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金德命案王子出狱:监狱足球评论员 迫切愿望是赚钱

http://sports.sina.com.cn  2009年11月28日14:07  体坛周报
金德命案王子出狱:监狱足球评论员迫切愿望是赚钱

王子期待重新创业

  记者王宏沈阳报道

  11月18日9时许,辽阳市石门监狱,王子眯着眼睛走了出来,外面的世界,他似乎有点不习惯。8年又5月的牢狱之灾,29岁青年把生命中最宝贵的青春卖给了那个名叫冲动的魔鬼。25日傍晚,坐在体坛记者对面,王子很平静,他说,这8年多的铁窗生涯,他只流过一次眼泪。

  成也义气,败也义气

  “在监狱里流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能让人看不起。”因此,王子这8年基本没流过眼泪,唯一一次,是在观看孙红雷主演的电视剧《军歌嘹亮》时。他特别喜欢孙红雷那种硬汉形象,而当时剧中场景恰好是生死之间的战友情谊,这种患难兄弟情打动了王子。“我也想过,如果换成是我的队友和我在战场上遇到这情况,我也会像剧中主人公那样,奋不顾身地保护队友!”

  王子只对这种军营题材的剧集感兴趣,因为那种战友间的浓厚情谊是他最喜欢的,而那些爱情片,在他看来都很无趣,有人居然还会为爱情流泪,他觉得没法理解。“人这一辈子很多时候都需要朋友圈,一生如果没有朋友,很可悲的。”

  熟悉王子的人,都知道他很讲哥们义气,父亲王勇对儿子有如此评价——这孩子从小就是个讲义气的热心肠。在他踢球的那些年,队里谁有什么需要帮忙或摆平的事儿,他都很愿意帮忙。加上他踢球不错,在队友中威望很高。“正因为这样,出事儿之后,我一直没有埋怨过王子。你说,四个朋友一起去吃饭,一个和别人起了争执被打,你说,他能撒腿就跑吗?那样的人在球队没法混了。”老王说。

  其实,当年惨剧恰恰是王子只顾义气,而不考虑后果而酿成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傻乎乎地讲义气”。时隔8年,王子有了自己的总结:“并不是说讲哥们义气全是错的,关键看你怎么讲,跟谁讲,我当时这种讲义气,就没有搞准对象!”

  他没有抱怨,但言辞间却透着对同案3个队友的怨气,尤其是最早获得自由的金雷。他听说,金雷出狱后,还是没能改掉当初喜欢惹事生非的毛病。而出狱后他也曾联系金雷,但老队友始终不接电话。

  “我交对了很多朋友,也交错了许多朋友。”王子很庆幸,像曹添堡等老队友在他刚刚入狱时就时常写信安慰,经济上,也都慷慨解囊。出狱之后,老朋友们一个一个打来电话,请他吃饭,甚至去外地游玩。

  “选择足球,你后悔吗?”听到这个问题,王子的回答很干脆——如果让他重新选择,他还是会选择踢球!“其实我一直都挺感谢足球,最起码给了我一个强壮身体,还有一帮好哥们。这么多年不见,还能记得我。要不踢球我哪去认识这些朋友,如果我像普通人那样读书工作,大家都忙着自己的生活,谁会记得我?”

  监狱特约“足球评论员”

  刚刚离开监狱的人,也许会回避有关狱中生活的话题,但王子是个例外。他很轻松,并不回避,“这些年的生活,刚开始觉得是损失,一大损失,后来觉得这也是一大财富吧,毕竟经历得多一点儿,能更成熟一些!”

  背着球员身份,王子的狱友们对他比较尊重,“大家都给我点面子”。不仅狱友,就连管教也一直认为——王子和其他人不一样。“我也感觉自己不一样,尽管在同一个牢房呆了七八年,共同生活劳动,虽然也都犯了罪,但是目的和出发点不同。他们为钱,我则是为一种傻乎乎的义气。”

  有趣的是,当大家在一起看足球比赛,王子就会受邀担当评论员,但他从来不说一句话。“我感觉。既然他们踢的比赛能在电视播出,说明他们都非常优秀。虽然中国队有时输球,球迷很气愤,但我感觉他们已尽力。他们踢得都挺好。”

  监狱里的电视机只有一个频道——中央一台,且观看时间也不过每晚6点到10点,王子很少能看到比赛。而踢球,就更别提了。王子在狱中唯一的体育活动,就是十一时的拔河赛。就是这被他视为鸡肋的拔河,也多是监狱为了应付检查而走的形式。

