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没有找到
页面没有找到 5秒钟之后将会带您进入新浪首页!

  新浪首页 > 竞技风暴 > 国内足坛-其他 > 凤凰卫视 > 新闻报道
 


相关报道

那英、高峰真情对白(一)(12.15)

辽宁主教练张引:合力将我队推向高峰(12.15)

高峰那英恋情亮红灯(12.6)

高峰那英情感首次大曝光(11.30)


近期焦点

泰山“双冠王”是否划时代(12.13)

多图:鲁能克万达成为“双冠王”(12.13)



那英、高峰真情对白(二)

http://sports.sina.com.cn 1999年12月15日 19:20 凤凰卫视


明星三人行

  明星三人行

  文涛:上个礼拜你们俩出现之后反响强烈,大家都说了,这是我们本世纪以来唯一一对世纪末情侣。已经到了世纪末 了,你们恋爱多长时间了。

  那英:五年。窦文涛:你自己感觉你们俩是谁更在乎谁一下?

  那英:我在乎他。高峰:那也不一定,我也比较在乎你。

  那英:因为我们都很少在一起,所以各自都挺牵挂对方。

  窦文涛:但是我从细节上感觉,那英对你在乎稍多一些。

  高峰:我就是不愿意说而已,全藏在心里,我是属于大萝卜---心理美。

  窦文涛:你通过什么事对她的关心。

  高峰:很多事,比如她去香港的时候,报纸登一些事情比较多,后来传到国内,我当时在队里也看到这些传闻,我知 道这些记者你是没有办法对付的,所以只能打电话安慰她一下。

  窦文涛:你生气不生气?

  高峰:当然生气,就像我们踢球一样,你在场上稍微踢不好,或者是你发挥得很正常,记者都可以写出别的原因来, 只能说让记者知道而已,而不需要和他们发生口角,只要自己以后注意就可以了。

  窦文涛:有一段时间香港报纸登你和一个中年男子走在一起,你后来赶快和你的经纪人说,他们又拍照了,这事情是 不是他打电话问你了?

  那英:他没问,我回来就跟他说了,后来我自己觉得有点断章取义,看了之后挺可笑,只是觉得别让他误会就可以了 ,但是他还是告诉我以后自己的行为注点意。他曾经也说过,你去了香港为什么就那么高兴,酒都醉了,那是因为朋友多,难 得聚一聚,但是有的时候的确是忘乎所以,觉得自己在香港也没有人认识,但是忽略了自己在海外也做唱片,但是在大陆从来 不敢这么玩。他特别深沉,总是说你去了香港就很快乐,听了以后我心里特别不舒服。

  窦文涛:你觉得他好象不喜欢说话。

  那英:他就是含沙射影。

  高峰:有些问题不是你想象得那么严重,但有些问题必须得先了解清楚了,不可能是什么问题都不知道,就生气,不 过有些事情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只是给她一个教训,因为在香港的记者不像在大陆的记者,在大陆记者不可能天天背着相机跟 着你拍摄,但在香港可能就有一批这样的记者,所以有些事情就你自己注意,没有一些事情,但是拍出来以后自己心里很不舒 服,所以最主要的还是自己注意点。

  窦文涛:你应该通过传媒澄清一下这件事。

  那英:我到底为谁澄清,那么多朋友,我还得指出来他是谁,他是谁,那么多人,他就拍我和其他人,其实旁边还有 很多人,我的经纪人也说,你每次来香港都忘了,你现在有知名度了,我心中也暗喜,我到香港也有知名度,所以在香港做一 个名人比较辛苦。

  窦文涛:但是我觉得你们所在的领域——名气界,但是名气界总是免不了这些事情,比如说你不敢保证将来“狗仔队 ”再去炮制这样的事情,甚至说球星也难得女球迷或是女崇拜者大家会经常会和一些异性发生来往,你们会不会误解的时候比 较多?

  高峰:像她出了什么事情,因为这些东西都靠你自己,虽然他给你拍了照,不管你有没有这种事,还是你自己的事情 ,从我的角度来说,她说要澄清这件事情,我觉得没有必要,也许越说越乱,但是这事情你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窦文涛:现在夫妻之间讲的是互相信任,刚才高峰说得也很对,如果不信任,特别是在现在社会,大家都很自由,尤 其像你们两人都不在一起,也都属于招风惹碟的人物。

  那英:在这方面他们做球员的会严重一些,因为在全国的甲A联赛中被崇拜的球员非常多,之所以做他们的家属在这 方面都属于比较辛苦的,都要靠信任,信任也就是靠你的感觉,你感觉要相信他了,你感觉要怀疑了就是出事了。

  窦文涛:你有没有为这事情和他吵架过?

  那英:有,有信任在里面的时候,还有一些要绞劲,因为我们俩不是天天在一起生活,聚少离多,而且我发现了电话 挺害人的,有的时候往往打电话在电话里你解释和形容的东西见不到人,急,有的时候电话会害了两个人的感觉,因为都是蒙 着一层东西,当两个人在一起生活的时候,又不一样了,因为面对面所见的东西和电话里面说得又不一样,所以我觉得我们俩 因为不经常在一起生活主要的维系感情都是靠电话,所以有的时候就觉得见不到,见不到才起急,越急就越绞劲。

  窦文涛:绞起劲来,你怎么消散他的怀疑呢?

  那英:他就是属于那种,你爱信不信。

  高峰:我的原则就是,这事我和你说了,信不信由你,我觉得有些事情你越解释越不好,也许一件事情你要是解释错 了,意思可能就变了。

  窦文涛:你把对他的态度当成对报纸的态度。

  高峰:我这人做人就是这样,我一般做的都是实事,我和你说了,信不信由你,你要是信任就信任,要是不信任我也 没有办法,我再和你解释,这件事情也是这么回事。

  窦文涛:你受得了吗?

