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风暴

李必忆女足兴衰:住木屋与老鼠为伴 到30万住上房车


http://sports.sina.com.cn 2006年01月28日01:50 东方体育日报

  1994年广东鹤山集训

  住简易木屋 房间老鼠乱窜

  1994年中国女足在广东鹤山集训时,生活和训练条件非常糟糕。“那时大家住在体育馆里面,不是宾馆,而是用木板临时搭建出了一个个简易的房屋。”李必苦笑着回忆起了
那段时光,“每个房间的大小最多只有4个平方米左右!而且没有屋顶,就像是现在的民工。隔壁‘房间’说什么话,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更难受的是,体育馆到处都是老鼠,而且长得非常肥硕,像一只只小猫似的。“晚上,老鼠到处窜来窜去,有时甚至会跑到教练和队员的被子上。有几个夜晚,一些胆子小的队员都被吓得差点哭出来。”李必说,“后来,我们特地用队里紧张的预算里拨出一些,为全队买了一些帐子。一是可以阻挡老鼠,二是可以在晚上挡风御寒。”后来天气越来越冷,晚上睡觉实在冻得受不了,教练就去买了几个取暖器。“在过道里放着,对着大家的‘房间’烘着。能够享受到取暖器,这在当时已经是很不错的条件了!”

  1995年秦皇岛集训

  为捡一只皮球 全队迈进芦苇荡

  早期的中国女足,训练条件极其艰苦。哪怕是一只皮球,都显得十分珍贵。那时,经常发生全队在训练后寻找一只丢失皮球的事。其中,在秦皇岛集训时的一件往事,在李必的记忆里最为深刻。

  那是1995年的事。在中国女足的训练场边,到处都是芦苇和杂草。有一次训练结束,教练发现丢了一只皮球。于是,全体将士纷纷出动,深入芦苇荡寻找。“场边的芦苇都和人一样高,球踢进去很难找。”那次集体行动,花了好半天才终于寻找到了那只丢失的皮球。

  其实,全队为寻找一只皮球费尽周折的经历还有很多。“1994年中国女足在广东鹤山集训时,在训练场边,有一条河。河水已经干涸,但河里都是淤泥,像是沼泽地。平时训练不小心把球踢到河里,真的很难捡。因为是淤泥地,不能随便走上去。于是,大家就纷纷找来棍子和木板,然后一个拉着另一个的手,排成“人绳”,最终由最前面的那个人用木棍把球给拨回来。”

  1991年第一届

世界杯

  拿到1500美金 想法藏起来

  1991年世界杯小组赛后,当中国女足将士们每人领到1500美金的奖金时,大家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很多人这辈子第一次看到和拿到这么多的现金,拿到钱时,那个兴奋的样儿,甭提了!”

  那是首届女足世界杯。中国女足成功地从小组杀出。小组出线,这令对女足事业一向支持的霍英东非常高兴,他当即拿出了5万美金的现金,当作是对球队的奖励。当中国女足拿到这笔钱时,当时的领队杨秀武神秘地将教练们叫到一边,因为太过兴奋,他悄悄地对大家说:“要发钱了!”因为第一次见到奖金,而且是这么多的奖金,几个教练非常兴奋,赶紧张罗起来,立即将钱分给队员。

  “当时,队里最年轻的队员是孙雯和朱涛,我们就让她们来帮我们分钱。最后,每个队员分到的奖金是1500美金。大家拿到这笔钱时,一个个兴奋坏了。因为钱太多,大家都不知道往哪里藏呢!”

  1999年美国世界杯

  人均奖金30万 住上房子开上车

  1996年,中国女足夺得了亚特兰大奥运会的亚军。从那之后,铿锵玫瑰开始了辉煌之旅。成绩打出来了,伴随而来的,便是逐步改善的训练和生活条件,而比赛奖金也同样是水涨船高。1999年世界杯后,大部分女足队员的生活都彻底地改变了。

  “1996年奥运会我们拿到了亚军。那次赛后,尽管大家拿到的奖金数目并不是特别多,人均不到10万元,但是对于中国女足队员来说,这已经是一笔非常庞大的收入。”李必说。

  “1999年是另一个高峰。尽管同样是亚军的,但所获得的荣誉和奖金,甚至超过了冠军。”李必愉快地回忆着中国女足历史上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从美国回来后,我们陆续收到了奖金和赞助。其中,最多的一次,一名主力队员可以拿到20万元奖金!很多人有生以来从没见过这么多钱啊!”

