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风暴
黄健翔:我就是行业标准 短时间内应该不会转行

http://sports.sina.com.cn 2006年04月30日08:11 东方体育日报

  本报记者 陈晶

  给自己按上了“愤青”的头衔并非什么赶时髦之举,在骨子里,38岁的黄健翔的确很“愤青”——直接自信,敢说敢为,还有一点点“自恋”。当了十几年的体育解说员,很多年轻的球迷都是听着他的解说长大,更有甚者是因为先喜欢上了黄健翔的解说,再开始迷上足球的,这让黄健翔总是很自豪。而对于自己的解说水平,他也是十分自信。“我觉得我
就是这个行业的标准,解说员都只要按我这个方法去解说就可以了。”看着他的听众一脸惊讶的表情,黄健翔一脸得意的表情,“我知道这话见了报纸以后,又要掀起新一轮的批判热潮了,不过没办法,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我不会从头说到尾”

  在这一行做了十几年,黄健翔完全有资格回忆总结自己的体育解说员生涯。“过去的十几年,应该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吧。”黄健翔说,“在2000年前,我其实就做了一件事情,就是以‘专业准确、情绪到位’这八个字来要求自己,同时也为我们体育解说员这个行业确立下了标准。”根据黄健翔自己的不完全统计,从他进入

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以来,总共解说了2000场左右的体育比赛,以足球为主,偶尔兼顾些别的项目。“还好,我还没对这一行厌倦,每次工作的时候都很轻松,所以短时间内应该不会转行。”黄健翔说,“其实是我还没找到更好的能养活自己的工作,哈哈!”

  “2000年以后到现在,我就不像以前那么工作了,我开始耍贫嘴。”黄健翔言简意赅地说,“我已经完成了行业标准的确立,然后我希望我不再是冷冰冰地坐在直播间的形象。我给自己的新定位就是手捧着一大袋爆米花,坐在你家的沙发上絮絮叨叨,有时候还会胡乱联想一通。也许我不会给你从头说到尾,但看到精彩处,我会提醒你来看一下,然后一场球从头到尾大家都看得轻松愉快。”

  而今后自己的解说风格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甚至会不会转行,黄健翔自己也说不准。“2004年解说完葡萄牙欧锦赛后,我就主动向台里申请到上海来解说F1,因为和我最熟悉的足球比赛相比,解说F1太新鲜太刺激了。我一直喜欢尝试我没有解说过的项目,而每次到最后的事实都证明我挺成功。就像上次F1,第二天的报纸上引用的都是我解说时说过的话。”

  “我的标准没人承认”

  尽管说起自己的成绩,黄健翔多少有些“大言不惭”的味道,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自大”这样不是很好听的词语,更让人“怀疑”他的“居心”,不过我行我素的他对“野心”这个词倒有着“黄氏风格”的新解。“我的野心就是,除了我之外,别人都不许解说,只能我说。”话还没说完,他就哈哈大笑起来,“你知道吗,一般我听别人的解说经常会听不下去,总想按自己的想法给他改改,每当这个时候我都觉得很遭罪。我有时候会想,我不是已经给你们把那个行业标准给定下来了吗,拜托你们照着我那个方式说不就完了吗?”也许意识到这调侃的话给他的同行听起来会有些刺耳,黄健翔说完又补充道,“同行绝对是值得尊敬的,但现在的球迷希望在看球时也得到放松,大家都喜欢宽松的氛围,所以我现在用耍贫嘴的方式来解说比赛是合时宜的。其实我的野心并不是我个人的野心,而是我对体育解说这整个行业的野心,我希望我们国家的这个行业能达到一个比较高的水准。”黄健翔说。

  “全国主持人协会开会从来不带我玩儿,也不带(刘)建宏。”黄健翔故作一脸委屈的样子开起了玩笑,“郝海东和孙继海有一个经常被我们翻出来互相取乐的一个笑话。有一次国家队开会,海东一个人坐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继海迟到了,匆匆忙忙跑进来看到他就问怎么还不去开会,海东悠闲地靠在沙发上回答他:‘没事,我们俩不去,他们那会没法开。’后来我也学会了这一招,每次主持人协会开会都没我什么事,他们也不叫建宏去。有一天建宏就嘟着他那标志性的嘴跟我说:‘哎,健翔,他们开会怎么从来不叫我们啊?’于是我就安慰他,‘没事,我们不去,他们也开不出什么名堂来。’”

  “其实,我所说的我确立的那些行业标准从来没人承认过。”笑声刚落,黄健翔又一本正经地说了这么一句话,房间里安静了2秒钟,爆发出了一阵比刚才更肆无忌惮的笑声。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330,000篇。


 

评论】【体育沙龙】【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