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体育 娱乐 游戏 邮箱 搜索 短信 聊天 通行币 天气 答疑 交友 导航
巴塞罗那中国行启示录2 一个豪门是怎么出访的?

http://sports.sina.com.cn 2004年08月11日15:48 《足球》报

  一支欧洲豪门在出行亚洲的时候,是如何维系自己的日常运作的?既要训练,又要打比赛,同时还要参加无数的发布会和赞助商的活动,一个庞大的俱乐部如何在短短的几天里,体现自己在球场内外的形象,这是个值得关心的话题。由于是此次巴萨来华的官方合作媒体,本报记者黄奕、华群和张奔对于巴萨此行有着非常贴切的体会。从他们的现场视角,我们不难发现,一个大俱乐部在这种活动的运作中,的确有相当多的秘密。

中行大力处置抵债资产 同方4999元超线程电脑
近视矫治高安全大揭密 免试入学读在职研究生

  球员大巴的秘密

  (记者:华群)

  球员的大巴在某种程度上和更衣室一样,是秘密的场所。本报记者华群作为球队翻译看到了巴萨球员大巴里很多有趣的场景。

  从飞机场第一次登上大巴,我看到的是一片游兵散勇的景象。小罗脱掉了拖鞋,把脚架在椅子的扶手上,普约尔坐在最后一排,一个人占了三个人的位置不说,而且还把双脚肆意地叉开,连白色的底裤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轻松,这是巴萨此次亚洲之行最普遍的气氛。萨维曾经这样对我说:“在亚洲的这些天,是我耳根最清静的日子。”普约尔也偷偷告诉我:“到了亚洲之后,就连里杰卡尔德的脾气都变好了。”

  如果不是因为球员统一的着装,绝对会有人认为巴萨是一支外国旅行团。巴萨球队的大巴每次出行,车上总是欢声笑语一片。萨维、赫拉德、加布里和莫塔是最喜欢玩牌的四个人。他们每次总是坐在一起,玩一种西班牙最流行的纸牌游戏。德科和贝莱蒂是绝对的音乐迷,他们每次坐大巴,手里绝对不会少了MP3播放器。小罗最喜欢开玩笑,他坐在座位上只做一件事,就是用脚去逗弄周围的队友。至于其他人,则是一律的聊天。在大巴上,他们谈论除了足球以外的任何事情,光是我听到的话题就有上海的姑娘、襄阳路的假货、日本的电器,等等等等。最有趣的是普约尔和加布里两人谈论俱乐部工资的话题。

  最有意思的是球队外出逛街购物的那个上午,因为那一趟让我最深刻了解到了这样一群特殊人物的普通人心态。按照他们的收入,他们完全不必到襄阳路市场上为了十几欧元和摊主磨嘴皮,但他们愣是对讨价还价乐此不疲,连10块钱人民币都不肯让步。我问普约尔“你们在西班牙买东西也这么还价吗?”普约尔对我说:“西班牙一不能还价,二不好意思还价。万一被人认出来我在还价,那些报纸不知道会怎么乱写。”普约尔还告诉我,在西班牙他们的活动地点一般只有那么几个。球员,尤其是知名球员都很少出去乱逛,因为一旦在人多的地方出现,他们就将面对无数球迷要求签名的双手,自己想干的事情反而什么都干不成。

  比赛打完之后我陪里杰卡尔德一起最后登上大巴。刚上车,我听到整个大巴上的球员全部都在抱怨比赛上的一些激烈碰撞。普约尔是最激动的一个,他向那些没有上场的球员一遍又一遍再现着对方某个球员是如何推他的,这时候,刚刚坐定的里杰卡尔德发话了:“这支球队和韩国那支球队一样凶狠。一场友谊赛至于这么踢吗?幸好没有人受伤。”

