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耀东:若受邀带上港非常愿意 和洋帅差距在理论

2017年12月08日09:11 新浪综合
成耀东

  (稿件来源:足球报)

  记者陈伟、麦芽报道 成耀东,上海足坛的知名人物。球员时代,他效力于申花,退役之后,他在曾执教中远长达7年之久,创造了中国足坛执教一家俱乐部时间最长的纪录,如果不是2003年的假球事件,他或许已率领中远夺得了甲A冠军,成为最年轻的中国顶级联赛冠军教练。

  尽管现在不再执教职业队,但成耀东没闲着,他的荣誉一箩筐——连续两届全运会,他都率队拿到男足U20金牌,这是中国足坛创纪录的成绩。有顶级联赛的丰富执教经历,又有出色的青年队带队成绩,且两届全运会冠军队的球员,现在基本都在上港效力。如果上港想找本土教练,成耀东无疑是最佳人选,不过,他自己说,并没有接到执教的邀请。

  作为土帅的佼佼者,成耀东认为与国外非顶级的教练相比,其实水平真的相差不大,“在跟世界一流的主教练共事中,我发现,咱们的本土教练员在实践层面是完全不落后于国外的,老实说,中国足球在60、70、80年代,甚至是90年代,都可以说是与世界水平同步的。”

  至于自己为何能够潜下心来做青训,成耀东直言就是对足球的热爱,“如果你热爱,耐得住寂寞就不是问题,我很乐意去做。职业队平台高、影响力大,在这一点上,青年队的平台差距就有点大了,但是如果你取得了一点成绩,把这期队员带好,也是很有影响力的,因为这个年龄段在他们人生中很重要,如果有好成绩,对他们的职业生涯发展会有很大的帮助。”

  1、参加名宿团,选拔12岁精英

  《足球》:这个赛季已正式结束了,球队都放假了,你这段时间在忙什么呢?

  成耀东:我目前在忙青少年足球这一块儿,中国足协最近组织了一个“名宿团”项目,这是足协在青少年足球发展方面的战略性部署,我们的目标是致力建立一支较低年龄段的“精英队”,而“名宿团”在其中肩负了解并培养这些精英队员们的任务。前阵子,我作为“名宿团”的成员,在武汉待了10天,对从全国范围内选拔出来的05年出生,现年12岁的精英组别小球员们进行选拔。

  《足球》:你认为名宿团的这个活动,对上海乃至全国范围的足球发展而言,有什么深远的意义呢?

  成耀东:名宿团的意义相当巨大,它的意义在于更深入、广泛地推广足球文化、足球传统。名宿团的成员主要是中国足球圈子内颇有成就的前辈们,他们分别在60、70、80年代的中国足球史上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如今,这些名宿们下基层推广、普及足球文化,向年轻的后辈们分享他们的亲身经历,其中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足球》:你现在在上海市足协也有职务,是分管运动员的执委,具体的是管什么呢?

  成耀东:怎么说呢,因为我之前不曾从事过这方面的工作,但毕竟是运动员出身,然后也对此也进行过了解。这个执委的职位在国际足联是存在的,在中国足协也是存在的,但亚足联没有。上海市足协运动员委员会成立的目的,是保护并帮助运动员们,只要是从事足球且在上海市足协注册的所有运动员,包括青少年运动员、业余运动员,都是委员会保护的对象。比方讲,运动员在保险、就学、训练、比赛等各方面遇到问题,都可以来运动员委员会寻求帮助。不过,委员会跟大家理解中的工会是有区别的,委员会所提供的帮助,均是从政策、规则层面出发,例如:运动员委员会会出台相关规定,要求业余比赛的主办方给参赛运动员购买相关保险,又或者要求比赛的场地管理方具备急救的软硬件设施,诸如此类。

  《足球》:你接下来有什么工作安排?

