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劳琛突离去引发三悬疑 不堪内部矛盾选择退出?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1月29日19:14  新浪体育

  新浪体育讯 今天下午备战四国赛的女足在广州奥体中心附场训练结束后,领队李飞宇突然宣布了一个让媒体震惊的消息:由于身体不适,女足顾问克劳琛已经乘坐凌晨零点30分的班机返回法兰克福检查身体。这就意味着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刚刚上任的克劳琛将无法再履行“顾问”工作。克劳琛的突然告退引发了众多猜疑,尤其现在在女足军心不稳这个风口浪尖上,是真因为身体不适?是合同问题?还是内部矛盾问题?

  真的有必要回国治疗?

  领队李飞宇的解释是:“在到达广州5天的时间里,克劳琛上吐下泻,体重减轻了4公斤,所以决定让他回国检查身体。”记者所知得是虽然克劳琛是一位66岁的老人,但是身体一直比较硬朗,这几天女足的训练和比赛,克劳琛次次都不拉下,而且频频接受记者采访毫无疲态,在昨天晚上9点多钟,也就是克劳琛走之前的3小时,克劳琛还在奥体中心一楼餐厅用完晚餐,并且还在大厅里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突然闪电回国让人生疑。更为蹊跷得是,作为克劳琛带到女足的助手,同乡兼理疗师卡洛琳竟然也无法解释克劳琛身体为何突然变差,言语间颇为闪烁,最后干脆把问题抛给了领队。另外如果克劳琛身体真有问题的话,为何又舍近求远坐16个小时的航班返回德国,广州也是国际大都市之一,一流的

医院比比皆是不是没有。记得当初国奥队主教练杜伊刚抵京的时候,也是饮食不当水土不服,但杜伊也没有返回塞黑检查治疗,何况目前女足四国赛还没有结束,一切的疑问和猜疑,像驱之不散的阴云一样笼罩在女足头顶。

  合同问题未达成一致?

  从去年11月份开始,足协开始就“顾问”一事接触克劳琛,但是双方就合同谈判拉锯了近三个月的时间,直到不久前才声称“达成”了协议,这份合同的内容始终就是一团“迷雾”,虽然盖了一个“女足顾问”的帽子,但谁也不知道克劳琛到底来中国干什么,国青主教练?还是女足主帅候补?有消息说克劳琛的合同到现在也没有最后签署,目前还存在这一些问题。另外在女足主帅的问题上,克劳琛来广州后也是口风一再变化,一开始称“愿意考虑女足主帅位置”,到后来的“绝不担任女足主教练”,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无人得知,但可以肯定得是,足协给克劳琛施加了某种压力,让老头及时改变了口风。知情者透露说在广州期间,有一次克劳琛在和足协领导谈完话之后非常恼怒,因此可以肯定,广州之行并非是克劳琛的蜜月。

  外国教练的性格似乎一直都是直来直去,2004年前大连实德主教练科萨和老板徐明就合同一事谈崩,神奇般地返回了塞黑。这次克劳琛莫非也是和上级不和,突然玩起了战略大转移?

  克劳琛走,马良行留?

  仔细分析一下最近女足形势的话,会发现核心问题就是克劳琛和马良行的“捉迷藏”游戏,都知道马良行是反对克劳琛来出任女足顾问的,克劳琛通过

世青赛的成绩,在坊间获得了较高的支持率,足协派克劳琛来当女足顾问,无疑相当于一个“监军”的身份,这肯定让马良行感觉不舒服。就在克劳琛抵达广州之前,马良行突然病倒离开女足,其中原因除了和球队管理层不和之外,对“洋顾问”的抵触情绪也显而易见。

  克劳琛和马良行注定无缘在广州相会。今天的两大专业体育报都刊登了“马良行即将回归”的消息,几个小时后女足又传来了克劳琛病退的消息,克马两人就这么不相往来,在走和留之间徘徊?在总局主张“一切以稳定”的大原则下,因此并不排除马良行回归的前提条件是“克劳琛走”,只有克劳琛走了,马良行才愿意回来。其实就是一山难容二虎。克劳琛走,并非只有马良行一个人高兴。今天下午的训练课上,代理主教练王海鸣和一些主力球员看起来情绪都非常高涨,丝毫没有遭到主教练和顾问球队两大支柱病倒离队的夹击影响。只是不知道动荡不安的中国女足,在不远的

世界杯和奥运会比赛上是否还会这么开心?(秋香)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441,000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