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媒:希丁克与国足选帅没联系 他不可能身兼二职

京媒:希丁克与国足选帅没联系 他不可能身兼二职
2018年09月11日 08:11 北京青年报
希丁克 希丁克

  昨天,中国足协通过其官网宣布,聘请72岁的荷兰老帅希丁克担任中国U21男足暨国奥男足主帅,率队冲击2020年东京奥运会。与国足主帅里皮任期内主要带队目标围绕亚洲杯不同,希丁克的带队任务显然更重。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中国足协在聘请希丁克之前做了充分的风险评估,因此在设计合同方面也相当谨慎,其合同时限与成绩直接挂钩。

  事实上,从9月2日抵达北京并与中国足协高层会面开始,希丁克就已履行国奥男足主帅的职责。在此之前,经过多轮沟通,希丁克与中国足协就接手球队达成共识,并完成签约所需的各种程序。之所以昨天足协才对此事官宣,主要是因为希丁克作为新帅对目前国内适龄球员以及前期集训队情况并不是很了解,他需要借助沈祥福为组长的中方教练团队来进一步认识这支球队,并结合国奥队在此次曲靖邀请赛暴露出的问题,设计下一步备战计划。

  中国足协在聘用希丁克的问题上始终志在必得,但谈判过程却经历了一番波折。其间希丁克也有思想波动,他曾对执教压力和前景产生过担忧。而这一点通过近期外媒曝出的有关他的表态就不难判断,希丁克表示,目前他看到的这支国奥队中可用之才仅有五六人。而目前距离明年奥预赛开打也只有几个月时间,对希丁克而言,在设计适合球队的技战术打法之前,还要花费相当的精力去挖掘更多的可塑之才。

  不过中国足协的诚意令人难以抗拒。此前外界对于足协聘用希丁克开出的年薪做了各种猜测,但据北青报记者了解,希丁克团队的薪资标准符合国际行情,绝非天价。中国足协结合以往聘请卡马乔、里克林克等外教过程中产生的巨大利益损失和教训,在与希丁克沟通待遇细节上格外谨慎。据悉,希丁克团队的年薪总额不超过350万欧元,而中国足协对希丁克团队的执教也明确提出了要求,合同设计的责、权、利与球队冲击奥运会过程中不同阶段不同任务紧密挂钩。如果球队挺进2020年奥运会决赛阶段,那么希丁克的任期将达2年。可以说,合同内容的规定与希丁克团队的名气、能力及其承接的任务重要程度相匹配,最大限度保护合作双方共同利益。对于一位远离一线执教岗位临近退休的老帅而言,能够接手中国国奥队也会为其赢得巨大的经济收益,所以他也不会轻易拒绝这样的邀约。只不过对于这份工作难度之大,希丁克通过曲靖之行已经有所体会。

  随着希丁克亮相国奥训练、比赛现场,以及国足在亚洲杯热身赛中艰难前行,外界将荷兰老帅的到来与另一位名帅里皮联系到一起,甚至有人猜测,一旦里皮离开国足帅位,希丁克就将接过教鞭。但实际上,聘用希丁克与国足选帅并不存在实际联系一方面,两支球队面临的任务及任务周期都不同,国足亚洲杯结束后2个月,国奥队就将开启奥预赛征程,而奥预赛首阶段赛事与国际比赛日同步,希丁克不可能身兼二职。而一旦国奥队挺进奥预赛决赛阶段,那么希丁克的首要任务就是带队冲击奥运会决赛圈。而彼时国家队也将启动新周期世预赛征程,中国足协也不会让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帅一肩挑两担。而且到目前为止,中国足协仍信任并支持里皮团队的工作,至于里皮是否会续约,决定性因素也不是希丁克。

  文/本报记者 肖赧

  新国奥10月将开赴荷兰拉练

  如果说1997年龄段适龄球员普遍能力低下令U21国足新帅希丁克担忧的话,那么奥预赛赛程的紧张以及球队在亚洲足坛身处的地位或许将加剧荷兰老帅的忧虑。近日,亚足联已经确认了第四届U23亚洲杯预选赛(2020年奥预赛首阶段)及决赛阶段(奥预算决赛阶段)的比赛日程及竞赛办法。中国U21队很可能作为第三档球队参赛,希丁克和他率领的球队对于奥运会冲击前景丝毫没有乐观的理由。对球队而言,从10月开始的下一期荷兰拉练开始,每一次训练课、每一场热身赛都格外宝贵,中国足协为配合球队备战,不排除为球队安排长时间集训的可能性。

  按照计划,中国U21男足暨新一届国奥队在结束曲靖邀请赛征程后,将于10月上旬启动新一轮集训,而地点将安排在新任主帅希丁克的祖国荷兰。虽然10月的国际足联比赛日也在这期间,但考虑到U21国足承载着冲击奥运会的重任,教练组经与中国足协沟通,计划将集训周期延长到两周左右。希丁克在接受外媒采访时也提到,中国U21队需要通过更多高水平比赛来提高水平。因此在荷兰期间,球队参加的热身场次有可能达到四五场。