  成耀东:这周我就要去汉堡学习了,主要是学习先进俱乐部的青训,还有就是俱乐部的管理。

  2、执教时间最长,绝非当时要求低

  《足球》:众所周知,成指导你是中国职业足球领域内,执教一支球队时间最长的主教练,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成耀东:这其中的原因,其实是多方面的。2002年底,我踢完球员生涯中最后的一个甲A赛季,然后宣布挂靴。退役后,我先去国际当了几个月的助理教练。到了2003年,联赛踢完前五轮,因为“非典”影响停赛了,国际的外教(勒罗伊)暂时回国,而且出于对疾病的恐惧,他不敢再回来了。于是,球队的老板决定让我来,先试着带领球队踢比赛。这个停赛的时期比较长,我印象中是停了两个多月。外教一直都没回来,俱乐部和他也就解约了。当时再从外面请教练员回来也不容易,我只好就硬着头皮继续执教了。万万没想到,我带队的成绩还可以,反正也是名列前茅,一直到年底,国际依然在争冠的行列中;到了2004年,俱乐部对我表示了高度的认可,续约工作也就水到渠成了。这一年,国际没有在外援引援上进行过大的投入,但球队在我的带领下,依然取得联赛第三名的好成绩;到了2005年,国际正在筹划把主场从上海搬到陕西去,引援的投入力度也放缓了许多,那一年的成绩还算可以,处在联赛的中游水平;2006年,球队落户陕西西安,球队也改名为中新,其实这一年我是有继续留在上海工作的机会的,但我对这支球队有感情,中远时期我就已经作为球员为球队效力了,因此我决定跟着来到西安继续任教。老实讲,2006赛季是艰苦的,球队搬迁到陌生的城市作为主场,无论是文化还是其他各方面,球队的教练员、运动员们都要重头开始适应新环境,确实很不容易。幸好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咱们球队赢得了西安球迷们的认可和支持。

  由于老板易主,我当时还兼任俱乐部的总经理,帮助球队顺利完成过渡;接下来,我作为主教练兼总经理,在陕西干了3年。要知道总经理跟主教练的角色和任务都很不一样,这3年的确很累人。后来我实在是感觉太疲累了,终于在2009年提出了请辞,决定先休息休息一下,也顺便多照料一下家庭。

  《足球》:执教时间这么长,是不是跟当时联赛环境对土帅要求不如现在高有关系呢?

  成耀东:不不不,那个时候中国足球对土帅的要求也是很高的。不过当时俱乐部投入的资金规模不如现在这么大。但如果你有回顾当年的国内足坛,你会发现,那个时候的俱乐部,对本土教练员的要求也是相当高的。咱们职业联赛的发展道路是曲曲折折的,在某些阶段土帅比较占优,但也有洋帅占优势的时期,两股力量的对抗总体来说是均衡的。而到了现在,洋帅很明显占了更大的优势。现在俱乐部投入资金更大,他们更希望聘请外籍教练来执教球队。但我认为,咱们还没找到一条符合中国特色足球发展的道路。当前中国的足球发展仍处于一个初级阶段,无论是洋帅也好,土帅也罢,这个人必须对足球,尤其是中国足球有深刻的认识。

  目前咱们在选帅方面有点人云亦云,看见别的球队用洋帅,自己球队也跟着请洋帅,看见大家改用土帅,自己也跟着请土帅。中国职业足球从甲A到中超,这一路走来,是相当曲折的。回想1999年,我在申花踢球的时候,球队请拉扎罗尼出任主帅。拉扎罗尼可是在1998年带领巴西队远征法国世界杯的主教练,级别真不低!那时也有不少洋帅在中国任教,他们有的执教过韩国国家队,有的执教过前南斯拉夫国家队。毫无疑问,以上的这些洋帅,是可以给本土教练们乃至给中国足球,带来许许多多先进的足球理念。另外,职业足球作为一项竞技体育运动,跟其他行业很不一样。因此,无论聘用土帅还是洋帅,都要有针对性,要有所讲究,不能“请了就请了,走了就走了”。

  3、对比洋帅,最大的差距在理论

  《足球》:作为土帅的一员,你认为自己与洋帅相比,有哪些优势和不足呢?