  让我吃惊的是,就在几分钟前,里杰卡尔德还在新闻发布会上还很客气地说着“比赛出现冲撞是很正常的”。看他在球员面前说话时恶狠狠的样子,我想,也许教练就需要这样,在发布会和球员面前需要两种心态。

  主席的时间是怎么安排的

  (记者:黄奕)

  本报记者黄奕在巴萨来华时作为主席拉波尔特的贴身翻译,领会了一个大俱乐部的主席是如何安排自己忙碌的时间的。

  从一开始,拉波尔特给我的印象就是平易近人。在浦东机场的第12号停机坪,我开始了为拉波尔特当翻译的工作,协助他与前来迎接的上海足协官员进行沟通。不过,当时拉波尔特显然不知道我就是组委会专门为他安排的翻译,事后在巴萨下榻的希尔顿酒店的咖啡厅里,他客气地对我说:“非常感谢你,我知道你在努力帮助我们。”

  在到达的当天晚上,拉波尔特决定在上海宴请和巴萨一起进行亚洲行的赞助商们。主办方将这次宴请安排在位于新天地的夜上海饭店。晚饭过后,拉波尔特半开玩笑地告诉我:“这不是地道的中国菜,太清淡了;我宁愿去吃点像蛇或者蝎子一类的怪东西。”

  拉波尔特就是这样,坦诚、直率而精力充沛,甚至平实得没有一点架子。抵达的第二天,巴塞罗那与热身赛的对手上海国际在希尔顿酒店举办酒会,双方的交流非常愉快,上海国际的主席热情地当场向拉波尔特提出了邀请,希望巴萨主席去参观上海国际俱乐部。拉波尔特高兴地答应了,不过他并没有考虑到自己此前已经安排好的活动计划———这些都是劳拉安排的———时间定在星期天下午3点钟。然而,随后当我与劳拉提起这次计划外的参观活动时,劳拉当即就否决了:“主席总是这样,他总是答应所有的邀请。我看过主席的活动计划了,星期天他才从北京飞回上海,下午2点他将与西班牙驻华大使共进午餐,3点钟要接受一个加泰罗尼亚电台的采访,4点钟要参加巴萨球迷营的活动,所以,参观上海国际的事没法安排了。”

  星日中午,我负责到虹桥机场接拉波尔特,同时告诉他由于时间关系不能参观上海国际了,对此拉波尔特非常遗憾,他一再叮嘱我向上海国际解释并道歉。

  除了拉波尔特,我还要负责6位副主席和其他领导层成员的事务,不过好在来华期间,主席团里真正管事的人除了拉波尔特就是副主席英格拉,他们主要负责俱乐部的商业开发和运作。

  希尔顿酒店的3716房间就是巴塞罗那在上海的决策中心,这间豪华的、拥有会议室、会客厅和休息厅的总统套房就属于拉波尔特,副主席英格拉则占据了套房里的另一个房间,除了公共活动,两名主席就在这里讨论和分析巴塞罗那的运作情况,以及开发中国市场的规划。明年,巴塞罗那的开发重点是美国和中美洲,中国并不在计划内,但可以肯定的是,巴萨和拉波尔特都不会放弃中国这个大市场。

  球队外出严护肖像权

  (记者:张奔)

  记者张奔报道集体出动购物,巴萨球星们最在乎的是:不要给任何品牌做“免费广告”。

  8月7日,巴萨球星们前往商业区徐家汇的百老汇商场。在球员们的车到达目的地之后,一名随行的西班牙同行对记者说:“让球员们先在商场外面走一走,大概3分钟之后再进商场”。等到进了商场之后记者才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避免所拍摄的照片中,球员们免费为商场内部的专柜或者产品做了广告,毕竟来购物的都是身上背有价值上百万甚至上千万广告合同的大球星。很懂规矩的西班牙同行的拍摄范围也仅限于商场外面,至于球员们进了商场看产品以及讨价还价的过程,他们一概没有拍摄,尽管那些镜头更有价值。而球星们显然也和他们的同胞配合得非常好,普约尔、萨维带着同伴们在商场门口来回走了三躺,以满足记者们的拍摄要求。

