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风暴

前国脚车祸案始末:肇事后当众撒尿 排除酒后驾车


http://sports.sina.com.cn 2005年05月13日10:23 《足球·劲体育》

  5月11日清晨5时多,青岛中能三队主教练、前国脚矫春本在青岛高雄路开车撞死了一位叫作刘火芳的环卫女工,得知这一消息后,记者立刻前往青岛对这起车祸事件展开调查。

  在中国大多数城市里,凌晨5点天刚刚蒙蒙亮,24小时以前,矫春本肇事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天还没亮,能见度不好呢?当记者早上5点走出宾馆大门、登上出租车的时候,青岛早已天色大亮,微微有一点雾,但是能见度相当好。高雄路位于青岛市南区的东边,出乎记
者预料的是,这是一条五车道的宽阔马路,其中四个车道是从东向西单行,惟一的一个从西向东的车道是供公交车使用的。肇事地点就在高雄路接近香港中路的汽车站旁,当记者来到这里的时候,车站边被撞得一片狼籍的电话亭和车站站牌依然突兀地竖在原地。电话亭被撞得东面凹了一大片,背面是参差散乱的各种电话线,周围的地上是一大堆碎玻璃,离电话亭向西大约5米的地方第二个被撞到的是一个站牌,支站牌的大铁杆被撞得弯向了马路。电话亭和站牌都位于人行道靠近马路的边缘,人行道大约5米宽,离站牌不远靠里的地面上撒了很多土,能看出土下面盖着的是刺目的血迹,那就是死者曾经倒下的地方。

  离肇事地点不到十米的地方有一条很窄的小街,街口有一个报摊,摊主王洪杰是整个肇事过程的目击者,而且是第一个报警的人,王洪杰在连喊了两遍:“太惨了!太惨了!”之后,向记者讲述了当时的情景。“出事的时间大概是5月11日早上5时10分左右,当时我刚把报纸拿来,正准备摆到摊上去,身后远远地就听见汽车的声音,声音特别刺耳、很难听,我转了一个身,远处街口的汽车就已经开到了面前,速度太快了,直接就把站在马路和人行道交界边上的人撞得飞了出去,飞了十多米远,车在先撞了人之后又连续撞到了电话亭和站牌,我一看见这个就马上喊‘撞人了!撞人了!’然后就赶快给警察和急救中心打了电话,警察大概在5分钟之后就来了,但是急救车来得很慢,大概过了40分钟才赶到。这个过程里面很多人都给急救中心打了电话,我自己是第一个报警的人,共打了三次电话,但是等到急救车来了之后,人已经没气了。车在撞了人之后一直往前开了100多米,到前面的香港中路那里才停了下来,后来司机下来了,看上去像个运动员,他过来看了看死者,什么都没有说,就在这里当众撒了泡尿。”说完,王洪杰指着死者倒地出不远的一摊尿渍对记者说:“看,这就是他撒的尿!”此时,报摊上另外一位中年妇女说:“我也看到了撞人,这么宽的路,怎么就偏偏把路边的人撞了?肯定是喝醉了,他下来后我闻到了酒味。”记者在肇事现场没有看到地上的刹车痕迹,于是问王洪杰:“你听到刹车声了吗?”王洪杰回答说:“没有,根本没有刹车声,只是那车子的声音太难听了,直接冲过来就把人撞了。撞了以后还开了100多米,后来车子撞人的右边前轮断了,已经凸出来了,开不了了,车子才停了下来。”

  5时30分左右,两位环卫工人来到了肇事现场清扫马路,其中一位男的环卫工人叫作李福琴,是死者刘火芳的同事,李福琴一边扫地一边心有余悸地说:“我们现在在这里扫地都怕,她(刘火芳)是一个很好的人,怎么就这么出事了?”在记者的要求下,李福琴带着记者前往死者刘火芳家。

  5:40 死者刘火芳家 死者丈夫蔡富兵:他想跑!

  死者刘火芳家住在辛家庄3小区三明路9号,这里距离肇事地点不远,平时刘火芳都是步行去上班的。然而这个有门有牌的地方却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家”,这里是一个老年人活动中心,一楼是居委会,老年人活动中心在二楼,上二楼要走一把旋转楼梯,刘火芳家就在这楼梯下面。去年丈夫蔡富兵拿了一点空心砖沿着楼梯底板下面砌了一圈,围了一个不到6平方米的小屋,屋顶就是楼梯,旁边搭了一间不到两平米的小棚,这就是死者家的厨房。