  成耀东:最近这些年,我更多地从事全运队、青少年队方面的工作,也接触了很多的俱乐部,学习了很多国外的先进足球理念。在我看来,教练员层面并非中外足球差距的重要因素,真正与国外足球产生差距的,是训练方面的问题。不过差距最大的方面,是理论!而这个就不是教练员一个人所能解决的。

  理论是一个系统,国外的这个系统比咱们更加完善,在理论结合实际方面也比我们做得更好。比方说,在教练员向学员讲授一堂课的时候,在讲解一些技术、战术、体能等训练内容时,国外是用理论的方式去验证,以此证明这个方式、方法是好的,是可取的,而且理论还可以细化,比如把一个动作切分,向学员讲解道理,为何要这样做;反照国内,由于缺乏理论方面的支撑,就不如前者那么细化,在授予学员知识时变得相对困难。学员们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这也是我理解的,中国足球远比国外足球落后的一大原因。在国外学习时,我曾去过德国足协、荷兰足协,以及很多个国家的俱乐部,他们都给我们讲过课。而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咱们的教练员在专业技术理论层面,与国外的同行们有相当程度的差距。至于在实践层面,咱们的教练员真的不比国外差。

  在跟世界一流的主教练共事中,咱们的本土教练员在实践层面是完全不落后于国外的。老实说,中国足球在60、70、80年代,甚至是90年代,都可以说是与世界水平同步的。其实我们真正显现出落后的,是从近十年开始的。也恰恰是最近这十几年,欧洲足球在理论方面的发展突飞猛进。此前他们跟我们一样,在专业技术理论方面都是薄弱的。

  前阵子我在上海上了一个学习班,是一名荷兰专家主讲的。他比我小几岁,但在18岁时没有选择职业球员的道路,而是在荷兰地区性的业余足球俱乐部踢球,后来他上了大学,专攻体能这一块。据他说,在97、98年的时期,欧洲足球对体能方面并没有多少重视,同期看国内,咱们也有职业联赛了,当时无论中外,对职业体能的认识都是零。他钻研的时候,欧洲没有一个大学有这方面的专业,因此这位专家是自学成才的。他研究了很多体能方面的数据,看录像研究,具体关注球员们的跑动距离,消耗的能量。他就花一两天时间看比赛录像,盯着一个特定的球员,留意他的跑动、冲刺,算出每一段的距离,这的确很费功夫,然后测算出球员一场比赛下来所耗费的能量。现在看来这个测算方法也是蛮落后的。荷兰是欧洲乃至全世界第一个研究运动员体能的国家。这位专家为了发表这方面的文章,他放眼整个欧洲,终于找到了利物浦,因为那里有一个研究相近领域的教授,他找这位教授合作,最后以教授的名义发表论文。论文发表以后,获得了荷兰足协的认可,他也被聘请了,当时他才23岁。接着,他就开始给里杰卡尔德这种顶级教练上课。当时里杰卡尔德刚挂靴,执教荷兰国家队。

  回看过来,这段时间咱们在做什么呢?但人家已经在这方面大大地超越了咱们了!再经过十几年的日积月累,咱们与他们的差距可想而知!

  2003年,我刚接手当国际主教练时,我就更关注体能方面的问题,当时足协经常发放一些这方面的学习资料,主要是来自日本。每年年底,日本足协会发放一份资料,总结本年度日本足球发展的情况。而在2003年发放的这一份里面,其中有一篇文章谈到2002年日韩世界杯日本队为什么会进入十六强?日本足球职业联赛从1993年开始,咱们是1994年,大家差不多。但为什么经过近十年的打磨,日本国家队能进入到十六强,而且在亚洲杯赢了两回冠军。我就认为这篇文章非常重要!我们要学会总结:以前我们的足球为什么上不去?以后咱们的足球要怎么上去?总结真的很重要!竞技运动需要理论结合实践,欧洲也好日本也好韩国也好,他们在这方面做得很不错。他们在实践中的经验,最后用理论予以支撑,由此推而广之,让运动员们吸收、接受,这也是咱们的短板。

  《足球》:吴金贵带队夺冠,朱炯回归,鲁能现在也是请了李霄鹏,很多中国本土教练回到一线岗位,对于这一现象,成指导怎么看?

  成耀东:这个过程也不是现在才有的。中国足球职业化这么多年,中国教练起起伏伏,这也是正常现象。过去几年,都是外教在中超一线执教,随着各个俱乐部对足球的了解和对外教的深刻认识,每个球队对本土教练也有了重新认识,今年或者近两年,会有中国教练走上前台。

  《足球》: 放眼中超,现在有比较出色的土帅,比如说吴金贵,对比他跟波耶特这类的洋帅,你怎么看?