  “挺难熬。”至于怎么熬过来的,王子却选择沉默。其实,刚刚入狱时的他也曾非常苦闷,甚至一度用自残来发泄心中的憋屈。随着时间推移,在管教、父母及亲友的开导下,王子的情绪慢慢缓和,他变得积极,甚至当上了号长,负责管理同房的20多人。

  终于,他得到了减刑。王子说,犯人只要正常劳动就有减刑分,只要减刑分积攒到一定数量,监狱方面便会上报。“理由,改造积极,参加劳动等等都是理由。每多得一分就会减刑一天。”

  这8年,在家里什么活都不会干的王子学会了很多劳动技能。他说,自己先在山上砸石头,后来因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有了新规,不允许在押犯人户外劳动,他就开始在监内做工,比如服装、手工艺等等。时间虽比户外劳动长,但从强度看,则减少了很多。他蹬过缝纫机、做过小免子之类的手工艺品,甚至还做过打火机。

  除了劳动和看电视,王子在狱中最爱的就是读书。不过,他也说,犯人想在监狱看书也不容易,图书室也不是什么书都有,想看什么,得自力更生。但这些自己弄来的书也并非没有限制,“内容健康向上的可以,乌七八糟就不行了。监狱方面会把犯人弄到的书先收上去,领导先审查内容,如果达到狱方标准就盖一个章,有这个章的书才能看。”王子说。

  他说,最喜欢看的书就是《读者》,尤其是其中一些“心灵私语”之类的专栏。“那时候觉得看这些东西挺好,篇幅短,却有着丰富的道理……”这些书,鼓励他挺过了8年。

  赚钱,唯一迫切的愿望

  25日晚,一身黑色连帽夹克的王子似乎比原来胖了,面貌也成熟许多。他说,当年的体重是130斤,这让身高1.83米的他看起来有些单薄,“现在我160斤了。”说完,王子笑了。

  最近几天的生活,让王子有些苦恼——太忙了——整天就是吃饭喝酒,和朋友见面。包括一些大连和外地的朋友也都请他过去,但一切只能稍候。

  沈阳的城市建设让他大为吃惊,至于其他,并无太多感受。虽然朋友们轮流请客,他也吃了不少美味佳肴,但印象最深的还是刚回家吃到的妈妈亲手包的饺子。“离开监狱前就想,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儿是吃饺子!在监狱里吃饺子真的太难了,只有过年才行,太馋了!回来吃到妈妈包的饺子,感觉太好吃了!”

  不止一次,王子看到那么多8年来吃不到的东西,他总感觉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定下神来一想,真出来了,不是做梦。一直陪在王子身边的王勇也透露,儿子回家之后,有时会睡着睡着突然醒来,“我这是不是还在号房里啊?”然后才意识到,他是真回家了,自由了。“8年多机械地生活,完全封闭的生活,突然回到家,想吃啥想干啥随便了,他得有一个适应的过程。”

  “你现在最想做什么?”“赚钱。”王子的回答没有犹豫,他甚至向父亲透露了五年和十年规划。8年监狱生活令王子深切地认识到金钱的重要,“8年多,在里面买东西办事都需要钱,没钱就会非常非常难。我每次看到自己在里面的巨额花费,就知道父母在外赚钱有多难。”他要回报家里,打算自己经商。

  虽然远离现实社会已有8载,但王子对国际时事和有关国计民生的大事并不陌生,“奥巴马前几天不来了吗?”不过他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事就很漠然了,比如沈阳的房价。“我不关心,我关心怎么去挣钱,如果我有能力挣很多钱,不管房价多高,我买得起不就行了吗?对不对?”

  现在的王子对爱情基本没有期待,他最需要的不是这个,而是做好自己,“现在肯定没有人愿意跟我。”他自嘲道。

  附:2001年5月31日22时30分,沈阳金德二队球员金雷、韩龙、王子、马欧四人从训练基地跳窗而出到烧烤摊喝酒,后与老板张胜利发生口角,遂将其围殴。老板堂弟张胜春跑来欲帮忙,被有些酒醉的王子用啤酒瓶打到头部,张胜春倒地不省人事,抢救无效死亡。因故意伤人罪,王子被判有期徒刑12年,韩龙、马欧被判有期徒刑4年,金雷有期徒刑2年。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王子 金德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