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亚泰公函背后:无良经纪人挖角 足协高度重视

揭秘亚泰公函背后:无良经纪人挖角 足协高度重视
2018年01月29日 09:11 《足球》报
亚泰才是李帅的所有权俱乐部 亚泰才是李帅的所有权俱乐部

  特约记者刘准报道  暗流涌动的转会市场,总会因为提前曝光的信息泛起涟漪。上周,一则有关广州恒大、江苏苏宁、天津权健求购大连一方球员李帅的信息掀起了不小的浪花,而消息灵通人士透露的大连一方已收取权健和苏宁各支付2000万元人民币订金的消息,更是将U23球员李帅炒出了大牌球员的价格。不过,就在这桩看似平常的引援消息按部就班进行时,“半路杀出”的长春亚泰却让这条转会信息达到了沸点,后者通过向中国足协以及相关俱乐部发函的方式,善意提醒———长春亚泰才是拥有李帅的100%球员所有权的俱乐部,只不过出自亚泰青训的李帅因为“出口转内销”产生的纠纷,在过去两年中的拉锯战中还没有等到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的仲裁结果。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李帅,长春亚泰还在函件中一并提及了另外两名球员杨艾龙、孙兆靓的100%的球员所有权。

  伏笔

  不良经纪人五年前开始挖角

  长春亚泰足球大旗扛了22年,他们的青训也坚持了22年。在这个坚守的过程中,一批批怀揣足球梦想的孩子慕名而来,不仅仅因为这家俱乐部高度重视青训,更重要的是,亚泰青训始终坚持免费的政策。李帅、杨艾龙、孙兆靓就是在2007年前后加入亚泰青训的球员。当时,与他们一同入选长春亚泰梯队的还有何超、周大地、左伊藤、曹紫洐、关昊、刘宇、屈亚东、闫旭、王奕然、李嘉晨、肖煜峰等人。

  经过3年的调教,这批孩子在时任亚泰青训教练王有河的率领下,逐渐成为国内同年龄段最具竞争力的梯队,2009年和2010年,他们连续两年夺得曼联超级杯中国区(U15)冠军。在俱乐部管理层看来,这支在长春亚泰夺冠之年组建的梯队将在10年后成为球队的栋梁,因此,俱乐部极为重视这批孩子的成长,并为他们创造比赛机会和良好的训练环境。

  2010年,长春亚泰足球俱乐部与吉林省体育局签约,由这支梯队代表吉林省征战2013年辽宁全运会男子足球U18组赛事。2011年5月,这支梯队代表长春市参加了南昌城运会男子足球U16组的比赛。同年12月,中国足协启动选派优秀青少年球员赴足球发达国家培训的“希望之星”计划,长春亚泰的肖煜峰、孙兆靓、周大地、杨艾龙、刘宇、关昊6人进入其中的“阿迪达斯少年英雄计划(1995-1996)”葡萄牙留学项目。次年10月,中国足协增补5名球员———长春亚泰的何超、李嘉晨、李帅以及青岛的王申、武汉的贾新全,入选“阿迪达斯少年英雄计划(1995-1996)”。

  在同为“希望之星”计划中,另一个葡萄牙留学项目“500.com星计划”中,天津泰达选派的李源一等球员榜上有名。

  在国家级的足球海外青训计划中,选派9名优秀球员的长春亚泰成为了输送大户。但这批孩子开始为期两年的葡萄牙留学之旅时只有十五六岁,还不到签订职业球员合同的年龄,亚泰方面对他们出国留学还是心存顾虑的。毕竟,自己培养出来的青年才俊两年后才到签订职业合同的年龄,若那时他们不归国,或者不与母俱乐部首签工作合同,一定会产生法律纠纷。

  由于中国足协2011年8月下发给各有关会员协会、俱乐部、体育运动学校和足球学校的“关于选送中国青少年球员赴葡萄牙培训的通知”中第七条,明确阐述了留洋球员的归属权问题,即“外送期间隶属关系不变、学成归来隶属关系不变,球员归原单位所属”。有着这种政策保障,亚泰方面同意了肖煜峰、孙兆靓、周大地、杨艾龙、刘宇、关昊、何超、李嘉晨、李帅9名球员赴葡萄牙留学,并在此期间按中国足协要求,完成了上述球员在俱乐部的注册登记。

