  1960年,陈毅老总在上海曾经对围棋国手说,国运盛,棋运亦盛。盛世到来的年岁里,我们理所当然的相信,虽然相较于三大球,中国围棋已经越发淡出人们的视野,但是,坐在棋盘边的他们和守候在电视机收音机电脑前的我们,流下的每一滴泪水,落下的每一颗棋子,都一定会有它的意义。

  就算我们还不知道,擦干泪水昂然睥睨的时光,会在何年何月。

李世石是升段制度改革的导火索
李世石是升段制度改革的导火索

  2002年2月,寒冬的凛冽尚未散去,华以刚宣布的一则重大新闻,就轰动了整个围棋界。中国围棋协会出台了《关于奖励升段暂行规定》的通知,凡是获得世界冠军(包括亚洲杯冠军)的棋手,一律直升九段,获得两次世界亚军的棋手,也可以直接晋升九段,在中韩新人王等双边对抗赛中获胜的,则可以晋升为七段。而第一个在这项通知里受益的,就是在中韩新人王战中2:1拿下赵汉乘的古力,十九岁的“小虎”变成了古力七段,意气风发里,也让世界比赛成绩的重要性,越发刻在了每一个中国棋手的心里。

  当然,古力的升段,乃至于这项通知的出台,还要感谢李世石,这位从小就不服管教,在权甲龙道场遇到不合口味的饭菜一定不吃,最终逼得权师母只能给他单独做喜欢吃的饭菜的桀骜少年,大概是从自己吃饭的故事中得出经验——不顺心的事情就一定不能答应,反正总会有人给自己做出改变的。所以,当他发现自己虽然已经在世界大赛上直追“石佛”,却依旧拿着三段的头衔时,李世石的反应是,宣布不再参加升段赛,如果升段赛的现状不改变,就做一个永远的三段棋手。

  于是,一个巨大的难题摆在了中日韩三国棋坛的面前,这次挂着三段头衔,对一群九段大杀特杀的是李世石,而随着棋坛王者们的日渐年轻化,下一位段位虽低,却无双无对的围棋王者也终究会出现在不远的未来,那么,曾经需要通过太多比赛太久时间来赢得的“九段”头衔,究竟还有没有意义呢?

  就像是2002年通过升段赛打上九段的“小猪”罗洗河,从1989年定段到升上九段,足足花了13年时间。这样的漫长岁月,对于三十岁就算老将的现代棋坛,实在是太奢侈了些。

  而这一次,率先做出反应的是中国棋坛。不在最辉煌的巅峰,也没有现代围棋史上太绚丽太多彩的风景,大概也让我们有了求新求变的洒脱,在中国率先完成了段位制改革后,2003年,日韩才完成了自身的段位制改革,曾经寄托着万千棋手九段梦想的升段赛,也终究再难寻觅高段棋手的踪迹。2007年,昔日的“龙飞虎”丁伟,是最后一位通过段位赛升上九段的棋手,而也就是在那一年,退赛的谢赫七段在解释退赛理由时,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比赛强度那么大,伙食却不怎么好”。

(当时还被称为“小霸王”的谢赫在2002年获得了全国个人赛冠军)
(当时还被称为“小霸王”的谢赫在2002年获得了全国个人赛冠军)

  岁月的潮水和改革的涛声,总会把那些苍老的不符合时代的东西送进历史的深处,留下这些星星点点的零碎故事,去慨叹我们不经意间已经见证的时代变迁。而这样的改革,唯一的目标在字里行间已经看得太清楚明白,仿佛所有的字句所有的墨痕,凝在一起不过四个大字。

  “世界冠军”。

  我们从1988年一路走来,也只拿下过三个的,世界冠军。

  只是,野心和梦想,终究是属于未来的东西,也就是在这个寒意依旧凛冽的二月,第三届农心杯擂台赛走到了尽头,先锋邵炜刚大胜淡路修三,随后的罗洗河一波三连胜送走崔哲瀚、山下敬吾和崔圭丙,俞斌再连斩刘昌赫和加藤正夫,就像是最近所有的世界大赛的进程一样,在四强甚至决赛之前,我们见证的一切,都是如此美满,美满到让我们相信,命运女神总会眷顾我们一次,我们一定不会再一次,像是被开了个太残忍的玩笑一样,倒在最后一个台阶面前。

  2002年1月30日,离春节,还有半个月的时间,面对让自己泪洒领奖台的曹薰铉,常昊完成了复仇,6.5目的胜利,也让韩国只剩下了主帅李昌镐孤家寡人,而中国,还有常昊和周鹤洋严阵以待。

