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新中国足球60年:钢铁兵工厂之八一足球队(组图)

http://sports.sina.com.cn  2009年09月17日17:18  足球周刊

 

1996年。八一队意气风发.当年球队取得甲A联赛季军的佳绩,排名仅在大连万达和上海申花两强之后。
1996年。八一队意气风发.当年球队取得甲A联赛季军的佳绩,排名仅在大连万达和上海申花两强之后。

 钢铁兵工厂

    军队体育一直是中国体育的重镇,八一足球队在半个世纪内也是无可争议的中国足坛劲旅。

  ■特约撰稿金汕

  军队体育是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产物。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打出了一个社会主义阵营,各 社会主义国家都要学习“苏联老大哥”。苏联有中央军队之家足球队,匈牙利、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等东欧国家也有了自己的军队足球队,连朝鲜也有了军队足球。中国的军队足球队则用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的日子命名。

 

李宙哲和戚务生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足坛的风云人物,前者便是来自八一队的猛将。
李宙哲和戚务生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足坛的风云人物,前者便是来自八一队的猛将。

 广纳贤才

  在八一队成立前,西南军区率先成立了足球队,创始人是西南军区的两位首长邓小平和贺龙。后来西南军区的主力曾雪麟和冼迪雄等都上调八一队。

  八一足球队在建国初期就汇聚了一批国内足球的优秀人才。中国足球第一次冲击世界杯,中方主教练就是来自八一队的戴麟经。戴麟经从小酷爱足球,他大学毕业后远渡南洋,到印尼经商,仍把足球作为事业,在当地很有名气。几年后,他回上海步入纺织业,出任无锡新纱厂驻沪办事处负责人。他边经商边踢球,随后加入了上海乐华队,与李惠堂、孙锦顺等一起踢球,经常击败洋人。由于戴麟经水平高、名声大,刚刚组建不久的八一队很想请他当教练。但在那个年代,人们对待经商的人都持怀疑态度,军队就更不允许这样的“另类”入伍了。幸而贺龙元帅亲自拍板,特批戴麟经入伍,使他成为八一队主教练。为回报贺龙的信任,戴麟经加倍努力地工作,先后培养了陈复赉、高筠时、哈增光、姜杰祥、周兴、邢桂福、冼迪雄、胡登辉、尹秋文、徐根宝和刘国江等多位国脚和名将。

 

李富胜(右)是前八一队的著名门将,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遗憾的是,他在两年前离开了人世。
李富胜(右)是前八一队的著名门将,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遗憾的是,他在两年前离开了人世。

 那支国家队的基本格局是北京队的中前场加八一队的防线。八一队的后卫陈复赉、高筠时、姜杰祥都是主力,八一队的前锋哈增光、邢桂福,前卫周兴、王锡文、任彬、冼迪雄,守门员黄肇文也都经常上场,那时的八一队简直是国家队的半壁江山。1960年代,八一队也涌现出了一些优秀球员,像天才前锋胡登辉,他是公认的在门前最机敏、最有灵感的杀手,可惜在27岁时因文革英年早逝。还有如今鼎鼎大名的徐根宝,他是八一队和国家队的左后卫,几年前因突发心脏病故去的尹秋文也是当时国家队中场的绝对主力。

  八一队还有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当时各大军区都有足球队,它可以汇集全国的军队 良将。中国的沈阳部队、南京部队、北京部队都进入过甲级联赛,这种强大的体制优势也使八一队像第二支国家队一样,可以从多支球队中遴选自己需要的球员。所以八一足球队很难掉出全国联赛的前三名,是不折不扣的一流劲旅。中国足球的泰斗年维泗曾说,那一批球员能到欧洲俱乐部踢球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李宙哲,一个是戚务生。苏永舜那支“离世界杯很近”的国家队中,八一队球员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其中守门员绝对主力李富胜、远程重炮手黄向东都来自昆明部队,左后卫臧蔡灵来自空军,后来从辽宁转到北京部队的迟尚斌也当然成为八一队求之不得的人才。看看这些名字,就可以掂出八一队在当时的份量。

 