  死者刘火芳今年49岁,丈夫蔡富兵今年53岁,他们都是湖北孝感人,他们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都在湖北老家务农。5月11日刘火芳出事后,26岁的大儿子蔡亚洲和24岁的二女儿蔡亚玲在5月11日已经乘飞机从老家赶到了青岛。他们以前一直在孝感务农,家里有5亩7分地,后来因为当地提留一年接近3000元,都不想种地了,于是才想到出来打工挣钱。1997年蔡富兵先到青岛拾了一年垃圾,后来回去了一趟,1998年,夫妻俩再次来到青岛,8年来一直在市南环卫总公司第一清洁公司上班。死者刘火芳在环卫公司一个人干着两个人的活,早上要出去做清洁,白天还要巡回保洁,一个月大约有1000元的收入,丈夫蔡富兵只是早上出去和妻子一起扫街,每月收入500元钱。虽然三个孩子都已经成人,但是夫妻俩还要每月给刘火芳的母亲寄200元生活费,生活十分困难。在刘火芳出事之后,至今刘母还不知道女儿已经去世的消息,只知道女儿出了车祸,老人能说的只有一句话:“快抢救!”

  早上5时50分,蔡家已经都起来了,见到记者之后,蔡富兵一言不发即老泪长流。在平静了许久之后,蔡富兵说起了当时的情况:“当时我就在现场,我妻子扫街,我在后面给她拾垃圾,出事的时候我正转身拿簸箕,听到一声巨响之后我就感到出事了,转身往前走了一步,在街上没有看见我爱人,又往前跑了四五步之后我才看见她已经躺在了十多米开外,扫地的扫把断成了两截,我爱人已经流了一地的血,整个头已经不行了,脑袋破了一个大洞。当时我上去把她抱住就哭了起来。我一直没有见到肇事者,但是我看到在出事之后车子往后倒了一点之后又往前开,他一定是想跑,后来因为轮子坏了跑不了了才停下来的。”一边说着,蔡富兵一边拿起一根棍子在地上画了起来:“你看,车是从这边把人撞的,报纸上后来说撞了人以后往前滑行了100多米,这怎么是滑行呢?滑行应该是往撞人的方向滑行啊?怎么会往反方向滑行呢?而且滑行也不应该滑得这么远啊?”看到蔡富兵越说越激动,记者只能劝他暂时不要随意猜测,应该耐心等待交警的处理结果。出事后,蔡富兵直接回了家,5月11日这天水米未进,女儿在身边也一直哭个不停,蔡富兵表示还不知道交警是怎么处理的。从来不看球的蔡富兵也是从报纸上才了解到肇事者原来是一个球员,有很高的知名度,于是蔡富兵非常担心交警部门能否秉公办事。于是记者决定和蔡富兵一起前往处理这起交通事故的市南区交警大队。

  8:30 市南交警大队 交警:处理结果还没有出来

  据青岛媒体报道,矫春本肇事时开的是一辆车号为“沪AS3528”的黑色凌志车,而在交警到来之后,矫春本被交警带到了医院抽血,当时处理事故现场的一位交警曾经对青岛媒体透露,矫春本有酒后驾车的嫌疑,所以才带他去抽血检验血液内的酒精含量。

  上午8时30分,记者陪同蔡富兵一家前往青岛市南交警大队,但是处理事故的交警正好出警去了,交警队只是告诉了蔡富兵,他妻子的遗体现在存放在哪里,对于处理结果,这位交警说:“没这么快的,要两三天的时间,你先回去耐心等待消息吧。”在交警队等候的时候,蔡富兵上街买了当天的青岛报纸,其中一张报纸说交警表示矫春本的血液酒精含量已经检测出来了,没有超过20,不属于酒后驾车,当时当记者就此询问这位交警时,他却以“具体经办人不在,自己不清楚”为由拒绝回答。

  9时30分,记者陪同蔡富兵前往矫春本抽血的市立医院东部院区了解情况。记者先来到了一楼的检验科,检验科说没有做过这种检验的记录,随后记者又来到了急诊科。急诊科的护士长证实,在5月11日上午10时左右,确实有一个运动员模样的人在交警的陪同下前来抽血,但是护士长却说医院只负责抽血,并不负责检验酒精含量,这方面的检测是由交警内部的法医来做。

  10时整,记者又陪蔡富兵来到了死者刘火芳生前工作的市南环卫总公司。总公司第一分公司的经理苏贻花向记者介绍了刘火芳的情况:“他们两口子做事特别认真,干活我们都不用检查的,是非常优秀的员工,自己的活干完了之后还主动帮助别的同时干活,所以刘火芳去世的消息大家听了都很难受。”但是记者随后又了解到,刘火芳这样“非常优秀的员工”居然在环卫公司连工作合同都没有,也没有买保险,环卫总公司的经理刘学船先说:“我们事业单位一直以来都不买保险,也不用签合同,后来才改的,但是我们还没有接到通知。”随后又让记者“不用写这些了”,当记者拒绝后,这位刘经理居然威胁记者说:“刚才说的都不算数,你写了小心我告你!”在记者表态一定会如实写之后,记者在刘经理口里马上变成了“不受欢迎的人”。刘学船说:“这就是一起交通事故,不是工伤,公司不会给予经济补偿,只会给予精神补偿。”

  11:30 青岛中能俱乐部 副总张洛迪:矫春本一直对我说“对不起俱乐部”!