那一年围棋天地报道了《棋魂》
那一年围棋天地报道了《棋魂》

  可石佛的可怕,也正在于关键时刻的从不失手,第一届农心杯,面对日本主帅赵善津和中国主帅马晓春的两面夹攻,李昌镐的回应是干净利落的两连胜终结比赛,第二届农心杯,当天煞星加藤正夫奋余威赢下曹薰铉,却还是跨越不了李昌镐这道铁门,终于含恨出局,今年,中国两大国手在李昌镐面前,再度感受到了“铁门”的威力。248手,常昊败北,216手,周鹤洋黯然,李昌镐用连续第三次终结农心杯的表现,让世界棋坛如此清晰又无奈的感受着“统治力”,究竟是什么样的含义。

  而如果说这样的失败还能称得上遗憾,眨眼,我们就迎接到了一个只能称作惨败的结果。三月的亚洲杯上,王磊、俞斌、马晓春、常昊、邵炜刚,最强阵容出征的中国围棋队,在冲绳2:3被中国台北阻挡在了决赛门外,代表中国台北出征的两位“老朋友”,林海峰和王铭琬,给中国棋手们送上了一份大礼,他们相继送给了马晓春和常昊一场失利,而年轻的台湾本土棋手周俊勋,也用面对邵炜刚时的一场胜利证明着自己的实力。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两年无冠的中国围棋,已经又走到了最艰难的时分。

古力的这句话是当年中国棋手的心声
古力的这句话是当年中国棋手的心声

  而这一次,负责给中国围棋提气的,是三星杯和丰田杯。

  八月盛夏,三星杯的战场上,举目四顾,竟然已经看不到多少熟悉的韩国面孔。三十二强战罢,崔哲瀚被王煜辉拿下,梁宰豪被罗洗河拿下,而曹大元更是老骥伏枥,让李世石在首轮就饮恨而归,而如果这还算是势均力敌,十六强的战果,留给中国人和韩国人的,全都是惊讶。192手,“天下第一攻击手”刘昌赫已然不敌常昊,没过多久,几乎已经被视为无敌的李昌镐,在二十岁的胡耀宇面前,吞下了一场苦涩失利。韩国两大天王,竟然成了十六强中最先出局的两位,而击落李昌镐的,更只是一位“小虎”辈的少年英雄。

  大落之后终究是大起,而此前已经在围甲中击败过李昌镐的胡耀宇,也就被挂上了“新李昌镐克星”的头衔,名动天下。

(胡耀宇八段)
(胡耀宇八段)

  八强占六,而当王磊击败崔明勋后,我们剩下的唯一悬念,竟变成了能否包揽四强。这样的幸福,中国棋迷们已经太久没能体会。只是,十六强赛中就已经幸运获胜起死回生的曹薰铉,在八强赛里继续着自己坚韧顽强的表演,前半盘优势的罗洗河,像是曾经的每一个中国棋手一样,都没能在曹薰铉面前把优势保持到最后。华以刚说,这样的棋,下五十盘,也就输一盘。可这一盘,偏偏就让罗洗河赶上了。

  三少围剿曹薰铉,这样的故事虽然看起来依旧美好,却让我们终究留下了一层隐忧。而就在另外一边的战场上,随着常昊连克李世石王铭琬,俞斌击败刘昌赫,王磊击败曹薰铉王立诚,中国军团再度将“韩流”杀了个丢盔卸甲,同样是四强占三,同样是2003年再决胜负,只不过,剩下的那位韩国棋手,变成了李昌镐。

  也许是觉得惊喜还不够多,从11月26日开始,胡耀宇完成着自己职业生涯最灿烂的瞬间,两连胜的小林光一苦战后被年岁足足差出好几代的后辈击败,金承俊在胡耀宇手下更是只撑了131手就宣告认输,加藤正夫,曹薰铉,依田纪基,日韩两国的名宿们次第出战,又次第败北,胡耀宇只用了一个人,就把中国军团的劣势完全逆转,日本三大超一流连败后,已经被胡耀宇送回了家,而韩国剩下的,也就是李昌镐一个人。

春兰杯 羽根直树李昌镐进入决赛
春兰杯 羽根直树李昌镐进入决赛

  2003年初,丰田杯三星杯农心杯三大战役里,韩国围棋存活下来的,只有曹薰铉和李昌镐,而中国围棋在每一项赛事里,都保有两次机会,换句话讲,只要这六场胜负里,中国棋手能拿下其中的任何一场,中国围棋都能收获一次久违的世界冠军。

  可是结果,我们都是知道的。我们总是收获一个充满希望的年末,却又转瞬间迎来一个只剩绝望的年初。六场,三星杯上的王煜辉和王磊,丰田杯上的俞斌和常昊,农心杯上的胡耀宇和罗洗河,三代人,有老一辈的王者,有小龙辈的中坚,有小虎辈的新锐,一个个挡在曹李师徒的面前,又一个个的败下阵来。