  2013年4月,辽宁全运会男子足球U18组预赛开打,长春亚泰以留葡球员为班底组建了吉林省代表队。预赛阶段,这支极具竞争力的亚泰梯队一路过关斩将,夺得浙江赛区第一晋级复赛。当时,到场观战的众多国内青少年教练、专家感叹,吉林队势头很猛,是辽宁全运会男足U18组的夺标热门,其队伍风格已初步有了欧洲足球的味道。

  6月份的复赛阶段,吉林队依然势头很猛,在6队单循环的赛制中,他们连胜北京、陕西、天津,提前锁定一个决赛阶段比赛的名额。在稳获出线权的情况下,以替补出战的他们连平浙江、四川,负于上海。不过,在同年7月底至8月初进行决赛阶段,这支夺冠热门却遭遇“滑铁卢”,表现判若两队,最终只收获第七名。

  之所以费点笔墨写5年前的辽宁全运会,是因为亚泰辛苦培养的球员遇到不良经纪人恶意抢夺“成果”,这些经纪人以许诺未来换取球员与他们签约,直接受到影响的便是那9名留学葡萄牙的小球员。当时,有经纪人挖亚泰墙角,搅乱吉林队军心的事件,经媒体曝光后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但却没有引起中国足协足够的重视,为日后多家俱乐部留葡球员的归属权纠纷埋下了伏笔。

  善意

  亚泰提醒相关俱乐部避免损失

  在经纪人向亚泰留葡球员渗透时,亚泰管理层也敏感地察觉到了。在打完辽宁全运会后,俱乐部与包括9名留葡球员在内的U18梯队所有球员签订了工作协议,期限自2014年1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结束,同时在中国足协进行了备案。

  之于亚泰管理层,本以为有了这份工作协议,以及中国足协之前的留葡球员“外送期间隶属关系不变、学成归来隶属关系不变,球员归原单位所属”的政策承诺,可以锁住自己的青训成果,但他们没有料到,李帅、杨艾龙、孙兆靓、李嘉晨、肖煜峰等部分亚泰留葡球员在其经纪人的鼓动下,利用政策漏洞,等待时机通过“出口转内销”的方式,洗脱与原俱乐部的关系。

  2016年,李帅、杨艾龙返回国内,前者“转会”至当时尚在中甲的大连一方,后者则以租借的方式“加盟”江苏苏宁,后“转会”延边富德。2017年,孙兆靓返回国内“转会”辽宁宏运。李嘉晨、肖煜峰依然留在了葡萄牙。相比之下,何超、周大地、关昊、刘宇则心怀感恩,按照之前签订的工作协议返回长春亚泰,并得到了很好的发展机会。其中,何超成为国家队和U23国家队双料国脚,周大地成为U23国家队常客。关昊、刘宇则与原来的队友曹紫珩、左伊藤、闫旭等以U23球员的身份升入一线队。

  自己培养的青训成果在意料之中变成了别人的菜,亚泰管理层颇为恼火,一方面是因为不良纪经人恶意抢夺,损害俱乐部利益,另一方面是中国足协的“外送期间隶属关系不变、学成归来隶属关系不变,球员归原单位所属”书面承诺得不到保障。不过,在李帅、杨艾龙、孙兆靓返回国内的第一时间,长春亚泰就启动了“追逃”工作。同时,依据《中国足球协会球员身份与转会管理规定》向中国足球协会注册管理部递交了限制球员李帅、杨艾龙、孙兆靓转会的报告。

  长春亚泰之所以于近日向中国足协及相关俱乐部发送公函,澄清拥有李帅、杨艾龙、孙兆靓100%球员所有权的事实,并善意提醒相关俱乐部,避免因上述球员“转会”事宜在俱乐部间产生法律纠纷,导致相关俱乐部遭受不必要的损失———对违约金及培养费,与球员共同承担赔偿责任。