  成耀东:在我看来,国内的教练,与国外非顶级的教练,其实水平真的相差不大。至于世界级顶尖教练,就那么一群人,数量也不多。这些顶级教练都已经用冠军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而且不是一次,而是反复证明,他们的确是有独到之处的,这些人可是凤毛麟角啊!

  4、如果上港邀请执教,自己将非常愿意

  《足球》:有消息说,你可能会执教上港,这是真事吗?

  成耀东:没有没有,我暂时没有接到这个通知,我确实也不知道。

  《足球》:如果是真事,你愿意接手球队吗?

  成耀东:那当然了。对于一个教练,肯定是往更高平台去发展,执教一线队是每个教练员的更高目标。上港是一支非常好的球队,球队无论是环境还是氛围,都很好,实力也很强大,这个赛季没有拿到冠军,很遗憾,但下赛季肯定还会冲击冠军。

  《足球》:球员时代,你主要效力申花,作为教练,执教过中远、申鑫,现在在上港,是什么原因让你一直选择上海这座城市呢?

  成耀东: 我觉得这很简单,作为球员,在上海待了很长的时间。作为足球人,我在上海可以说是比较受认可的。另外,我转型当教练后,我觉得我执教球队的成绩也挺好,这是有目共睹的。能在一家球队里连续工作7年,也能从侧目反映出我的工作能力。留洋学习归来,我选择了青少年足球这一块,也取得了一定成绩,带了两届全运冠军。事情就是如此简单,体育就是冠军论英雄,用成绩说话,而且还不是一两次的冠军,更是从综合方面来评定的。

  《足球》:带青年队跟一线队,有什么区别呢?

  成耀东: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优秀队员。近年来优秀的年轻队员越来越少。总的来说,就是好的球员越来越少。比如,像王赟、于海这种级别的队员,现在已难寻踪迹。王赟19岁就踢中超,于海17岁踢中超,现在咱们最大的问题就是优秀的后进越来越少,情况还比较严峻。衡量一项运动在一个区域内的竞技水平,就要看尖子们的水平。那现在咱们有能自信立足于欧洲主流联赛的球员呢?答案你也知道。倒退到十年前,我们有五到十名优秀运动员在欧洲,像谢晖、孙祥……他们能打上比赛,有些是主力,有些是主力替补。但在我看来,这也不完全是球员本人的问题,现在的年轻球员都挺努力的,更多的是行业管理者、教练员、青少年教练的原因,我们应该把工作做得更细。这个工作主要是两方面,一个是竞赛的体系,一个是培训的体系。如何让更多有天赋的球员进入到这个行业,进入足球领域后,怎样把他们培养得更优秀,这都是咱们要做好的工作!

  5、我们的希望在十年后

  《足球》:现在足球环境变好了,为什么球员们的实力不如前辈们呢?

  成耀东:并没有这回事,现在的球员们是从10年前入行的,当时咱们的水平是最差的,04、05、06年是中国足球的低谷期。当时足坛充斥着各种负能量,什么乱七八糟的假赌黑,家长们都不愿让小孩儿学踢球。而当时正在学球的球员们,面对如此乱的大环境,也无法静下心来专注足球。这样子,即便是优秀的苗子,在缺乏好的导师以及良好的足球教育,也是无法成为一名出色的运动员的。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帮他们提高水平,但难度很大。现在,咱们的国青、国奥、成年国家队都很困难,原因就是基础没打好。而我现在从事的青少年足球,就是后十年的工作。如果要评价我目前的工作,需要在2027年以后,考察咱们的各级国字号的表现。在我看来,现在的U12小球员们,已经走上正轨。我相信,他们肯定比现在这帮前辈们要更强。我们的希望是在十年后。

  《足球》:你现在专注青少年足球这块,曝光率肯定不如执教俱乐部一线队的时候,你怎么看?

  成耀东:我个人其实不大喜欢曝光的,哈哈哈。每个人的思维、风格都不一样,我还是喜欢实在地做点事情,不一定非要曝光啊什么的。把球队带好,多培养些好苗子,我的追求就这么简单。如果能在一个周期里面,把球队带出一些成绩,培养出几个优秀的青训球员,我就很满意了。至于其他的,都不是我考虑的。

  《足球》:从全运会归来,上港预备队在你的带领下取得第三的成绩,你怎么看?