  时间紧、任务重,这是希丁克和U21国足共同面临的难题。根据亚足联拟定的第四届U23亚洲杯竞赛时间表,该赛事预选赛也就是2020年奥预赛亚洲区首阶段赛事将于明年3月18日至26日进行。目前已经确定共有43个亚足联会员协会派队参加。

  中国U21男足欲冲击2020年奥运会,除争取“自身硬”之外,还需要谨慎应对错综复杂的外部竞争环境。由于奥预赛实际也是下届U23亚洲杯赛比赛,因此亚足联在确认竞赛种子方面也将严格依据往届赛事的战绩。以1995年龄段球员为主的本届U23国足在今年初的U23亚洲杯赛中未能小组出线,仅排名第十位,意味着,中国队在东亚区只能获得第二档位,因此不排除在明年3月首阶段赛事就遭遇日本队、朝鲜队、马来西亚队、越南队等种子队的可能性。日本队虽然是下届奥运会东道主球队,但也希望通过下届U23亚洲杯磨合奥运阵容。因此,中国U23从奥预赛首阶段就将面临严峻考验。

  据了解,希丁克在返回荷兰之后,还将进一步物色合适的助手增容U21国足教练组。具体人选将包括一名体能教练及一名守门员教练。在球员技术能力成型的情况下,他也必须通过完善体能训练这块内容来提升球员的战斗力。中国足协为配合希丁克教练团队,也将进一步与俱乐部沟通征调球员事宜。

  文/本报记者 肖赧

  前景分析

  希丁克面临三大挑战

  随着足协10日官宣希丁克挂帅U21国家男子足球队、全力冲击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参赛权,中国男足历史上也第一次出现由两位世界级名帅同期执教两支国字号球队的局面,这既体现了足协重视各级国家队建设的努力和决心,但理性来看也将面临三大挑战。

  里皮和希丁克能否形成“大国家队”的良性互动?

  希丁克和里皮都是经验丰富的世界名帅,他们的执教成绩也都十分出色,但两人在足球理念、组队风格和管理模式上,都有着鲜明的个性标签。

  在执教理念上,希丁克更加强调高强度的跑动和逼抢,对体能和身体素质要求极高,比如他执教过的2002年世界杯上创造历史最佳战绩的韩国队,以及2008年欧锦赛上击溃“橙衣军团”的俄罗斯队,都有这种“跑不死”的特点。而且,希丁克还在执教1998年世界杯上的荷兰队时,带领那批高水平的球员,踢出过激情四溢的攻势足球,可见他执教风格多样,有着较强的适应和改造能力。

  里皮在担任国家队主帅近两年来,曾提出过“大国家队”理念,也尝试过尽可能地将有潜力的年轻球员带到国家队中,这意味着两位2006年世界杯上做过对手的主帅,未来将在年轻球员的培养和征调上,存在交集。另外,从各级国字号球队技战术风格统一的需要来看,两位都是年过七旬的老帅,也需要为中国男足在理念上延续性的发展,做好重要的研讨和沟通。

  但一个不确定因素是,率领中国男足在12强赛上展现出全部水平的里皮,在明年1月的亚洲杯结束后合约也将到期,能否与中国足协续约,是一个未知数。这将关系到国家队备战下一个世界杯周期的计划。

  希丁克能多大程度“拔高”基本定型的国奥球员?

  主要由1997年龄段球员组成的国奥队,目前还没有展现出让人放心的技战术能力。2016年,当时还是李明带队的97国青,在亚青赛中三战未尝胜绩小组垫底,成绩尚不如小组赛曾击败日本杀入16强的95国青。2017年至今,无论是重新选拔和组建这支球队的孙继海,还是曲靖四国赛之前接手的沈祥福,在他们的努力下,这支球队虽已逐渐成形,但大赛竞争力还很有限。

  而且,这个年龄段的球员往往踢球的习惯和技术能力已经成型,希丁克生涯虽然履历辉煌,但执教的都是成熟的职业俱乐部和国家队。面对可能在许多方面都需要提高的21岁以下年龄段球员,这位72岁的老帅,能否在生涯末期,再耐心地从青训细节入手,去尽可能提升这些球员的比赛能力,将对他是一大考验。

  中国足球能否保持青训定力和学到真经?

  不管是国家队还是联赛,近年来中国足球已经成为世界名帅的“集散地”,有里皮这样的成功者,也不乏卡佩罗等黯然下课的例子。

  对中国足球来说,在奖杯和荣誉之外,其成功经验或者失利教训,执教理念和管理模式的可取之处,是应该留给中国足球的东西。

  诚然,名帅登陆时,从助理到体能教练、甚至后勤人员都是清一色的“原装进口”,但中国足球应当有主动学习的精神和意识。里皮在第一次签约恒大时,俱乐部力主派到教练组的李铁,目前已经可以在职业联赛独当一面,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今沈祥福以及其他本土教练,能否从与希丁克的共事中,将高水平执教理念真正学到手,也是要重视的一方面。

  文/新华社记者  岳东兴  公兵  王浩明

新浪体育公众号
新浪体育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体育资讯、趣闻和视频,更多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sports)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