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女足元老回避纷乱问题 孙雯爱情仍未知适应新身份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2月04日10:51  青年时报

  “好球!”范运杰大声地夸赞起孙雯的传球,周围也是喝彩声一片。“不行了,胯现在不行了。”孙雯连连摆手。在和球迷过招后,老玫瑰们又饶有兴趣地玩起了网式足球。显然,只要接触到球,她们就会变得到那么放松那么高兴。这与被问起女足现状时的沉默截然不同。

  问题:女足纷乱如何看

    答案:急功近利的表现

  “没什么好说的吧。”刘爱玲警惕地回避着话题,给出了审慎的答案。或许是怕被进一步追问,她干脆替下了赵燕,上场玩起了网式足球。这表明了老玫瑰大姐的态度———回避。

  而在亚洲杯后退出国家队的潘丽娜更多的是无奈。“现在关于女足的事网上已经沸沸扬扬了。我只能说自己当时决定退出国家队,完全是身体状况的问题,并不像某些报道中提到的和马指导的权力什么的相关。”话虽如此,潘丽娜语气里也表示,“如果有需要,我肯定会回国家队,但希望队里先把关系理顺了理清楚了。”

  相比于刘爱玲和潘丽娜,孙雯更为直接。“怎么说呢,是急功近利的表现。我们这批队员(指老女足)从1991年开始一起练,一直到1999年。开始出成绩也是1995年了。现在队伍很年轻,遇到点挫折也是正常的。”孙雯无奈地摇摇头,或许是为马良行不甘。“环境不好,而现在的女足年轻、张扬、霸气,我们需要给她们时间、空间成长。希望各方面能够宽松一点,和谐一点。”

  问题:是否看望过马良行

    答案:他处于“闭关”阶段

  至于处在风口浪尖的马良行,同在上海的潘丽娜和孙雯却都“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还没去看过,我们也只是从新闻报道上关注着马指导的病情进展情况。”潘丽娜的答案有些出人意料。“我想马指导这个病需要静养,所以从一开始,他都没打算让我们过多地去探望他吧,他怕耽误我们的事情。我们也理解,现在我们每天关注着有关他的消息。”

  事实上,正是马良行二度出山时的力邀,孙雯才“狠心”重回玫瑰成为“雯姨”。但事情的发展远不是二人能控制的,因为许多外力因素,35岁的她还是在2006年夏天宣告彻底挂靴。而其中, 也纠缠着欲走还留的无奈。对于马良行一步步走到时下的境地,孙雯苦笑着表示自己并没有探望过他。

  “我们只是打电话,互相通报下情况。”说完后,孙雯又无奈地补充道:“他现在不是在闭关嘛,不见人的。”

  人物单身孙雯要做男兵女帅

  “有录音笔吗?我说这么快能记下来吗?”还没有发问前,孙雯的问题让人有些意外。不过,这倒提醒人们她曾经也在体育记者圈“厮杀”过———2004年,孙雯正正经经地做了几个月《新民晚报》的足球记者。

  管理是个难题

  只要话题一离开女足的纷乱,孙雯立刻恢复了豪爽健谈的本性。从去年11月正式走上仕途,孙雯在上海足协副秘书长的位置上也已经坐了近两个月了。

  从开始的每天需要用3个闹钟轮番“轰炸”才能把她从被窝里拉出来,到如今基本上到时间就自然醒,孙雯的生物钟已经调到了正常上班族的轨道。开着自己的红色宝来从上海东北角的家一路驶入位于中山南二路的单位停车场,踩着时间9点准时跨进办公室。这个时候,她的身份是上海市足协副秘书长及足球管理中心副主任。

  孙雯说,虽然两个月了,但她还是没有完全适应手头的工作,好在副秘书长的担子还不重,她可以先把主要精力投入足协的商务开发工作中。话虽如此,但一说起自己的工作,孙副主任已经头头是道了,一连串相关术语迸出,把众人听得一头雾水。

  爱情依然未知

  “还是一个人啊,有什么不好吗?”孙雯豪爽地笑起来。去年那场轰轰烈烈的“相亲”活动看来并未谋得如意郎君。

  “我现在忙得很,既要上班还要上学。下班后就要直奔学校。复旦的课程很紧,而因为时间冲突,很多课又选不好。跟我一起入学的那一届同学都已经毕业了,我还有一大半学分没有修呢。”说到这里,孙雯显得苦恼不堪。

  不过,从政和念书都不是孙雯真正想做的事。“我的愿望?其实是到大学带一个男队,也管管男队员,应该在三五年后。因为体教结合绝对是体育发展的方向,这一点毫无疑问。”

  链接女足

世界杯 中国签位不利

  在FIFA早已敲定女足世界杯赛程表的时候,原以为

中国队作为东道主是当然的A1,但昨天结束的国际足联女子足球委员会会议出台了一个新的抽签原则,中国作为东道主竟然被分到D组D1的位置,而德国女足被分到A组A1的位置。这一重新分组的原则对中国的赛程及准备情况严重不利,也完全体现了足球弱国无外交的原则。

  如果中国在A组,根据赛程安排,上海赛区将是主赛场,中国队首战正是在这里举行,而且可以比其他队伍提前一天比赛,在次战之前多一天休息时间,并且都是在黄金时间段进行比赛。最后一场是到毗邻的杭州。这都可以称得上是东道主的优势。

  但分在D组之后,中国队在小组赛阶段就要面临从武汉到天津的长途奔波,而且中国队的比赛是所有小组赛中最晚结束的,1/4决赛却又比A、B组晚进行一天,如果打进半决赛,在交叉比赛时将比对手少整整一天的休息时间。

  来源:青年时报 作者:时报记者 周笑纹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477,000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