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 我们追过的游戏

2017年07月13日10:28 新浪综合
资料图

  文章来源:耀宇围棋微信公众号 作者胡耀宇

  前几天,腾讯发布了关于王者荣耀的禁玩令,限制了未成年玩家的游戏时间。我觉得挺好的,毕竟未成年的孩子还不具备很好的自控力。虽然现在我已经不玩游戏了,但是对游戏并不陌生,年轻的时候也没少玩过游戏。下面我先跟大家聊聊:“那些年我们追过的游戏”:

  记得是1995年底,我们国少队员和国家队员都住在六楼大通铺。罗洗河买了一台386电脑,那把我们都高兴的呀!在DOS系统下,我们最早玩的游戏是大富翁2代,这个游戏虽然规则简单,却变化多端乐趣无穷!那时候我13岁,看着比我年龄大的孩子玩的高兴,我心里也痒痒,但是罗洗河还是很负责任的,他对我这样年纪的孩子是有“限玩令”的,平时不让我玩,只有周末我才有可能玩。记得有一次周六(那年代还没有双休日),罗洗河告诉我,我周日可以玩一下,那把我给兴奋的,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觉!

  有时候罗洗河出外比赛的时候,大家就会去抢这台电脑玩,而且招法很多。记得有一次我看到A少年占着位置在玩,B少年就悄悄跑到地下室把六楼的电闸关了,等A少年跑到地下室把电闸拉开后上楼准备接着玩的时候,B少年已经坐在电脑跟前玩上了,关键B少年那无辜的表情,仿佛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到了1998年,即时战略游戏《命令与征服》的出现,吊足了我们的胃口!我们到外地参加比赛的时候,若是遇上第二天是休息天不比赛,晚上就跑到网吧里玩,大家组队厮杀,很容易就玩的忘了时间。记得有一次我玩了一个通宵,早上7点直接去食堂吃早饭,遇到了我们的生活老师,我正忐忑不安呢!没想到不知情的老师误以为我早睡早起,不仅当面表扬了我,还说我树立了好榜样!我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之后,战略回合制游戏中最经典的《魔法门英雄无敌1》的出现,更是让我们为之倾心!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们十几个人围观A少年和B少年的最后决斗,A少年的一个神怪飞过去打B少年10条龙的时候,我们都齐声高喊:“一半,一半!”(神怪有百分之五十概率消灭半数敌军的特殊技能),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最后B少年的10条龙真的被消灭了一半!B少年当场就哭鼻子了。

  再后来暴雪公司开发的《星际争霸》《大菠萝》《魔兽争霸3》,把游戏的趣味性做得更好了!

  从大富翁2到魔兽争霸3,这些经典游戏伴随着我青少年时期的成长。等到自己年龄再大些,发现还有很多比游戏更有趣的事情可以做,慢慢的就不怎么玩了。回首我青少年时期的“游戏生涯”。觉得自己13-15岁这个阶段的自控力是不行的,多亏了罗洗河对我这个阶段的“禁玩令”。我才没有因此影响到自己的主业。等再大些16-20岁这个阶段,我已经有了较强的自控力,虽然偶尔也会疯狂一下,甚至玩个通宵,但总的来说,心里还是很清楚主次的。适度的游戏不仅没有影响到我的主业,还使我和周围的小伙伴们有了更多的共同话题,增进了友谊。使我青少年时期的回忆更加精彩!

  现在我已为人父,对于孩子将要面临的游戏问题,我个人觉得:“可以让孩子适度享受一下游戏带来的乐趣,而且对游戏有一定的了解也可以与周围小伙伴多一份共同的话题。但是,一定要让孩子明白:“游戏,终究是游戏,再怎么样也不能替代你现实生活中自我实现所带来的快乐!”

  怎么才能让孩子做到这一点呢?我个人觉得,问题关键在父母身上,只要父母自己不打游戏,多和孩子聊聊琴棋书画,背背唐诗宋词,读读国学经典,培养孩子良好的阅读习惯,孩子在这种言传身教的文化熏陶中慢慢就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乐趣和成就感,自然就不会从游戏上去找成就感了。或者,让孩子学学围棋也挺好的呀!

标签: 游戏胡耀宇罗洗河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

推荐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