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风暴

安琦被实德清洗 为了生存下嫁中甲大连长波


http://sports.sina.com.cn 2005年02月02日11:24 体坛周报
安琦被实德清洗为了生存下嫁中甲大连长波

查看全部体育图片 循环图片

  〈b〉 安琦屈就大连长波

  1月31日,大连实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转会大甩卖,除张亚林留在实德外,王鹏、邹鹏、张彭和张耀坤被集体“打包”给四川冠城,唐田租借到上海九城队,而最引人关注的安琦则被“下放”到大连长波队,成为几位上榜“大腕”中唯一一位下嫁中甲的球员。

  在处理方式上,实德对这些球员采取了同样的手法:租借,期限均为一年。在留守中超的4人中,张耀坤的租借价格最高,为50万,王鹏以30万次之,邹鹏和张彭同为10万元。而安琦租借的价格与张耀坤相仿,也达到了50万。据实德内部人士透露,安琦昂贵的转会费是他无人问津的最大原因。由于实德已经拥有陈东、孙寿博两个国门,而冠城方面又从实德招回宋振瑜,再加上原有的徐洋和毕建涛,门将人选大量过剩,因此他留在中超的道路几乎被堵死。

  此前,外界曾有传闻称,由于在上赛季几场中超比赛中发挥失常,安琦才会俱乐部被列入清洗名单,并甚至有可能因此下岗。但他在最后关头凭借在蒲江的积极表现为自己赢得一线生机,最终下嫁中甲大连长波。虽是屈就,但总算没有沦落到无球可踢的境地。

  记者王军成都报道 安琦去了大连长波。像一个堕落的Angel。

  川西坝子西缘有一座安静的小城,这里曾经收留了四面楚歌的徐弘,现在又成为安琦最后的庇护所。1月29日,记者来到蒲江,当时安琦的前途仍像四川盆地冬日的天空一样琢磨不透;2月1日,记者第二次光临这座小城,那层白纸已被捅破——安琦被实德租借到大连长波一年。

  昨天,他还是国家队正选门将的一号宠儿;今天,他却不得不去中甲底层讨生活。但是这个24岁的大连小伙却坚称,自己不是一个堕落的天使,而只是暂时离开中超。听到他说句话时,记者脑海里突然回响起一段熟悉的旋律:

  “受伤的人终将明白

  生命最苦是变化快

  你深爱过的人否定了你给的爱

  也否定了你对自己的信赖……

  我相信有一天爱会回来

  守护的天使只是暂时离开。”

  这是萧亚轩的《天使暂时离开》……也许在一年之后,安琦真的能重新“飞”回来。

  小城蒲江有着天然氧吧的美誉,清澈的临溪河静静地卧在城边,勾勒出一幅与世无争的桃源美景图,安琦那颗一度浮躁的心在这里也得到平复。1月30日,一切仍然未决。趁着四川冠城和大连实德到广州体测的机会,记者驱车78公里来到蒲江看望安琦。虽然一旁就是繁忙的成雅高速公路,但是基地里依然宁静。由于守门员不用参加体能测试,因此安琦、陈东、孙寿博、于子千、张翀这五位门将都留在四川,5人中有3“扇”国门:安琦、陈东、孙寿博。

  自从被大连实德突然挂牌后,安琦的命运就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这位曾参加2002年世界杯的年轻门将,如今却面临着下岗失业的境地——实德给他标出600万的高价,几乎让所有买家望而却步。随着转会截止日期一天一天临近,安琦始终没有能够找到下家,而大连方面也没有流露出回收的意思,“天使”在忐忑中等待着。尽管被俱乐部挂牌,但他还是跟随球队来到四川参加冬训。这是安琦第一次来蒲江,以往的冬训时节,他不是在国家队,就是在国奥队,不过那已是昨日黄花,他现在只是一个待业者。

  刚走进基地,就远远就听到安琦的笑声,几个门将正在场地上玩着抢圈游戏。记者有丝诧异,“他不应该愁眉苦脸地等待宣判吗?怎么还能笑出来?”一走近,发现张耀坤也在场上,他因发烧而缺席体测,只能和5个门将一同留守。大坤比两个月前消瘦了许多,人也憔悴了不少。看到记者走了过来,安琦礼貌地打了一下招呼,便又投入到抢圈大战中。由于当天下午蒲江基地意外停水,队员训练后无法洗澡,守门员教练决定取消原定安排,让5位门将和张耀坤一起抢圈活动活动。有人曾经说过,游戏最能反映一个人心态。抢圈虽然是训练中最司空见惯的游戏,但是参与者的心态却从中暴露无遗。

  在外面颠簸两年终于回归实德的陈东是最活跃的分子,染了一头黄毛的他不时做着各种杂耍动作,经常主动“申请”进圈。虽然仍然面临着国门孙寿博的挑战,但是对于陈东来说,重返实德就已经是胜利。安琦看上去情绪不错,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但在转会的阴影下,这笑容显然有一丝勉强味道。看到一旁的摄影记者,他不自然地弄了一下头发,这个小动作没有逃过记者的眼睛。张耀坤的处境相对比安琦好一些,但是他仍然有些莫名的烦躁。抢圈中,大坤居然给了安琦一个飞铲,好在后者反应迅速,草皮飞起一大块,“躲过一劫”的安琦连忙大叫——“杀人啦!杀人啦!”