1957年中国足球队首次;中击世界杯.当时的队长就是八一队的名将陈复赉。
1957年中国足球队首次;中击世界杯.当时的队长就是八一队的名将陈复赉。

 八一队的梯队培养人才在职业化以前是做得最好的,他们把一批全国各地的好苗子领进这个革命熔炉,让他们从小就接受良好的训练。1980年代中国足球史上最好的后卫贾秀全和朱波都在国家队各自的位置上效力10年,足见他们不可取代的雄厚实力。贾秀全当时在亚洲被称为“东方贝肯鲍尔”,1988年曾到足球强国南斯拉夫踢上甲级队主力。正是八一队培养人才的意识,使其教练刘国江在20多年前就致力13至16岁年龄段人才的发掘。在实现中国人44年梦想的国家队中,郝海东和江津都是从八一队的孩童成长为国家队的功臣。1980年,只有10岁的郝海东并不起眼,很多人不同意将他选进八一队,但刘国江坚持将他引入。事实证明刘国江没有错,这种对人才渴求的态度,使八一足球队成为培育人才的兵工r

 勇猛之师

  八一队的强大源于它深厚的传统。50多年间。八一队更换了很多批运动员,但那种军队熔炉里熏陶出来的勇敢、顽强和善于拼搏的作风始终没有变。建队初期,当解放战争的硝烟刚刚弥散,八一队的运动员就像勇猛无畏的战士。解放战争时期,第四野战军打仗前,都高喊这样的口号:“枪一响,向前冲,老子今天就死在战场上!”凡是在这个熔炉里,就要接受这样的传统,就要具备这样的精神气质。1950年代开始,八一足球队就像一支打不垮的勇猛之师,让任何一个对手感到棘手。

 

八一队曾是甲A赛场上的一支铁 军.图为八一队的赵家林与延边敖东队的李光浩拼抢。
八一队曾是甲A赛场上的一支铁 军.图为八一队的赵家林与延边敖东队的李光浩拼抢。

 中国队首次参加世界杯外围赛的队长是陈福赉,这位1929年生于广东湛江的球员身高不到1.70米。在湛江培才中学里,他是100米和200米短跑的冠军。到了广州读培正中学时,他是篮、排、足、田径和游泳代表队的队员,这也没有耽误他考进上海大夏大学,而且任三大球校队主力。1950年陈福赉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担任军委直属女篮、女排教练,后担任解放军游泳队领队兼教练。1951年解放军成立足球队,陈福赉被选中。

  到了国内高水平足球队,他的水平就显得不够专业了。已经20出头的他苦练基本功,在比赛中培养自己的足球意识。为了表示决心,陈福赉把自己的头发全部剃光,直到水平足以胜任才又留起头发。他在八一队和国家队都是队长,亲合力非凡,他在首次全国足球十佳评选活动中名列第三。陈福赉防守的右路是十分令人放心的,1958年苏联国家队来华,对方是世界前几名的水平,对手对陈福赉的速度和抢截能力都很赞赏。改革开放后,陈福赉定居香港,曾为中国足球设立过“福赉奖”,用自己赚来的钱资助中国足球,几年前他在香港溘然长逝。

  说起八一队后卫的精神,当年号称“拼命三郎”的姜杰祥也是这方面的代表人物,甚至几十年后,姜杰祥仍是一个令米卢都感动的人。那是在2001年春天的一次足球颁奖活动上,姜杰祥的遗霜董妙音见到了米卢,米卢知道这位老太太是中国前国脚的夫人,便与她交谈起来。董妙音告诉米卢,自己的丈夫姜杰祥是一个非常勇敢的球员,她做为妻子都不知道他腿骨断裂打了骨钉,直到丈夫去世后从骨灰里发现钢板才知道他生前为了中国足球受了多少罪。米卢感动地说,这样的球员他都没有见过。

  中年以上的人都记得,姜杰祥在比赛时是运用铲球技术最多的人。那时的场地还是黄土地,每做一次铲球腿上便是鲜血淋漓,但姜杰祥从来没有退缩过,因此被称为“拼命三郎”。姜杰祥的想法很朴实,他是1946年参军的,他说自己没有上战场已经是遗憾,只有在足球场上为祖国而战才能作为补偿。有一次同外国队比赛,他奋勇铲球救险,结果左腿骨折,顿时不能动弹。他躺在地上,咬牙用右脚把球踢出界外。

 