  1999年世界杯后,大部分队员的奖金数目都在20万元以上,接近30万元。部分主力队员的奖金甚至达到了40万元。与男足相比,这不是什么大数字,但对于经历了太多苦难的中国女足将士们来说,这无异于是一个天文数字。“1999年世界杯后,很多人的生活彻底改变了。大家住上了新房,有的开起了车,条件真的好起来了!”天才孙雯 是他发现的17岁的孙雯就进入了国家队,由此诞生了一位超级巨星。天才孙雯是谁发现的?这个伯乐不是别人,正是当时担任上海女足主教练的李必。1990年,商瑞华执教中国女足时,苦于球队缺少一个有灵气的技术型前腰队员。“那时的国家队,作风硬朗型的队员比较多。后来,考虑到国家队应该有不同类型和风格的队员,因此,商瑞华准备召入一些技术型队员。”李必的这段话,恰恰是日后孙雯进入国家队的背景。由于李必同时担任上海女足主教练,因此,商瑞华便征询起李必的意见。不过,征询之前,商瑞华提到了上海队的另一名优秀队员莫晨月的名字,认为她是合适的人选。李必在肯定了莫晨月能力的同时,特地提到了当时还只有17岁、初出茅庐的孙雯。“别看她年龄小,但是球性很好,意识也很不错,将来肯定能成大器。”于是,中国女足要在莫晨月和孙雯之间“二选一”。后来,在李必的竭力推荐下,孙雯赢得了竞争,进入了国家队。“进入国家队后,孙雯很快便展现出过人的天赋,并且逐渐打上了主力位置。”李必高兴地说。事实上,除了发现孙雯之外,李必是1999年孙雯风光无限的幕后英雄。1999年前,孙雯一直打前腰。1999年,李必和主教练马元安经过商量后决定将孙雯的位置调整为前锋。那时的考虑是,孙雯当前腰容易受到对手的重视,而且她插上的速度不够快,因此,不如改当前锋。孙雯位置前移,可以限制对手的后卫线,让对手的防守重心靠后,这就可以让我们更好地控制中场,而当时我们的中场优势非常大。“尽管孙雯的位置前移了,但在世界杯前,李必特地建议她:你要尽量在对方半场活动,尤其是禁区前沿,不要轻易地回撤。并且,要敢于突破和射门。结果,在以前大赛中进球并不是最多的孙雯,那次进了七个球,一举获得了最佳射手!”很显然,恩师李必的建议,帮助孙雯获得了成功。那年与9·11擦肩而过2001年,当震惊世界的“9·11事件”爆发时,或许没有几个人知道,中国女足与这场恐怖袭击擦肩而过。2001年9月11日,出访美国的中国女足与美国女足约定打一场热身赛。9月10日,也就是比赛前一天,中国女足从芝加哥乘机飞赴比赛地,而中国女足所乘坐的航班,恰恰就是一天后的“死亡航线”!今天,当李必拿出那张他一直珍藏至今的印有“9·11”比赛日期的“绝版”比赛球票时,依然有些心有余悸。“要是晚一天乘坐那班飞机,弄不好真的就出大事了!” 那场中美女足热身赛被安排在11日下午进行。11日早晨,中国女足全体将士起床吃早餐。突然电视上播放了恐怖袭击的画面。“起先,大家还以为是放什么电影,后来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大家都被吓坏了。”李必说,“大家后来通过看新闻,才意识到,我们与死神擦肩而过!”不一会儿,美国女足领队和足协官员来到中国女足下榻的宾馆,表示:比赛是否进行,要听上级安排。半小时后,中国女足得到信息:比赛延期举行。到了晚上,美国方面正式通知中国女足:由于“9·11事件”,未来一周内,美国国内将停止一切比赛和娱乐活动。因此,原定的这场比赛也被取消。这之后,由于美国封锁了全部航班,中国女足只得滞留在宾馆。“我们在那里呆了15天,美国方面招待我们的吃和住。不过,考虑到安全因素,我们也不敢进行太正式的训练,每天就抽出一点时间来到草地上跑跑步,然后就又快速地回到宾馆。”事实上,按照原来的行程,中国女足打完与美国队的比赛后,还将前往加拿大,与加拿大国家队进行两场热身赛。15天后,美国逐渐开放部分航班。领队王俊生考虑到球队的生命安全,临时决定,放弃加拿大之行,直接从美国回到北京。但是,临时改变行程,导致中国女足必须自己承担机票费用(美国方面只承担了中国女足到达美国以及前往加拿大的机票费用)。而当时中国女足并没有带上足够的美元现金。幸运的是,中国女足在当地华人中间拥有很大的影响力。知道中国女足面临困境后,当地的一位华人领袖慷慨解囊,为中国女足垫付了几万美金的机票费用。当中国女足全体将士登上返回北京的航班时,所有人都告别了恐惧和担忧。“最让我们放心的是,我们乘坐的是国航班机,这是我们自己国家的航班,当然安全了!”爱子出任澳洲足协官员在辛勤工作的同时,李必不忘培养自己的儿子。爱子李昕哲已经结束了澳大利亚堪培拉大学体育管理系的四年学业,并进入澳大利亚足协工作。值得一提的是,他是首位在澳大利亚足协工作的中国人。而且,澳大利亚足协之所以引进李昕哲,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澳大利亚足协已经划入亚足联范围。因此,李昕哲将担负着澳大利亚足协与亚足联尤其是东亚足球交流和沟通的任务。1978年出生的李昕哲继承了父亲的运动细胞。不过,他并没有从事足球运动,而是举起了枪,成为了一名射击运动员。在九运会后退役、留学之前,李昕哲是上海射击队