  值得一提的是,就李帅的所谓“转会”问题,长春亚泰2016年便与时任大连一方总经理石雪清进行沟通,积极协商此事。按理说,作为当年负责大连万达西班牙留学计划的总负责人,石雪清应该知道这种“出口转内销”的“转会”带来的后果,但仍去为之就让人不得其解了。不过,在追回李帅球员所有权的过程中,长春亚泰起初考虑到与大连一方的关系,并没有将其列为“被告”。在石雪清不再担任大连一方总经理且大连一方被传托管,以及李帅的归属权存在纠纷的情况下,有关广州恒大、天津权健、江苏苏宁“求购”李帅事宜,亚泰无法坐视不理。

  转机

  足协正视涉外转会“涮水”球员

  与李帅的“官司”打了两年,依然没有一个结果。长春亚泰究竟能不能要回自己的青训成果?现在看来,长春亚泰手握李帅签订的工作协议是一个分量十足的证据。但看到韦世豪、唐诗等一些球员在“出口转内销”的手段下,分别脱离山东鲁能,变成了北京国安、广州恒大的人,尤为让人尴尬的是,天津泰达要启用自己的青训成果,还得先向广州恒大支付租借费,再付出“2000万元人民币+球员”的方式赎买。从这一点看,当年中国足协的行业承诺到底算不算数,无疑是解决留葡球员所有权纠纷的根源。

  2011年,韦迪时代的中国足协启动了葡萄牙留洋计划,但领导层的变化未能有效执行当初制定的“球员归属权”条款,在引发多桩官司的同时,也揭开了青少年球员转会中的“黑洞”。中国足坛扫赌反黑风暴过后,中国足球大环境向好,青训在足球规律面前变成了一块秀色可餐的大蛋糕。不过,在国内青训人才匮乏的当下,部分球员家长和不良经纪人在年轻球员留洋葡萄牙期间,不顾原俱乐部的培训协议,不顾职业道德,不顾中国足协规定,利用自己在葡萄牙业余俱乐部或乙级俱乐部踢球的条件,通过“出口转内销”的方式回到国内其他俱乐部,不劳而获,损害俱乐部利益。

  信任是相互的。当年,俱乐部信任的不是韦迪,而是中国足协作出的“三不变”承诺,如果当初中国足协不作出这种承诺,相信没有俱乐部会把自己的适龄球员,交给中国足协,交给中国足协指定的陈姓经纪人送到葡萄牙。如今,中国足协留葡计划变得不合逻辑,变得更加荒谬———在韦迪离任后,出口转内销的留洋小球员竟然可以在中国足协相继顺利完成转会注册,实在荒谬,这显然丝毫没有顾及原俱乐部的感受。

  由于中国足协失信在先,才有了俱乐部和球员对簿公堂。早在2015年,长春亚泰就将“失联”的5名留葡球员告到中国足协。虽然被告的球员不承认2013年全运会后与长春亚泰签订的工作协议,但亚泰方面撂下狠话:可以找鉴定机构进行司法鉴定。正是在这种咬牙印的情况下,关昊便是承认了自己的合同,回归亚泰的,而俱乐部领导也没有处罚关昊,只是让他写了一份检讨。

  如何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现在变成了一个课题。从俱乐部角度讲,要回自己青训培养出来的人,是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岂容不良经纪人不劳而获。从中国足协新领导班子看,过去因为缺少担责的人,让中国足协失信于人,现在到了弥补漏洞的时候了。

  去年12月初,在济南中超会议上,长春亚泰举出淄博球员柏杨的例子: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球员,到了要签订职业合同的年龄,培训协议根本就没有什么约束力。一个月后的北京,中国足协在北京举行“加强青少年球员转会、培训补偿及代理人管理工作政策研讨会”,对各俱乐部反馈的相关条款修订建议进行了研讨,其中,“未成年球员办国内转会和国内首次注册”、“青少球员首次签订工作合同”、“对培训协议有效期内欲通过涉外转会‘涮水’球员的管理”等问题引起了中国足协新领导班子的高度重视。

  更多赛事资讯请浏览足球大赢家:www.dyjw.com

  (微信公众号:zqdyj888)

新浪体育公众号
新浪体育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体育资讯、趣闻和视频,更多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sports)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