农心杯中国队阵容
农心杯中国队阵容

  而对于常昊,这已经是他的第五个世界亚军。此刻安坐在十四年后这个北国沉闷的夏夜里,想起当年旧事,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描述常昊彼日里的心情。王磊输给曹薰铉之后,王汝南无奈的说,要取得世界冠军这样的突破,可能只有从不断的失败中去寻找了。可是,对于常昊,这样的失败未免太多了些,命运,对这个总是笑得温润的中国围棋领军者,总是太残忍了些。

  《全职高手》里,三入决赛三度败北的张佳乐,在终于选择离开深爱着的百花战队前往霸图战队时,面对旧日粉丝们的冷眼,面对记者不屑的眼神,面对“冠军,真的有那么重要?”这样尖锐又难堪的问题,给我们了这样的答案。

  “是的,很重要,超越一切的重要”。

  这一刻,对于常昊,对于中国围棋,在接连的希望与失望的起落后,世界冠军,的确已经是超越一切的重要了。

三星杯王磊不敌曹薰铉
三星杯王磊不敌曹薰铉

  2002年中国围棋大事录:

  2002年2月,中国围棋协会出台《关于奖励升段暂行规定》的通知,世界冠军可以直升九段。

  2002年2月1日,第三届农心杯结束,李昌镐连胜常昊、周鹤洋终结比赛,韩国队继续卫冕。

  2002年11月26日-2003年1月21日,第四届农心杯上,胡耀宇达成五连胜。

  2002年12月28日,常昊、罗洗河分别负于李昌镐、羽根直树,止步春兰杯决赛门前。

  2003年1月23日,李昌镐连克胡耀宇罗洗河终结第四届农心杯,韩国队继续卫冕。

  2003年1月14日,曹薰铉2:1击败王磊,拿下三星杯冠军。王磊、王煜辉、胡耀宇杀入四强。

  2003年1月29日,李昌镐1:0击败常昊,拿下丰田杯冠军。常昊、俞斌、王磊杀入四强。

  国内赛事中,俞斌卫冕棋王,常昊卫冕乐百氏杯,彭荃获得新人王,黄奕中获得天元,周鹤洋获得名人,谢赫获得全国围棋个人赛冠军。

  (未完待续)

  (谢天舒)

  相关阅读:

  回眸中国围棋:2001龙飞虎传奇 网络围棋兴起

  回眸中国围棋:2000 “千年第一冠”归属俞斌

  回眸中国围棋:1999世纪之交 马晓春一年三亚

  回眸中国围棋:1998年 马晓春常昊战石佛

  回眸中国围棋:1997年 跃马扬鞭的“七小龙”

  回眸中国围棋:1996 常昊“打穿”中日擂台赛

  回眸中国围棋:1995 暗淡岁月里最灿烂那束光

  回眸中国围棋:1994 也许这就是最黑暗的时光

  回眸中国围棋:1993年 世界围棋的韩国元年

  回眸中国围棋:1992中日头衔王战 聂马双告捷

  回眸中国围棋:1991富士通杯 钱宇平决赛弃权

  回眸中国围棋:1990年富士通杯“海峡对决”

  回眸中国围棋:1989年 应氏杯决定时代的一战

  回眸中国围棋:1988年 世界大赛时代的悄然到来

  回眸中国围棋:1987年横扫日本 聂卫平如日中天

  回眸中国围棋:1986擂台 马晓春芮乃伟的胜利

  回眸中国围棋:1985以一敌三 聂卫平独守中华

  回眸中国围棋:擂台赛撞沉吉野 江铸久五连胜

  回眸中国围棋:1983年小林光一露峥嵘神威盖世

  回眸中国围棋:1982年 聂马风云会故事说到今

  回眸中国围棋:1981年 “聂马曹刘”英雄齐聚

  回眸中国围棋:1980年 刘小光马晓春露峥嵘

  回眸中国围棋:第一位番棋胜日本九段的中国人

  回眸中国围棋:1976年“聂旋风”登陆日本

  回眸中国围棋:1975聂卫平胜高川格 时代开启

  回眸中国围棋:1974年“聂旋风”到来在即

  回眸中国围棋:被忘却的将星 沈果孙荣耀一战

  回眸中国围棋 1965年连续的胜利和太多的如果

  回眸中国围棋 属于陈祖德吴淞笙的陈吴时代

  回眸中国围棋 陈祖德“半子千斤”胜日本九段

标签: 中国围棋回眸中国围棋世界冠军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

推荐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