  尽管安琦将自己情绪控制得不错,但是5个门将同在一块场地训练,气氛还是有些尴尬。陈东和孙寿博的回归让实德龙门无忧,也关闭了他重返实德的大门。在蒲江空旷的训练场边,安琦告诉记者,他已做好了最坏打算,无论最终什么结果,自己都会积极面对,“只有拥有积极的心态你才有成功的机会。”此刻的他像一个哲人。

  抢圈结束后,教练宣布当天训练结束。耐不住记者的软磨硬泡,安琦最终还是答应接受采访,采访地点就在一楼会客厅。谈话首先从蒲江这座小城开始,小城的孤寂和宽容给了他一个宽松的空间,在这里没有那么多人来追问他的转会与挂牌。球迷们都还记得这位高高大大的帅男孩,安琦在外面吃饭时经常有人来签名。附近的南岳鱼庄是安琦最爱去的地方,他喜欢吃那里的胭脂鱼。

  其实安琦平时不爱吃辣,但是为了适应四川阴冷的天气,他还是破了例,“这也算是入乡随俗吧。这里冬天和大连不太一样,是那种侵入皮肤和关节的冷,不像北方只是简单的风大。我经常出去吃一点辣味,虽然像三只耳(冷锅鱼)和耙子(火锅)这样太辣的吃不了,但一般的火锅和川菜都没有问题。”他居然能够说出三只耳和耙子的名字,看来对成都的饮食已是相当熟悉。

  “通过最近在成都的训练,我的情绪调整得不错。现在已经想明白了,什么事情都应该积极的去考虑,既然已是这个样子,就必须积极地去面对,整天闷闷不乐愁眉苦脸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如果因为自己的情绪而影响了训练,那么你可能什么都没有了。”安琦的积极心态出乎记者的预料,他首先不是从最终的结果去考虑,而是注重自身的状态和能力。“我觉得关键是保持好自己的状态,这样才有可能找到好归宿。足球毕竟是一个讲究技术能力的运动,这才是我们运动员唯一的资本。”

  4天之后,当记者再次见到安琦时,他已经是中甲弱旅大连长波的一员了。

  第二次碰面时,安琦正准备集合参加下午的训练,他的情绪似乎还不错,热情地跟记者以及身旁的教练打着招呼。他说:“周一中午接到正式通知,我被租借到长波。”

  从中超强豪大连实德到中甲弱旅大连长波,如此巨大的反差就连一般人也无法接受,何况曾是世界杯门将的安琦。谈到此次下嫁长波,他表现得很轻松,“中甲球队也没有什么不好,中甲还有升降级呢,比赛肯定比中超更激烈,也许在这里的锻炼价值更大一些。”

  在蒲江20多天时间里,安琦一直在等待着俱乐部的最终决定,虽然最终他没有能够留在实德,但是去大连长波总比下岗要好很多。安琦似乎成熟了许多,有种不堪人世沧桑的感觉,“我小时候也曾遭遇过挫折,但是没有现在这么大。在取得一点点成绩后,人们对我的挫折也就分外关注,可以说是用显微镜在关注我。大家对我一举一动和一笑一颦都关注,希望能够分析出一些什么东西。”

  “当你知道自己要去大连长波时,是不是感觉到非常意外和失望?”记者问。他说道:“经过这多事情后,我已经不再去想那么多。通知我去长波时,我也没有觉得什么。感觉现在挺好的,至少知道落脚点在那里。”安琦是个非常自信的人,甚至曾经说过自己要成为中国最优秀的门将,如今的他是否依然还有这份豪情呢?安琦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显然他此刻的处境无法说出自信两字。对于堕落的“天使”来说,生存才是最重要的。

  “足球运动员一旦离开足球,就没有了基本的生存条件和机会,也失去了最大的资本。社会充满着未知数,其他的领域也许比足球场更加辛苦和艰难。运动员在文化水平上存在一定欠缺,要想在社会上立足有着不小的难度。我还是希望能继续踢球,继续自己的足球生涯。无论为此付出多大的牺牲和努力,我都愿意去尝试和奋斗。”

  2月1日下午,安琦第一次跟随大连长波训练,高大的他在队伍中显得格外显眼。大连长波日前已经更换主教练,孙伟在来蒲江前主动辞职,黄向东成为接替者。当天下午的训练内容是进攻,从中圈发动进攻经过边路回做,最后下低传中门前两点包抄——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战术训练。求战心切的安琦主动要求守门,但是这里似乎根本没有他表现的余地。记者做了一个简单统计,在平均10次射门中,长波队员有7次射门在门框以外,有时候根本还没形成射门,就在传球配合中出现失误。面对这样一支球队,安琦只能和门将臧永亮开着玩笑,“根本就不用我把门。”已经习惯了大连实德高质量训练的安琦,对于大连长波技术含量较低的演练多少有些不适应,整个下午训练中,他和其他两名门将都很“闲”,更多时候是站在门里面装样子。

  训练结束后,记者询问起他的感受。安琦笑一笑说:“挺好的!”可是当被问及是不是准备在中甲大干一番时,安琦却奇怪地回避了这个问题。大连长波在去年中甲最后阶段才勉强保级成功,而今年又被抽调走不少主力,这也让门将位置的压力陡增。在见识了球队真实水平后,安琦也只能暂时收起自己的雄心,在长波这一年能够保持状态就已经不错了。

  虽然此次把安琦“下放”长波,实德方面有惩戒的味道,但安琦在采访中却依然表达了对老东家的留恋,“我愿意一辈子在实德踢球。”

  《体坛周报》网站3月1日全面改版,请登陆体坛网www.titansports.cn



 

评论】【体育沙龙】【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 【关闭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