飞碟项目上颇具实力的队员。“后来,考虑到他的未来,我觉得必须读点书,为日后打好基础。于是,我便建议他结束运动生涯,去国外读书。昕哲接受了我的建议。”李必说。最终,李必帮儿子选择了澳大利亚堪培拉大学体育管理系。“我的妹妹,也就是他的姑姑在澳大利亚定居,所以生活上也有个照应。”李昕哲于去年夏天毕业。毕业后,他前往澳大利亚足协竞聘工作。有趣的是,以前李必经常带领中国女足前往澳大利亚打热身赛,因而澳大利亚足协的不少官员也都认识李必,而且很佩服于李必的执教能力和中国女足的威望。当得知李昕哲的父亲就是李必时,他们非常高兴。李昕哲当时还没有领到绿卡,按正常情况不能被聘为正式员工。但是,澳大利亚足协却破了例。“你要为中国人争口气,为中国足球和澳大利亚足球的交流发挥自己的作用。”这是李必对儿子的期望。与朱广沪四十年兄弟情在位于上海莘庄地段的别墅住宅区,李必家与朱广沪家相邻不到五分钟的步行距离。而他们之间的兄弟情义,却远比家的距离更近。“我和广沪认识至今已经四十年了。我们相识时,都还是十几岁的小伙子。”朱广沪“夜不归宿”挨批评朱广沪和李必都来自虹口少体校。朱广沪小李必四岁,因此,李必是兄长,朱广沪是“阿弟”。1965年,19岁的李必入选上海队,那时两人便已相识。“我和广沪深交,是从1970年开始的。那时,广沪在国青队打前卫,我在上海队当守门员,我们两队一起在昆明冬训。因为说话比较投机,我们都喜欢聚在一起。晚上,广沪经常到我房间聊天。”有一次,在国青队熄灯休息后,朱广沪因为还在李必的房间和自己的老乡聊天,被当时的国青队领队孙宝荣给“逮”住了。李必讲述了那件现在说来非常有趣的往事。“有一天晚上,我们聊得比较开心,一直聊到晚上11点都还没留意时间,大家一点睡意也没有。后来,突然,从我们房间的窗户外伸出一个脑袋,而且叫出了声音,把我们两个吓了一大跳。原来,国青队领队孙宝荣晚上查房,看广沪不在房间,就到我的房间来‘找人’了。探出脑袋后,孙宝荣冲着朱广沪批评了起来:朱广沪,多晚了,你还不睡觉!快回去睡觉!”那时,朱广沪才20岁,还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小伙子。留学巴西 广沪书信传情因为李必的关系,朱广沪还曾短暂执教过上海女足。那是1992年的往事,当时李必担任上海女足的主教练。而朱广沪一直忙着组建
健力宝
队留学巴西的事,但在赴巴西之前,朱广沪有一段时间并没有具体的事做。于是,李必出面聘请朱广沪担任上海女足顾问。后来,李必随国家女足出征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因此,上海女足的训练任务交由他的兄弟朱广沪负责,而朱广沪当时的职务是上海女足“代理主教练”,马良行则是助理教练。“这段经历并不长,好像只有三个月左右的时间。”1994年,健力宝队正式出发了。“出发前,我和广沪一起吃了饭,算是饯行吧。我鼓励了他一番,毕竟,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李必说。在出发时,李必特地到机场送别朱广沪。“除了他的家人外,足球圈内送他的人,只有我。谁叫我们是兄弟呢!”朱广沪去巴西打拼,而他的兄长也带领中国女足逐渐迎来高峰。“在巴西期间,广沪给我寄过几次信。那时条件很艰苦,电话也打不了。在信里,广沪讲述了那里的训练情况,尤其是谈到了巴西先进的足球理念对他的启发,帮助他进步。”李必说,“信里读得出,队员一天天进步他很开心。不过,那里的生活和训练条件很糟糕,广沪在信里流露出了无奈。”

  作者:徐宏斌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1,200,000篇。


 

评论】【体育沙龙】【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