  成耀东:从成绩来讲还算不错,上港预备队的成员主要由全运队组成,不像其他俱乐部里面有一线队的成员。另外,内容上我也很满意,球员们在比赛中踢得都很不错,虽然他们年龄比对手小一些,但该有的东西都在比赛中体现出来了。无论从积分、进球、失球,我们都是名列前茅的。上港预备队最后跟冠军鲁能差两分,在我看来,预备队联赛有改革的需要,各个俱乐部对这项比赛该有足够的重视。预备队依然不算职业联赛,这是比较尴尬的。竞赛需要有合理的、科学的安排,就像学校上课,是有课程表安排的,这并不简单,比赛理应如此。预备队的竞技平台,需要建设得更好。

  《足球》: 预备队中,有几位,像魏震他们,都能在一线队站稳脚跟了,你是怎样的感受呢?

  成耀东:我为他们高兴。看到他们在一线队站稳脚跟,未来有更好的发展,我作为曾经的教练员,当然为他们感到骄傲。但一个球员的成长,并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他自己付出的努力更为重要,还有其他所有培养过他的教练,也是有功劳的,每一步都不能落下的,我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

  《足球》:你看了魏震的几场比赛,对他有什么样的点评呢?

  成耀东:这孩子踢得还不错,他也不容易。97年小将担当上港一线队的中卫,压力和难度肯定可想而知。一线队跟预备队很不一样,他的心理也会发生变化。这个变化的过程需要积累,让他熟悉新的竞技环境,增加他的阅历。放眼世界,对奖杯有要求的球队,他们的中卫一般都不会太年轻,年轻球员想要获得首发机会也是很难的。总的来说,魏震这个孩子踢得还是很不错的!

  6、上港要知道问题出在哪

  《足球》:徐根宝指导又成立了一个崇明根宝足球俱乐部,你怎么看?

  成耀东:徐指导在中国足坛是个标志性人物,他新成立的俱乐部也是一个基层的俱乐部。在他的影响下,相信会有很多人给他各方面的支持。有这么有能力、有名望的人物从事青少年足球青训工作,有野心把业余俱乐部带到中甲,我觉得这是必须认可的。在我看来,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像徐指导这样的专家,投身到这一方面的工作。参与的人多了,基础就厚实了,人才随之也就是来了。

  《足球》:你有了解过徐指导带的那帮孩子吗?如何看到他的中甲目标?

  成耀东:有的有的,咱们预备队在全运会跟他们有过交手。他们的成长模式也跟武磊差不多。,这个目标是没问题的,足球是一级一级打上来的。随着全社会对足球越来越重视,业余俱乐部的竞争应该也会越来越激烈。

  《足球》:2017赛季,上港联赛双杀申花,但在足协杯,却丢了冠军,算是四大皆空,你怎么看的?

  成耀东:网上这方面的评论有很多。有些原因是表面的,而深层次的原因可能我们也不知道。我觉得只有球队内部的核心人员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出在哪里。不管一个球队的成绩好与坏,关键在于以最快的速度知道问题症结在哪里,尽快稳住、反弹。看看弗格森执教的曼联,他在很多个赛季都遭遇过低潮,关键在于老爵爷知道如何止跌、快速反弹。还有恒大也是如此,近两年他们都有低潮的时候,他们可能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是别的球队上来了,显得他们像是遭遇低潮,失去了统治力。但起码他们稳住了脚跟,最后反弹。又或者不是他们反弹,而是挑战者们一个个又掉了下来。但恒大稳住,咱们掉下来,他们就赢了。

  《足球》:现在的上海德比,跟你球员时代相比,有没有变味?

  成耀东:怎么说呢,总体来讲,这个德比,咱们还是多关注竞技层面的事情。不要在意外面的东西,媒体们炒作太多了。其实只要场面好看,国内球员发挥得好,这就足够了,德比就精彩了。柏佳骏在首回合盯防浩克就很成功,这是值得表扬的地方。足协杯的两场德比,申花在防守方面得到了很大的锻炼,他们在浦和身上吸取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防守做得很好!

标签: 洋帅土帅中国足球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

推荐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