  但是,中国的记者们并不了解球星们的这些禁忌,当普约尔拿起一个MP3播放器观看时,组委会的摄影记者也随之举起了相机,伴随着闪光灯“咔嚓咔嚓”的响声,普约尔的每一个动作都被忠实地记录下来。但是,普约尔这时候突然放下手中的MP3,直截了当地举起手挡住了镜头,并要求组委会的摄影记者不要继续拍照,而萨维和加布里等球员在看到有摄影记者举着相机的地方也都没有拿起任何产品观看,而是等到摄影记者离开之后才仔细观察自己心仪的产品。

  一个科学、庞大的教练组

  (记者:张奔)

  豪门球队的训练到底是怎么样的?作为教练的翻译,记者张奔理解了什么叫科学的教练组。

  严格地说,巴萨真正称得上教练的只有4人:里杰卡尔德和他的三名助手。但是,如果算上队医组、装备组等人员,整个巴萨教练组就有10人。具体地分工是这样的:主帅负责制订训练计划、决定比赛名单;助理教练带球队训练并在比赛中指挥具体球员;队医组负责替球员做紧急治疗和按摩;装备组负责训练器械和各种所需物品(饮料等)。

  队医组中除了统管治疗的负责人外,还有物理治疗师和体能恢复师。在上海的五天里,德科因为有伤而没有与球队一起训练,他就是在物理治疗师的全程陪伴下按照教练组和队医组共同商订的计划做恢复性训练;体能恢复师的作用主要体现在训练的后半程,通常他会在球队进行训练的过程中抽查球员们的脉搏跳动情况,然后将数据输入电脑,以便对球员的体能状况做准确地分析,并根据分析结果制订相应的训练计划;准备组的工作看似比较简单,实际上却很琐碎,除了在训练开始前在球场上摆放好各种训练器械和标志外,还要负责饮料的准备工作,这并不是简单地饮用水的准备工作,还牵扯到饮品的配置。

  热身前和准备活动之后,球员们都是不允许喝水的。第一个训练项目往往是跑动中绕杆射门,然后是第一轮喝水时间,这时候的饮品就是纯净水,而且是稍微经过冷冻的;第二个训练项目往往是攻防演练和身体对抗,这个项目对球员的体能消耗较大,所以第二轮喝的就是一种由装备组特别配制的“恢复水”———融入了一种白色粉末的纯净水,该白色粉末的主要成分是矿物盐、碳水化合物以及钙、钠等矿物质;在最后的训练项目分队比赛之后,球员们仍然是引用纯净水,而在洗澡之后,则引用功能型饮料。总之,整个过程中绝对不会引用带气的碳酸型饮料(如可乐等),也不会引用各类果汁。同时,在更衣室里还会为球员们准备猕猴桃、哈密瓜、西瓜、香蕉等水果。

  主帅在训练与比赛中并没有太多具体的工作要做,而主要是负责大方向上的把握,晚上结束了训练或比赛,才是主帅研究并制订计划、与助手们开会的时间,平时的训练和比赛负责都是助理教练们。

  至于比赛,里杰卡尔德负责准备会上的战术布置、球员安排工作,比赛过程中的临场指挥荷兰人都是通过自己的助手向球员们发出的,只有对场上情况很不满意或者必须做出大的改动时,里杰卡尔德才会自己上前去对球员们说。与上海国际的比赛,90分钟里里杰卡尔德只起身过两次,一次是对助理裁判的判罚有意见,另一次则是阻止球员们与对手发生冲突。当然,这与对手的实力以及即时比分有很大关系,不过,助理教练的吼叫声和手势是绝对多过主帅本人的。

  领队的艺术

  (记者:张奔)