  那英:就是受不了这样子,所以我们俩经常吵架。我认为你在解释的方式上我接受不了,他就是属于废话不说,我如 果不信你就没法说了,他总是这样,但是他不了解我的心情,并不是说一个回答没有这事,其实有的时候换另外一种方式会聊 得更好,让我更踏实,但是他不会,他希望你少罗嗦,别那么多废话,你到底信不信,他就属于大男人不能和你废太多话,要 不然我一问什么事,他就说又问了,有完没完,总是这样,我觉得我们俩的沟通还是有些误会。

  窦文涛:你们刚才讲到的很多事情,等于是恋爱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有人说过一句话,不管你现在有多少埋怨,等将 来回首这一段往事,你觉得都是甜的,哪怕连吵架都是非常好的回忆,你们也许没有注意到你们已经五年了,特别是你们这样 的一对情侣,被外界认为极高不稳定关系的,但是我觉得这得从根上说起你们一开始是怎么认识的。

  高峰:95年的时候我在国安的时候举办职业明星联谊会,正好是年底她们参加活动。

  窦文涛:当时就一见钟情。

  高峰:我也没有看上她,后来说都是沈阳人,因为我小的时候和毛宁是一个体校的,所以和毛宁就比较熟,也知道她 (那英)是沈阳人,因为那天毛宁没有来,所以我就问她。

  那英:他没话找话,我没有看上他,因为原因我不知道足球,我也不看足球,但是那天全是国安队的球员,不知道高 峰是什么位置的,我们一块去的演员都特别崇拜他,但是我也不知道高峰是谁,可是那天他就坐在我边上就问我,毛宁你和他 好吗?我说,我和他关系特别好,他说,他和他以前是体育大队的,然后他问我打麻将的事情,后来我们各自留了一个电话, 那时我对高峰的概念是不讨厌,从那以后我就开始注意看足球。

  那英:有一次他主动打电话给我,我也确实是想打麻将,后来我就开始琢磨,知道这是一个朋友,看他在国安队里踢 什么位置。

  窦文涛:你又不喜欢踢球,你怎么会看他踢什么位置呢?

  那英:我怕见到他丢怯,因为我真是球盲。

  窦文涛:你看,你害怕见到他面怯,这就说明已经上了心了。

  那英:那时候我们俩都各自对对方有好感,还有我一听说他是沈阳人,他也听我说话是东北味,俩人之间就产生了好 感,但是他是追的我。

  高峰:对,对。

  窦文涛:怎么追的呢?

  高峰:刚才不是说了,电话害了人,电话也有好处,因为当时我在昆明,所以就天天打电话。

  窦文涛:你们是古老的技法和现代手段相结合,一个是麻将一个是电话,再从麻将到饭桌。

  那英:其实我们在一起打麻将都开始相识一两年以后了。

  高峰:只不过是拿着麻将的事来打电话。

  窦文涛:所以人家说爱情真是没有什么理由的,互相有好感,你们有什么共同话题。

  那英:我们在一起的话题最早的时候就聊一些你们队里一个个都叫什么名字,都是哪儿人,你们教练是什么样的人, 都聊一些好奇对方工作情况。

  高峰:当时她就问在球场上什么叫点球、什么叫越位、什么叫脚球等,她非常的肯学。

  那英:因为我真不懂球。

  窦文涛:你是慢慢爱上他的,爱是由于某一件事发生让你一下有一个质的飞跃。

  高峰:我觉得是慢慢的。

  那英:我是慢慢爱上他的。

  窦文涛:你觉得你最喜欢他什么?

  那英:喜欢的东西有的时候是简单的几句,那纯属人品好,比较坦白,所以我就是说,这就是表面的说,他的缺点都 是我喜欢的优点。我觉得一个人并不是说他在你心目中很有钱的,或者是地位很高的,也许是街边要饭的,但是你爱他,有的 时候是无法言语的东西。

  窦文涛:我觉得像你们这种感情能维持这么长时间和互相支持有没有关系?比如说你喜不喜欢她唱歌。

  高峰:不全喜欢,也有一首两首还是比较喜欢的,什么“征服”、“不管有多苦”这几首还可以,我觉得其他的都一 般。

  那英:当初你为什么不喜欢,当初我问他的时候你听过我哪几首歌,他还说“雾里看花”。

  高峰:那是早了,大家都知道,连十几岁的小孩都知道。

  那英:但是他没有对上号,不知道谁唱的。

  高峰:你这就瞎说,不知道谁唱的,但是不可能说喜欢“雾里看花”。

  那英:说句实在话,他是根本不喜欢我唱歌。

  高峰:我不太喜欢听歌,一首两首可以听,但是不太喜欢听整盘的。

  那英:他不是完全陶醉在音乐里,我早就试探过他。

  窦文涛:你怎么试探?

  那英:我就问他,“征服”唱片你听了几首歌了,他就含糊其词的也叫不出来,也说不出来,我已经感觉到他根本没 有喜欢上我唱歌,我没有敢问他,因为人都有自尊心,问太多了也没有用。

  窦文涛:没有关系,你是和找老公一起生活,而不是和一个歌迷生活在一起。

  那英:我早就发现这个问题了,他根本就不喜欢我唱歌了。

  窦文涛:比如说他输了一个很关键的球,他回来会对你发脾气吗?

  那英:没有,他就是很难过的,但是我也不会说不理解他。



图文专栏





 
  新浪首页 > 竞技风暴 > 国内足坛-其他 > 凤凰卫视 > 新闻报道
页面没有找到
页面没有找到 5秒钟之后将会带您进入新浪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