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那些阴阳合同:刘健的官司 泰达罢训六君子

曾经那些阴阳合同:刘健的官司 泰达罢训六君子
2019年01月02日 12:21 国内足球综合
足协严打阴阳合同 足协严打阴阳合同

  文章来源:肆客足球

  中国足协注册工作会议落幕,已有数日。新政落地,四大帽从天而降,一时之间,沸沸扬扬。

  “注资帽”、“薪酬帽”、“奖金帽”、“转会帽”,颇具争议的新政之下,中国的金元足球终于遇到了真正的挑战。

事实上,这并不是足协第一次限薪了。事实上,这并不是足协第一次限薪了。

  上世纪90年代和2006年之后,中国足球经历过两次限薪,都以失败告终。

  破解这项政策的手法,正是本次足协大会的另一个讨论重点:阴阳合同

  据统计,从1997年到2006年,甲A和中超因“阴阳合同”而发生的纠纷或官司就多达35起。

第一次处罚俱乐部

  近年来中国足坛最有名的阴阳合同事件,当属刘健从青岛中能到广州恒大的转会。

青岛中能时期的刘健青岛中能时期的刘健

  2014年1月3日,广州恒大宣布刘健自由身加盟。然而当晚9点,刘健老东家青岛中能立刻发声,称已经和刘健续约到2017年1月了,自由转会不成立

  两家俱乐部各执一词,争执不下之时,刘健在社交平台上公开了自己与中能签订的两份合同,一份是在中国足协注册的,一份是跟中能私下签订的。

  这两份合同中,在足协备案的那一份里,刘健一年的基础工资为 80 万元,另外有 20 万元的效益工资。而在实际执行的合同中,刘健一年的工资总额为 260 万元。

  一起转会纠纷,引出了中国足坛背后的乱象。

  参看这两份合同,在中国足协注册的那份截止日期是2013年12月31日,跟中能签的另外一份合同截止日期是2014年1月1日。不论依照哪一份合同,刘健确实恢复了自由身

  至于青岛中能提供的续约到2017年的合同,刘健认定是老东家伪造的。

当时无法注册出场的刘健坐在场边当时无法注册出场的刘健坐在场边

  事情自然而然闹到了足协那儿。根据足协的规定,发生俱乐部与球员之间的纠纷时,在足协的备案合同是作为判定的根据。

  青岛中能与刘健之间的三份合同只有一份在足协有备案,是合同期至2013年12月31日的那份“阳合同”。也就是说,其余两份合同都无法作为裁决的依凭

  不料青岛中能随后表示,他们的新合同错过了足协规定的注册备案时间,因此还未提交到足协。

  按足协规定,球员注册有两个时间段:一是每年2月28日前;二是二次转会的四周内,必须在联赛第二阶段开始前完成。中能和刘健的新合同恰好错过了备案时间,因此足协那儿的只是份旧合同。

  刘健随后便提出了笔迹鉴定,青岛中能丝毫不怵,愿意奉陪。

  一场争议转会,逐渐演变成了一出肥皂剧。三个月后,新华社报道了足协的仲裁结果。青岛中能和刘健的合同不成立,刘健将自由转会广州恒大。

刘健最终加盟恒大刘健最终加盟恒大

  至于提供阴阳合同的中能俱乐部在这次仲裁中成为了彻底的输家,他们在刘健的转会上一分钱没得到,足协则对他们作出了扣除7分中甲积分,外加40万罚款的处罚。

  这场旷日持久的阴阳合同事件,暴露出的不仅是中国足坛错综复杂的合同问题,更反应了当今中国联赛依然不职业。

泰达罢训

  2009年,天津足球不太平。

  这一年,天津泰达队内人才济济,他们希望在中超和亚冠双线作战中同时取得突破。但球队的走势却不尽如人意,亚冠仅过4轮便提前出局,中超排名也仅位列积分榜中游。

  6月23日,天津爆发罢训,“合同门”被视为本次事件导火索。

  彼时天津泰达总经理李广益饱受质疑,他不规范的发薪流程让球员们苦不堪言。

时任泰达总经理李广益时任泰达总经理李广益

  据《每日新报》等媒体报道,天津泰达在为球员们申请了参赛证之后,要与球员签订一份真实的薪金补充协议,即所谓的“阴合同”。

  而明面上提供的,则是一份让人震惊的“霸王合同”。第一,所有队员的合同年限必须签到30岁;第二,合同的最低月薪是820元,如果在合同年限里踢不上球,每个月只能获得820元的最低工资;第三,一个赛季要拿到全额工资必须达到90%的出勤率。

入驻泰达高层的于根伟入驻泰达高层的于根伟

  官僚出身的李广益提出的这份合同,让队内民怨沸腾。与此同时,球员出身的俱乐部副总于根伟和李广益的矛盾也越来越大。

  为了捍卫自己的利益,以曹阳为首的泰达国内球员决定做些什么,他们希望通过罢训解决合同问题。

当时天津泰达的队长曹阳当时天津泰达的队长曹阳

  在俱乐部最高层的干预下,泰达罢训事件很快平息,却为之后的暴风雨埋下伏笔。

  8月18日,泰达高层的怀柔政策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球员合同问题上的矛盾,罢训险些二度发生。然而泰达高层再度将球员的情绪安抚了下去,合同问题再度搁置。