  记者张奔报道安排球队活动、协调俱乐部领导层和球队关系以及应付媒体,领队对一支球队的重要性无须赘述。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苦差事”,而且还容易得罪人;但领队同样是球队中最牛的人物,毕竟,球队的任何活动都要经过他的同意才能进行。当一个领队难,当豪门的领队更难。从巴萨的领队卡洛斯·纳瓦尔身上,我就体会到了领队的确非一般人可以胜任。

  没有笑容的领队我看到的纳瓦尔简直就是一个“铁面人”,他处理任何事情、对待任何人都是一副严肃的神情。

  领队要做的工作众多而繁琐:为教练组开会安排训练时间、批准新闻官上报的球员接受采访的计划、决定市场部安排的球星商业活动以及协调球员和俱乐部的关系。每天晚上,充当球队翻译的我都要与纳瓦尔开会,确定第二天队伍每个行动的具体时间表是我们开会的内容。安排这些活动时,纳瓦尔永远是板着脸,似乎他是在安排总统的行程,需要小心谨慎而且保密。

  第一次与纳瓦尔开会前,俱乐部一名官员和组委会协调后通知我第二天下午球员大巴和器械车的安排,当我把这些时间告诉纳瓦尔时,领队直截了当地说:“我不管这是谁的安排,一切有关球队的行程,在我没有告诉你具体安排前,任何人说了都不算!”当我试图用“这是俱乐部某官员的意思”这样的行政语句来解释时,纳瓦尔甚至打断了我的话,他说:“我是领队,我负责球队的所有事情,官员们的话与我无关,我也不会按照他们的意思来做!BEN,以后你必须在我对你说出球队安排后再去找组委会安排车辆及球队所需要的协助。”

  六亲不认的领队对待俱乐部的强硬,而对待球队成员则更强硬。在球队层面,纳瓦尔有着绝对的领袖地位。

  球队抵达上海的第一天晚上,纳瓦尔和我在酒店大堂吧里开碰头会,安排第二天的活动,当时新闻官在大堂吧“闲逛”,等会议结束纳瓦尔消失在电梯里后,新闻官居然偷偷地把我拉到一边,希望我能够告诉他球队的具体时间安排。我当时心里就觉得奇怪:难道新闻官还需要通过我这个球队的“外人”来知道这些?

  事后我才明白,为了避免第一天有太多的采访要求,领队不想直接与新闻官交谈,虽然新闻官仍然能够从我或者球员那里知道时间安排,但领队尽最大可能让球员们避免受到骚扰的目的已经表露得很清楚了。在询问了我具体时间后,新闻官才拿出自己的记事本,查看已经记录的众多采访申请,然后在心中暗自盘算如何安排妥当,又不引起纳瓦尔的怒气。

  一名相熟的俱乐部官员告诉我:“俱乐部的人都知道,纳瓦尔最不好说话。不过,在他那位置上,如果什么都答应,那球队就不得安宁了。”

  在球队临走的那天晚上,纳瓦尔特意交给我一个塑料袋,并对我说:“BEN,我知道自己在对待所有人时态度都很生硬,但是,希望你能够理解我的难处。这里是几件巴萨的球衣,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我必须好好谢谢你为巴萨做的一切。”只有在这个时候,领队脸上出现了一丝微笑。



 

评论】【体育沙龙】【推荐】【 】【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热 点 专 题
亚洲杯精彩视频集锦
球迷关注亚洲杯决赛
雅典奥运FLASH演示
赵薇邹雪纠纷
广州新白云机场图片集
二手车估价与交易平台
健康玩家健康游戏征文
话题-上海与城市榜样
可爱淘《狼的诱惑》

巴塞罗那中国行
巴萨宝贝火热登场
组建属于你们的团队
免费主页空间送给你
同城约战天天特别约会

秀出你自己获酷炫积分

约战论坛等你发表大作

免费申请最酷球队主页
NIKE八月新品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笔名:   密码: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