  其实矫春本在圈内的口碑不错,工作是比较认真负责的,为了了解他更多的情况,记者在11时30分来到了位于颐中体育场的青岛中能足球俱乐部。俱乐部副总经理张洛迪原来曾经是矫春本的教练,谈起这件事,张洛迪心情十分沉重:“矫春本是今年2月份才来到中能的,俱乐部对他的工作是比较满意的,他来中能三个月,带U15的三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就在出事前一天俱乐部内部开会的时候大家还对他进行了表扬。最近他刚刚离了婚,孩子又判给了前妻,自己心情也不好,但是工作仍然非常认真负责,昨天出事之后他在交警队还在给三队的助理教练打电话,安排今天三队的一场教学比赛,我们看了很感动。这种事情谁也不愿意看到,我在交警队就对他说现在不要想太多,就是积极配合交警的调查,一切交给交警去处理,而他就是反复对我说对不起俱乐部,对不起俱乐部领导,对不起手下这批孩子。遵守交规应该从娃娃抓起,作为为人师表的教练,矫春本确实不应该出现这种事情,所以我们在昨天中午12点左右召集所有梯队教练开了一个会,要求大家加强管理。”

  张洛迪向记者陈述了俱乐部在这个问题上的三点态度:一是矫春本肇事属于非工作时间,是个人行为;二是俱乐部对此感到非常痛心,准备派人马上前往慰问;三是矫春本的事情将完全听从交警的处理决定。

  中午12时,记者随同中能俱乐部副总刘江生再次前往死者家。蔡富兵得知刘江生是矫春本的领导之后一下子跪在了刘江生面前,痛苦流涕地说:“你们一定不能官官相护啊!一定要给我爱人一个公道!”刘江生说:“这种事情我们谁也不愿意看到,但是既然发生了,我们各方面都要正确面对。所谓正确面对就是依法处理,相信政府、相信法律,我在这里表个态,我们俱乐部绝对不会通过任何途径去‘官官相护’,不会袒护他,按照相关规定,该赔多少就赔多少!人已经不在了,我们都不要去干扰执法,今天我代表俱乐部给你们送来3000元的慰问金,表示慰问!”

  蔡富兵开始坚决不收钱,在刘江生一再表示这只是俱乐部的一点心意的时候,蔡富兵才接了装钱的信封,一旁围观的邻居和居委会主任都向刘江生表示感谢俱乐部能够这样做,也希望俱乐部能够确实做到不“官官相护”。蔡富兵说:“听了你这番话我心里舒服一点了,从昨天出事到现在,肇事者家属和单位没有谁来看过我,直到现在我才舒服一点。”刘江生说:“他虽然不是在工作时间内肇事,但是毕竟是我们俱乐部的人,我们俱乐部不会无动于衷的。”蔡富兵的侄女也说:“以前不管是穷是富,俺叔俺婶还算是相依为命,现在就剩俺叔一个人了,希望这件事情能够给俺们一个满意的交代,办得好的话,俺叔也会感到这个世界对他有所交代,如果办得不好,俺叔可能不惜用生命来讨个说法!”刘江生一再表示俱乐部不会干扰交警执法,蔡富兵最后拉着刘江生的手说:“只要有一个合情合理的处理我就心满意足了,至于是不是酒后驾车没关系,交警要处理他的话我都不同意。”

  在出事以后矫春本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记者一直无法联系上矫春本本人。交警方面目前也拒绝透露详细情况,但是据青岛媒体向警方打听,目前已经基本排除矫春本酒后驾车肇事的嫌疑,但是处理结果还没有出来。截至记者发稿时,从青岛媒体方面传出的消息是,矫春本已经被警方拘留,但这一消息没能得到警方证实。


  点击此处查询全部矫春本新闻 全部前国脚车祸案新闻

 

评论】【体育沙龙】【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另类AJ II


hTm Court Force


New Balance 576


Converse One


第三届高中篮球联赛


报名北京网友足球赛


组建属于自己的团队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