姜杰祥去世后,儿子姜越按照他的遗愿,在工人体育场的草坪洒下父亲的骨灰。
姜杰祥去世后,儿子姜越按照他的遗愿,在工人体育场的草坪洒下父亲的骨灰。

  姜杰祥退役后落下一身病,1990年时,还不到花甲之年的他要到北医三院做胆结石手术。按说这不是什么大手术,但他在冥冥之中似乎有点预感,提前向妻子立下遗嘱。如果离开人世,他要家人把他的骨灰埋在他年轻时比赛的工人体育场和先农坛体育场左后卫的位置附近。用他自己的话说,活着不能亲历中国队杀进世界杯,死了也要感受到。

  他在国家队的队友史万春在先农坛体育场为他铲了第一锹土。史万春对姜杰祥的骨灰说: “杰祥,你在这儿是不会寂寞的,这里常青常绿。”他的另一位队友高筠时在工体为他铲土埋骨灰。

  1995年。工体上演了国家队和国安队连续击败世界著名强队,创造名噪一时的“工体不 败”的神话,足坛宿将李富胜开始“破解”不败之谜。他对中国球员说:“你们是12个人作战啊,姜杰祥在给你们鼓劲儿呢!”其宴李富胜作为八一队球员时何尝不是这样一一1982年世界杯外围赛,新西兰队上场队员在赛前用足球鞋踏地发出整齐的声响,一位南方球员说:“别让这群牲口踢死。”李富胜说:“踢死也要拼,死在这里也不能屈服。”李富胜果然多次在那些粗鲁的大汉脚下扑救险球,是一个无所畏惧的汉子。

  八一队的技术在全国不是最好的,但他们在职业化以前却一直是战绩最好的球队之一,他们是名副其实的铁军。

2001年的甲A联赛,八一队时任队长肖坚(图5号)突破沈阳金德前锋胡云峰的防守。
2001年的甲A联赛,八一队时任队长肖坚(图5号)突破沈阳金德前锋胡云峰的防守。

  无奈告别

  职业化开始后,八一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各大军区的足球队在这之前就取消了,这使他们引进人才的渠道变窄。最致命的是,八一队不能引进外援。甲A很多球队都是靠外援打天下,如果大连不能引进外援,他们恐怕很难夺取全国冠军,更何况八一队。在强悍的外援面前,所有八一队的教练都发出“不平等竞争”的慨叹。此外,缺少城市依托使球队很难有归属感。起初他们在北京,北京球迷只爱国安,哪怕外地球队来京,八一队也没有主场优势。经营上的限制与禁区,使他们的财力在各个球队之后垫底。缺少城市媒体的炒作令八一队的经济更加拮据,其它俱乐部不可抗拒的诱惑也在打动着他们的精英,连对八一队有深厚感情的郝海东也无法顾及旧情了。于是,郝海东离开了,江津离开了,大王涛离开了…·1998年,八一队终于降了级。老帅刘国江说过一句颇为伤感的话:“计划经济同市场经济的抗衡是多么力不从心啊!”

  八一队没有屈服,他们仍然在力争回到强者的行列中。杀回甲A后,八一足球也在摸索着一条自强不息的路。八一足球队就像一个四海为家的飘泊者,他们更改了一次又一次主场,争取一个又一个城市的支持,团结一批又一批球迷。这倒让人想起几首军旅歌曲:“哪里需要到哪里去,哪里艰苦哪里安家”,“祖国要我守边卡,扛起枪杆我就走,打起背包就出发”。

  2003年,八一队来到湖南湘潭,来到军队缔造者毛泽东和大元帅彭德怀的故乡。在寻根的举动中,毫不隐藏他们重新崛起的信念。依靠微薄的财力,做为唯一一支没有外援的球队,八一队在2003年甲A中位居中游,直到宣布不再属于军队编制时,仍保持在第7名的位置。那一年,他们的战绩超过了三年有1.18亿元胸前广告和强大主场支持的北京现代,足以证明八一精神犹在。

  2004年。八一足球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军队体工队的发家人苏联因为1991年自身 的解体而迅速衰亡了,东欧也因发生的剧变而没有了军队的球队。随着体育改革的深入,我国进行着更符合市场规律的改革。鉴于经费越来越紧张,市场化的进程在冲击着旧有的体制,八一队在市场化的格局中也感到举步维艰。在坚决而痛苦的抗争中,他们终于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一一军队与八一足球队脱钩。这看起来似乎有点悲壮的色彩,但其实是个顺应潮流的举动。

  无论如何,八一足球队将永远镌刻在中国足球的史册中。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八一足球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