  2010年1月,泰达依旧动荡不已。高层经历了换血,而之前参与罢训的球员张烁、白毅被挂牌。

  队长曹阳怀疑这是李广益对于上次罢训的报复,再加上合同问题迟迟得不到妥善解决,以曹阳为首的“泰达六君子”再度罢训,球员和俱乐部之间的矛盾终于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从左至右:曹阳、杨君、谭望嵩、韩燕鸣从左至右:曹阳、杨君、谭望嵩、韩燕鸣

  数日之后,事件又发生了反转,经过李广益的一番公关,曹阳认错留队,“六君子”其他成员离开泰达。经历了这样的重大事件,天津泰达元气大伤。

罢训归来的曹阳罢训归来的曹阳

  泰达罢训事件,原因颇多,情况复杂,非三言两语可以说清。而“阴阳合同”的存在,无疑对事态的恶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上海申花事件

  2010年2月24日,正在参加国家队集训的杜威和郜林出现在了中国足协。两名国脚是来提起仲裁申请的,希望能从上海申花讨回拖欠自己的薪资。

  前往绿城的杜威和加盟恒大的郜林,虽然离开了上海,却迟迟没有拿到申花承诺的薪水。

申花时期的郜林申花时期的郜林

  而这部分工资奖金便是出自和申花委托的一家叫做U.CITY LIMITED的香港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据知情人透露,该合同中除了月薪,其余薪水是以培训费的形式支付。

  显然,这就是典型的阴阳合同。

  2年过去,拖欠的薪水依旧没有取回。孙吉也加入了讨薪大军的队伍中,由于他处于养伤期间,有充裕的时间与申花斡旋,一时间成为了讨薪队伍的领袖。

昔日申花的吉祥兄弟昔日申花的吉祥兄弟

  当年孙吉按照申花俱乐部的要求签署了两份“阴阳合同”。其中合同数额小的“阳合同”交给中国足协备案,而双方真正签署“阴合同”时,俱乐部以忘带公章为由带走了合同,孙吉也因此失去了讨薪最有力的“欠条”,和老东家对簿公堂也只能败下阵来。

  比起孙吉,杜威就多了个心眼。同样的情况下,杜威要求申花工作人员取来公章,现场盖章,并保留了合同。

  饶是如此,基于足协的政策,“阴阳合同”无法帮助他们获得法律支持。这段讨薪故事,只好就此作罢。

躲避调节费

  除了俱乐部和球员之间的“阴阳合同”,俱乐部之间也有 “阴阳合同”。

  这种合同多半是为了逃避税费、引援调节费等内容。根据《东方体育日报》的消息,池忠国从延边富德转会至北京中赫国安,疑似采用了阴阳合同。

  在转会延边富德前,池忠国曾效力于上海申鑫。池忠国加盟富德时,和申鑫的转会合同上有两个附加条款。

  其一,上海申鑫可以从延边富德以匹配转会的报价优先回购池忠国。

  其二,如果不能回购,将在池忠国二次转会时收取二次转会费30%的抽成。

申鑫时期的池忠国申鑫时期的池忠国

  池忠国加盟国安的转会费为 2000 万元(中国足协规定引进国内球员不得超过 2000 万元,超出标准则收取等比例的调节费),而上海申鑫认定实际的转会费超亿元。

  申鑫方面认为延边富德与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签订了 “阴阳合同”,损害了自己的利益,并就此事向中国足协申请仲裁。

延边时期的池忠国延边时期的池忠国

  而延边富德给出的“贱卖”理由是,池忠国合同快到期了,只能低价出售

  最终,申鑫没有赢得仲裁,这背后的“阴阳合同”,也没有定论。

结语

  阴阳合同,在中国足坛蛰伏已久,涉及多方利益,始终难以拔除。此番足协似乎下定决心,将阴阳合同现象连根拔起。

  体育评论员姬宇阳却并不看好新政的前景:“很显然,新合同肯定收入大幅下降,这是否最终会导致阴阳合同现象再度死灰复燃?”

  加上阴阳合同的监管难度极大,他担心此次足协的新政将再次成为一纸空文。

  当真会如此吗?

  这一次新政过后,足协很快成立了合同审查联合工作组,采取统一财务账户、公开财务数据等多种措施,并与税务等多部门跨行业联合稽查,杜绝一切第三方支付,严查代言和签字费。

  除了流程更加严格以外,足协更是开出了查实阴阳合同就禁赛,甚至取消违规俱乐部参赛资格的超严处罚。

虽然不知道最终效果如何,至少这一次打击阴阳合同,足协真的走心了。虽然不知道最终效果如何,至少这一次打击阴阳合同,足协真的走心了。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