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平忆擂台赛 撼加藤有如神助武宫学了一手

2015年06月30日06:30    新浪体育 微博 收藏本文
第一届擂台赛聂卫平胜加藤正夫(资料图)第一届擂台赛聂卫平胜加藤正夫(资料图)

  本文出自《聂卫平全集》之擂台狂飙系列。

  撼加藤有如神助

  对中日围棋擂台赛,中国驻日本大使馆一直都很重视,宋之光大使出席了开幕式。我战胜小林光一九段第二天回东京,因为旅馆的房间没有腾出来,我们便被接到大使馆去休息,在那里吃了一顿美餐,随后又美美地睡了一觉,我感到精神好多了。

  与加藤正夫开赛前,日本棋院工作人员交给我一份电报,是全国青联发来的,电报祝贺我战胜了小林光一,而且希望我再克加藤正夫。

  日本人不懂中国话,但汉字他们还是认得的,我立即觉察出他们脸上的严肃表情。其实没有这份电报,他们脸上的表情大概也开朗不了。因为他们认为这实际上是擂台赛的决战。对藤泽秀行先生,他们多少有些将他当作一种象征而已。

  比赛就在这严肃的气氛中开始了。

  加藤正夫的棋在日本以能攻擅杀著称,被称为“刽子手”、“天煞星”,但我并不很怵他。倒不是因为加藤还是四段时曾输给过黄德勋七段,他还是七段时败给过陈祖德,而是因为他这种棋风,我觉得比小林光一那种扎扎实实的棋风好对付些。当然在他成为超一流棋手以后,中国棋手还没有赢过他,我四次与他交手也都处于下风。但这天,我还是很有信心地坐在棋盘前,也许是主要任务已经完成的缘故。

  这盘棋我下得得心应手,有如神助,是我职业生涯中少有的杰作。这样的大仗,一共只用了六个小时便结束了战斗,下午4时半即终局了,我以4目半之优获胜。

  因为我在赛场中,对赛场外的情况一无所知,后来听郝克强说,那天日本棋院是少有的热闹。他在《背水苦战记》这篇稿子里是这样写的:“日本棋院今日冠盖云集,当代‘超一流’和著名棋手武宫、小林、大竹、坂田、藤泽、石田芳夫等齐聚观战室,神情沉默而严肃。从台湾到日本棋院学棋的王铭琬六段也密切关注棋局,他称赞聂卫平的棋‘功力深厚’。”

  华以刚还谈到观战室的一个细节,这在陈铮的《历史性突破》一文中写到了:“日本高手们齐聚观战室,议论纷纷,下午开战不久,都说加藤正夫这盘棋不行了。藤泽秀行大概早已看出这结局,独自坐在一角沉思。武宫正树九段喊了他一声:‘先生,现在要拜托您了,您的身体能行吗?’藤泽回答的声音很低,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赛后复盘时,武宫正树对我说:“您能下出白50、白52这样的好棋,我也学了一手,加藤是应该输给您的。”

  复盘后,我们去参加一个酒会。一进会场,我看到一条大横幅,上书“中日围棋擂台赛恳亲会”,而且有七八十人参加。我当时刚从棋局里“走”出来,脑子好像一片空白,一时也搞不明白,今天的酒会怎么会这样热闹。

  驻日使馆工作人员悄悄告诉我,日本原本准备的是闭幕式,连“闭会式”三个字都挂上了,“恳亲会”三个字是后来换上去的。恳亲会就是联欢会的意思,这时我才回到现实中来了。

  坂田荣男理事长又讲话了,他说,没有想到这次比赛这么激烈。他称赞我战胜加藤正夫的这盘棋下得很出色,不愧大将风度。他还希望像这样的擂台赛,以后能每年举行一次。

  我想起了一件事。就在不到一个月前,也就是小林光一战胜马晓春那天,石油部部长、中国围棋协会顾问唐克在北海仿膳宴请小林光一一行。当时唐克部长之所以要出面,是因为他和日本棋院总裁、日本财界的首脑人物稻山嘉宽是老朋友。当时日本棋院来华的安藤武夫常务理事暗示,擂台赛可能只办一届,以后就不再办了。我们当时是多么希望至少再办第二届啊!大家都憋着劲儿要捅捅那层窗户纸呢。唐部长想有机会捎封信给稻山嘉宽总裁,请他支持一下这个比赛。他出面宴请,是表示他对这个比赛的重视。

  可是在当时的宴会上,安藤武夫常务理事明确地表示了不再办的意向,没想到不到一个月,情况会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小林光一也出席了酒会,他已从失败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也许是因为加藤正夫分担了他的痛苦吧。他笑容满面地和我握手,而且对华以刚说:“前天比赛结束后,我的精神像错乱了一样。”

  藤泽秀行先生的讲话更风趣:“我从家里出来时,已经和理发师说好了,请他为我准备最好的剃刀。”此话引起了一阵欢笑。

  我非常佩服这些日本高手们的大将风度,他们已经预料到,擂台赛将以出乎他们预想的方式结束,但整个晚宴的气氛却相当友好。

  回到旅馆,我整个人好像快散架了。人的精神力真是了不起,晚餐会上,我一直站在那里,也没觉得有多累。可是,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没事了,我也就动弹不得了。

  没想到回国时,我会受到那么隆重的欢迎、国务委员方毅、前国务院秘书长金明、石油部部长唐克都来了。我们的飞机晚点了1个多小时,到北京时差不多是晚上10点半了。这些领导硬是等了一个多小时。那激动人心的场面,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就算是世界冠军回来,也就是这么热烈了,而擂台赛还没有最后结束呢。

  这之后,我又经历了好几次平生没有见过的热烈场面:在北大、清华,热情的学生们把我抬起,在校园里游行;在各个大学举行的报告会,会场每次都要超员,过道里,窗台上都坐满了人。

  向北京围棋爱好者回报的地点选择在首都最大的剧院——中山公园音乐堂。我开始真担心,那么大的场地,坐在后边的人怎么看清棋盘吗?谁知不但票被抢购一空,而且秩序也出奇地好,偌大的场子里鸦雀无声,而门外还有许多人在等着退票。

  中国本是围棋的故乡,过去故乡由于外侮内乱,国运乖蹇,使得围棋落后日本一大截。今天围棋终于在其故乡热起来了!一个人大概没有比见到自己从事的事业受到如此欢迎而激动的了!

  高兴之余,我感到比战胜小林光一前更大的压力。大家对最后一场比赛太乐观了,似乎都认为我获胜都理所当然。藤泽秀行先生虽然两年多没参加比赛了,但他并没有离开棋,他那良好的感觉、扎实的基本功、神奇的大胜负心,怎么能小视呢?

  (未完待续)

  《聂卫平全集》由青岛出版社出版,授权新浪网连载。

文章关键词:聂卫平加藤擂台赛

点击下载【新浪体育客户端】,赛事视频直播尽在掌握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